]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渔村迷案

时间:2019-02-02 10: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一、盖房引起的风波

  临江村三面环山,一面紧挨着黑龙江,村里的男人多数靠下江捕鱼为生。夏天的傍晚,渔船归来,一只挨着一只停泊在江边,在晚风中轻轻地摇来晃去,烘托出这个边陲渔村特有的宁静、平和。

  这年六月禁渔期的第一天,村主任李永亮家准备新盖的三间大瓦房正式开工了,六挂三千响的鞭炮高高地挑在临时搭起来的炮仗架子上点着了,炸得硝烟四起,噼里啪啦响成了一片。前来看热闹的村民一个个都捂着耳朵,躲得远远地站着看。李永亮笑呵呵地拿着香烟。递给那些前来看热闹的男人。

  李主任在村子里人缘特别好。再说都在一个村子住着。哪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只要没有什么太大的过节都过去帮帮忙,最起码也得到场看看能不能伸上手帮人家一把。房子的地基去年六月就打完了,整整放了一年,李主任主要想让地基沉一沉,这样盖起来的房子才更结实。更牢靠。来帮他家盖房子的人,没有一个是从外面雇的专业建筑工人,瓦匠和木匠都是本村的。找这些人干活除了不用付工钱以外,还有最大的好处,他们干活时肯定不会糊弄人。

  家里盖房子,最高兴的当然还是村主任的老婆高喜环了,屋里屋外地张罗着,领着几个前来帮忙的村里女人忙着择菜,杀鸡,收拾鱼。

  鞭炮声响过以后,还没等院子里的硝烟完全散尽,十几个人已经抡起瓦刀开始砌砖了。有技术的四个土瓦匠各把一个墙角,其余的人在中间跑犬墒,干得热火朝天。村里的那个老木匠也领着徒弟在一边挥动着手里的锛子开始砍柁,准备做房架子了。

  几个前来帮忙的女人中,有个叫春月的女人,是村里医生赵廷玉的老婆,她头一天的晚上还因为房子的事跟丈夫大吵了一顿,嫌自己的男人没有本事,眼看孩子一年比一年大了,他们还住在刚结婚时买的两间土坯房子里。

  赵廷玉从一所卫生学校毕业,回村后自己开了一家小诊所,开始收入还不错。可是他这个人特别爱玩麻将,来了病人也不给好好看病,问上几句,急急忙忙开个药方,拿上几片药便把人打发走了。时间一长,来找他看病的人就渐渐少了,认准走几里地到别的村子去看病,也不找赵廷玉。为这事儿,春月没少跟赵廷玉吵架。

  见村主任家要盖新房,而春月又流露出对自己的不满,赵廷玉没好气地说:“你要是看好了李永亮,就嫁给他呗,跟我干什么?”也是话赶话,春月说:“你别着急,要是村主任把他那个没有三块豆腐高的老婆休了,我就跟你打离婚,嫁给他!”赵廷玉讥讽地说:“你以为自己还是几年前没出嫁的大闺女呢,想嫁给谁就嫁给谁!别忘了,你也是个黄脸婆了,想嫁给村主任,村主任还不见得娶你呢!”

  一句话,把春月气得大哭一场。

  别看李永亮长得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又是村子里的主任,可是他娶的老婆却特别不起眼,甚至可以说长得十分丑陋。高喜环身高不足一米五,又矮又粗,活像武大郎托生转世,变成一个丑陋的女人了。但是李永亮对自己的媳妇却是一点也不嫌弃,无论去镇上,还是到县城,走到哪儿领到哪儿。村里好多女人见了李主任对老婆那么好,又是嫉妒,又是羡慕。

  一个早晨,大墙砌到快一米高了,李永亮在新房场张罗着要那些干活的人直直腰。抽支烟,喝口水,歇一歇。几个人找个地方坐下来,嘴里叼着烟,唠着闲嗑儿。这工夫,只见春月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大声喊叫着:“李主任,可不好了,你家嫂子被砸着了。快去看看吧!”

  李永亮似乎一愣,忙问:“怎么砸着的?”

  他话没等问完,拔腿便朝后院跑,进到厨房一看,只见高喜环双眼紧闭,满脑袋是血地躺在地上。他拨开人群,把高喜环从地上抱起来便朝大夫赵廷玉家跑。

  原来,李主任家的老房子锅灶旁钉了一排架子,充当碗架柜,油盐酱醋等一些厨房用的东西都放在上面。炒菜时,高喜环去架子上捧酱油坛子,可是架子太高了,高喜环捧不到,她便找个凳子想站到上面去捧。当时春月站在她身边说:“嫂子,我拿吧。”

  高喜环说:“不用。”便站了上去。她刚把酱油坛子捧到手,身子晃了两晃,便从凳子上掉下来,酱油坛子正好砸在她的脑袋上。高喜环当时便昏了过去。

  赵廷玉顾不上先给高喜环包扎脑袋上的伤口,戴上听诊器又是听心跳,又是摸脉搏。觉得没有什么大事,估计可能被砸了一下,又受到了惊吓,昏过去的。这时候,高喜环已经醒了过来,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看着围在身边的人。等赵廷玉帮她清理好伤口,包扎好,人也没事了,只是说头还有点晕。赵廷玉给她拿了药,被李永亮搀扶着朝家走去。

  二、鏖战麻将桌

  李永亮家的房子已经盖完了,可是一个月的禁渔期过去还不到一半的时间,不能下江打鱼的渔民们闲得无聊,经常几个人凑到一起玩麻将,每天晚上都有好几桌,一玩就是一个通宵。

  他们一般都玩五元钱的小麻将。上限为二十元钱。吃过晚饭后,赵廷玉便走出家门,走了两三家才坐到麻将桌上。掷色子挑风,他坐在北面。几个人稀里哗啦地洗完牌,码起来,赵廷玉随手掏出二十元钱扔到牌桌中间。

  赵廷玉抓的一手牌不错,吃一口,叉一张便可以和牌。可是随后的手气实在太差了。他不但一直没换上牌不说,还给对门的郑福点了黑炮,一把扔出去四十元钱,气得他直嘟囔。

  那天晚上,赵廷玉的手气实在是背到家了。两圈下来,一把牌也没和,兜里的两张百元大票已经改了姓,装进别人的腰包里了。赵廷玉张罗着要挑风。

  郑福见赵廷玉总也不和牌,调侃他说:“赵大夫,都说赌场失意,情场得意。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没干好事呀?”

  赵廷玉说:“老夫老妻了,谁还总想那些事,赶紧抓牌吧!”

  郑福听出来赵廷玉的话里带点“粉子”味了,知道他不高兴了,便不再说什么了,专心地打着自己的牌。

  赵廷玉当然不是为了郑福和他开一句玩笑而不高兴,别看东北男人在外面总是装得很大气,十分潇洒,拿着钱不当一回事。其实,多数男人还是赢得起,输不起的主。赵廷玉见兜里的钱越来越少了,特别怕输。可是越是怕输钱,就越输钱,玩到半夜的时候,赵廷玉兜里装的五百元钱都掏出去了,里面已经瘪瘪的空无一文了。见赵廷玉光欠着,不往外掏钱,其他三个人便不想继续玩了,张罗着要散场,说实在是太晚了,改天再玩。可是赵廷玉输了钱,还想往回捞捞本,不想就这么散了,赶紧对其他三个人说:“你们等我一会儿,我回家去拿钱,咱们再接着玩。”

  几个赢钱的人听赵廷玉这么说,也不好再张罗散场了,只好坐在麻将桌旁,边吸烟边等赵廷玉回家拿钱。

  赵廷玉走的时候,郑福和他一起出去的。到外面撒泡尿,郑福回到屋子里,和其他两个人合计说:“等一会儿赵廷玉拿钱回来,咱们想办法把他带来的钱全拿下来。反正他挣钱容易,不像咱们得起五更爬半夜的,风里来雨里去地挣那么两个辛苦钱。”

  另外两个人听郑福这么说。自然点头同意。

  村子不大,从他们打牌的这家到赵廷玉家也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半个小时怎么也回来了。可是他们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赵廷玉回来,才知道受骗了。一个个呵欠连天地说:“赵廷玉这小子肯定是回家搂老婆睡觉去了,咱们也别在这儿傻等了,赶紧回家睡觉吧!”

  说完,另外两个人哈欠连天地回家了。

  三、赵廷玉蹊跷自杀

  第二天,郑福因头天晚上玩了多半夜麻将,还躺在被窝里呼呼大睡,他老婆风风火火地从外面回来,揪着耳朵把他从被窝里拉起来问:“你们昨天晚上是不是和赵大夫一起玩的麻将?”

  郑福从老婆手里挣出来。揉着被揪得通红的耳朵说:“你发什么神经啊?是在一起玩的,怎么了?”

  他老婆说:“赵大夫上吊死了!”

  郑福不相信地瞪着老婆说:“你胡说什么!昨天晚上我们还在一起打麻将呢,他怎么能上吊呢?”

  他老婆说:“不信,你出门去看看!”

  郑福觉得老婆不像是在开玩笑。急忙穿上衣服跑出去,来到赵廷玉家门前,见真的围了不少人。

  赵廷玉真的死了。

  赵廷玉吊死在他家房子后面的一棵杏树上,李主任听人报信,领几个人把他的尸首放下来,又给乡派出所打电话,急三火四地说:“齐所长。我们村里有人吊死了,你们赶紧过来一趟吧!”

  听说死人了。派出所的齐所长带着三个警察乘车赶到现场。他们掀开盖在赵廷玉身上的白单子,看见赵廷玉上吊的绳子还系在他脖子上。齐所长移开套在他脖子上的绳索,看见只有一道绳子的勒痕。除此之外,在他身上再找不到其他伤痕了,初步判断赵廷玉是自杀身亡。

  不过必定是死人了,不是一件小事,况且赵廷玉为什么自杀呢?齐所长不敢掉以轻心,决定详细地询问一下。这时候。齐所长注意到身边有个女人一直站在赵廷玉的尸体旁嘤嘤地哭泣,一边哭,还一边叨咕着说:“是我害了你呀!廷玉,是我害了你呀……”

  齐所长听了那个女人的嘀咕,觉得蹊跷,不觉仔细打量那个女人一眼。

  这个女人长得十分标致。在这样一个十分偏远的渔村,是十分少见的美人。便悄声问身边的村主任李永亮:“她是赵廷玉的什么人?”

  李永亮连忙回答说:“她是赵廷玉的媳妇。叫春月。”

  听说这个女人是赵廷玉的媳妇,齐所长决定把春月叫进屋里。询问她赵廷玉的死因。春月哭哭啼啼地告诉齐所长说:“昨天晚上赵廷玉出去打麻将,半夜回来叫门,说把钱输光了,让我再给他拿点钱好回去捞本。本来我就不愿意让他出去打麻将,又听说还要钱去捞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但没有给他钱,连门也没给他开。他在外面说,我要是不给他钱,他就去死。谁想到,他会真的寻死呢!”

  春月说着说着,又号啕大哭起来。听春月这么说,齐所长不由得又细细打量她一眼:三十多岁的年龄。细细的腰身,高耸的胸脯,细嫩的瓜子脸,尽管没有梳洗打扮,也掩饰不住一股特有的风情。他觉得这里面好像有点什么问题。因为输了几个钱,老婆不给钱就去上吊,有这种可能吗?他叫过来两个警察,低声吩咐了几句,又问春月:“你丈夫自杀前,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吗?”

  春月说:“没有啊!村主任的老婆高喜环前两天在家里炒菜时,把酱油坛子扒倒砸破了脑袋,还是俺家赵廷玉给包扎的呢!当时,好多人围在外面看热闹。把窗户堵得严严实实,我怕赵廷玉看不清楚,把围着看热闹的人都赶走了。赵廷玉当时还说我,都在一个屯子住着,你就不能态度好一点?你听这话,像要死的人说的话吗?”

  齐所长又问:“他什么时候跟你说要去死的?”

  春月说,昨天半夜,我被敲门声惊醒,知道是赵廷玉回来了,迷迷糊糊地不想起来给他开门。当时,赵廷玉在外面说,春月,你把门打开,我把钱全输光了。你再给我两个好去捞捞本。我本来就对他要钱不乐意,听说他还要拿钱再去捞本,更不乐意了,气呼呼地对门外说,你乐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钱是一分也没有!我不能看着你把这个家输光了!当时他在外面问我,你到底开不开门呀?我说,不开,坚决不开。你乐意哪去就到哪去,这个家你再也别想进来!谁知道,他又逼着问我一句,到底给不给他开门?我当时说,说不开,就是不开!他说,你要是不给我钱回去捞本,我只能去死了。听他用死来吓唬人,我更来气了,心里想你用死来吓唬谁呀!谁知道,说死他还真的就死了。早知道这样,我怎么也会开门把他放进来呀,给他几个钱再去玩几把。春月还说。昨天晚上也不知道他是冻着了,还是怎么回事,反正说话声音和平时不太一样。当时我正在气头上,也没多想。

  齐所长问:“到底是不是他的声音呀?”

  春月说:“我当时睡得稀里糊涂的。觉得说话好像不是他。可不是他,又能是谁呢?”

  齐所长问:“你听着像谁的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14 14:47

  饭龙杰

  小吧主

  12

  这时候,一直站在旁边的李永亮插了一句:“像赵廷玉这么爱玩的人,仅仅因为老婆不给钱去捞本,就去上吊肯定不合情理,或者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只要把和他一起玩麻将的几个人找来问问,什么事情都明白了。”

  齐所长听李永亮说得也有道理,让人把昨晚和赵廷玉一起玩麻将的几个人全找来。那几个人也承认他们昨天晚上是和赵廷玉在一起玩麻将了。快到半夜时,赵廷玉把钱输光了,说回家去拿钱准备回来翻本,谁知道他出去再就没回来。要是因为输钱会自杀,我们不能让他走,更不能要他的钱呀!

  这时,那两个警察也回来了。他们向所长汇报了走访的情况。村民们反映,别看这个叫春月的女人长得漂亮,有时也爱和村里的男人们开几句玩笑。可她平时为人很正派,绝对没有那些男女之间乱七八糟的事。

  齐所长听完汇报,再看看赵廷玉脖子上的勒痕,确实不像他杀。那么只能是自杀了?尽管自杀的原因还不很清楚,以后可能会弄明白的。他们正准备走,有人突然想起来,当时赵廷玉回家拿钱时,郑福跟着一起出去了,能不能趁着这工夫勒死了赵廷玉呢?赶紧把这话悄悄地报告了齐所长。

  齐所长眼睛一亮,连忙让人把郑福带回到镇派出所,连夜突审。

  开始,郑福还嘴硬,什么也不肯说。架不住派出所的几个人连哄带吓唬,连着两天两夜没让他睡觉,郑福的精神很快垮了,承认说他确实看上了春月,也曾话里话外地试探过她,可是春月没有看上他。根本不搭理他。话说到这种份上,齐所长觉得有门,哪个罪犯能轻易地承认自己杀人呢?齐所长又让几个警察加大了审讯力度,适当搞点小动作,想一鼓作气把这起案子拿下来。

  四、高喜环烫死在煮饺子锅里

  再说,埋葬了赵廷玉以后,事情也就过去了,小村子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庄稼人总有忙不完的事,村子里哪年不死几个人,自杀的也不是头一例了,谁会把死人的事总记在心里呢?只是偶尔患个头疼感冒的,人们还会想起死去的赵廷玉,说他要是还活着,有个小病小灾的就不用跑出老远看病了。

  郑福也终于被放回来了,尽管还带着个尾巴,说他的事情还没有最后结束,让他老老实实在村子里待着,不许到别的地方去。实际上,已经没有郑福什么事了。赵廷玉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这起案件就这么撂下了,一直没有结论。别人可以不问,村主任李永亮却不能不问呀,他几次打电话给齐所长,也没有问出来个子午卯酉来。

  这年秋天,村主任李永亮一家终于搬到新房子里住了。

  搬进新家的第三天,李永亮开着家里的胶轮拖拉机到邻村把高喜环的父母全接了来。那天晚上他就跟高喜环商量说,想接她父母过来住几天,高兴得高喜环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当年不是因为李永亮家太穷,怎么能娶她这么个相貌丑陋的媳妇呢?没想到,李永亮当了几年兵回来,现在又当上了村主任,一点也看不出嫌弃她。家里盖起了新房还要接她父母过来住几天,高喜环心里能不高兴吗?

  两个老人看见李永亮家新盖起来的三间大瓦房,想到自己那个没有三块豆腐高的闺女嫁给了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心里真是比喝了蜂蜜水还要甜呀!再加上李永亮会说话,一口一个爹娘地叫着,两位老人更是乐得嘴都闭不上了。

  两位老人进屋稍事休息后。高喜环已经准备好了酒菜,让李永亮陪她爹喝几杯。爷俩喝酒,老丈母娘领着外孙子出去串门了,只有高喜环一个人在厨房里包饺子。

  李永亮陪着老丈爹喝了三大杯村子里烧的白酒,老人不胜酒力,没等下桌就躺在了炕上呼呼大睡起来。正准备煮饺子的高喜环喊李永亮说:“你去喊娘回来吃饭,水这就开了,我马上下饺子。”

  “好的,我这就去。”李永亮答应着从里屋走出来。他在村子转了一大圈,找了好几家,才找到领着外孙子在别人家串门的老丈母娘。

  三个人刚进家门,顿时全吓蒙了,只见高喜环大头朝下栽进煮饺子锅里,灶下还放着一只小板凳。肯定是她煮饺子够不到锅沿儿,站在小板凳上,不小心掉进锅里。李永亮哭喊着老婆的名字,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赶紧把高喜环从锅里抱出来,可是晚了,高喜环已被烫死了,脸上的皮都煮飞了,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大伙儿这么一闹腾,才把在里屋睡觉的老丈爹吵醒,懵懵懂懂地还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呢!

  短短的两三个月工夫。村子里连着死了两个中年人,而且都不是病死的:一个上吊自杀,一个掉进开水锅里烧死。两家中一家剩下个小寡妇,另一家剩下一条光棍汉。烧过了“七七”,过了百天,村里有好事的开始撺掇他们,想让他俩搬到一起去住,把两个破散的家庭再组成一个完美的家庭,互相也好有个照顾。可是一提起来,不光春月不答应,连李永亮也不点头。他噙着眼泪说:“高喜环尸骨未寒,我怎么能另娶新欢呢?”

  听了他的这番话。村里好多女人都感动得眼泪直在眼眶子里打转转,回家跟自己的男人说:“你看看人家李永亮,那个丑八怪媳妇没了,再给他介绍个俊媳妇,人家硬是不娶。要是你呀,怕是早把犬牙偷着笑掉了!”

  五、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年以后,春月还是进了李永亮家门。

  他们结婚以后,村子里也不是没有一点议论的,甚至还有人说他们早就有奸情,已经偷偷相好两三年了。两个人为了结婚,不惜把各自的丈夫和老婆害死了。不过这些议论没有一点真凭实据,不过是几个村民在私下瞎议论罢了,当然也站不住脚,时间一长,再没人提这件事了。

  他们结婚的那天,村里的人几乎全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屋子里摆不下那么多张桌子,院子里还放了十几桌。东北人再婚是在下午举办婚宴,人们从下午一直吃喝到天黑。两个人把最后一拨人从家里送出去,李永亮拥着春月进到他们的卧室。因为高兴,李永亮那天也喝多了,大着舌头跟春月说:“你……你终于是我的了。”

  同样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中的春月,并没有听出李永亮这句话是什么别的意思,同样用充满爱意的目光看着李永亮,脱衣上床,温柔地呼唤着他的名字。此刻的李永亮更像个男人,不。他简直就像一头雄壮的野牛冲进一片水草茂盛的草塘,疯狂地横冲直撞。直到这个时候,春月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男人雄风。

  新的生活开始了,春月却总觉得李永亮好像有什么心事在瞒着她,夜里他也常常被噩梦惊醒。她问李永亮说:“你心里好像有什么事,不便跟我说?”

  李永亮摇头否认:“我会有什么事瞒着你呢!你别胡思乱想了。睡觉,赶紧睡觉吧。”

  春月说:“你信不着我?”

  李永亮笑笑说:“我信不着谁,也不能信不着你呀!咱们都是一家人了,能不相信你吗?只是这些日子,我总梦到高喜环。”

  听李永亮这么说。春月有些伤感,又有点嫉妒,说出来的话就带点醋味了:“你心里只有她,根本就没有我,我就赶不上那个没有三块豆腐高的高喜环?”

  李永亮忙说:“她怎么能和你相比呢?”

  “这么说,我比不上高喜环了?”春月仍是不依不饶。别看女人有时候说话很不讲理,其实她心里很清楚李永亮的意思。不过春月心里不能不承认,李永亮确实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高喜环都死了一年了,他还一直念念不忘。

  李永亮忙辩解说:“不是,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还不都是为了得到你,才……”

  “才……怎么样?”春月看李永亮说话吞吞吐吐,追问道。

  “行了,你别再问了好不好!”李永亮突然发火了。这天晚上他们结婚以后头一次分开睡,各人睡在自己的被窝里。春月睡着了,李永亮却一直不敢睡,只要一闭上眼睛,他就能看见脸上已经被煮的没了皮的高喜环站在他跟前,向他索命。

  李永亮出生在临江村,他父亲是个农民,老实厚道到了甚至有点木讷的程度,在村里住了一辈子。从没和人红过脸。父亲的老实无能,使李永亮养成了一种双重性格,表面上他和父亲一样不善言谈,但他内心却总是不服输,想要得到的东西,想尽办法也要得到。他办任何事从不注重过程,只看最后的结果。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惜任何手段。比如说当兵,比方说入党,再比方说他当上村主任,还有他为了得到春月……

  第一次见到春月,是他当兵回来探亲。当时,他就被春月的秀气迷住了,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娶个这样漂亮的女人当老婆。没想到,当他提出要和高喜环解除婚约时,父亲竟会那么强烈地反对,甚至不惜以***。在父亲的强烈反对下,他表面屈服了,可他的内心对高喜环一直是排斥的,从没有真正地接纳过她。

  结婚以后。因为高喜环的个子太矮,他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放在高处,想借用外界的力量把高喜环除掉,这才发生扒倒酱油坛子砸破高喜环脑袋的事情。可是,那次并没有把高喜环砸死,只是让她受了点伤,回到家里养几天就好了。

  当他抱着高喜环往赵廷玉家跑的时候。当时别说是高喜环,村里的任何人都不会想到那是一起蓄意谋杀。这一次没有成功,他又开始策划第二次。不过第二次要谋杀的对象已经不是高喜环,而是赵廷玉了。他实在不能容忍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搂在怀里。

  李永亮知道赵廷玉爱赌钱,一直注意他的行踪。连着跟了他几个晚上,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直到那天的午夜,他看见赵廷玉一个人出来,站在猪圈旁边撒尿。觉得机会终于来了,没等赵廷玉尿完,便把早已准备好的绳子从后面勒在了他的脖子上,背起来就走。赵廷玉在他背上只是挣扎了几下,连喊都没喊一声,便不动了。李永亮把赵廷玉一直背到他家后院的一棵果树下,把已经死了的赵廷玉挂上去,才摸到春月家的前门,捏着鼻子,学着赵廷玉的声音前去叫门。

  为了除掉高喜环,他更是费尽了苦心。先把高喜环的父母接到他家。他就是想让他们都在他家的时候,把高喜环推进饺子的锅里烫死,再伪装成高喜环自己掉进饺子锅里的假象。那天,等高喜环的父亲睡着了,他到厨房看见正站在小板凳上煮饺子的高喜环,从后面猛地一推,毫无防备的高喜环一头扎进开水锅里,腿蹬了几下便不动了。他看看高喜环确实死了。才出去找老丈母娘和孩子。他精心设计的谋杀现场,果然没引起两个老人的怀疑。事情过后。两个老人还一再劝李永亮趁着年轻赶快找个媳妇再成个家,不要一个人单过了,弄得家没个家样儿。每逢老人提起这话时,李永亮总是眼泪汪汪地说:“喜环尸骨未寒。我怎么能再娶别的女人呢?”

  他还跟两个老人说:“别管喜环在与不在,你们永远都是我的父母。”

  一句话说得两个老人热泪盈眶,逢人便说李永亮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

  六、酒后真言

  和春月结婚前,李永亮很少喝酒,喝酒也能把握住分寸。从不多喝。可现在他已经成酒鬼了,几乎每喝必醉。一次他又喝多了,吐得满地都是。春月实在无法容忍,一边打扫,一边嘀咕着说:“不能喝酒就别喝!看你吐得到处都是,弄得满屋子的臭酒味!”

  酒后李永亮特别亢奋,舞舞扎扎地说:“我也算对得起你了,这三间大瓦房都是我给你盖的。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春月不解地看着李永亮说:“你盖这三间房子时。咱们还不是一家人呢,怎么能说这房子是给我盖的呢?”

  李永亮说:“当时确实是给你盖的,为了能把你娶回来。让你成为这三间新房的女主人,我可是连着除掉两个人呀!”

  什么?春月大吃一惊。她不相信地说:“你别灌点马尿,就顺嘴胡咧咧了,别让人家听到啦!”

  听春月这么说,李永亮才知道自己说走了嘴,连忙掩饰着说:“刚才我是骗你的,真的!我能杀人吗?我不会杀人的!我不会杀人的……”

  如果说开始春月还有点不太相信李永亮的话,觉得他是在酒后亢奋,在胡说八道,那么李永亮后来为自己的辩解,反而倒使春月开始怀疑了。越想那天晚上在外面跟她说话人的声音越像李永亮,真的是李永亮杀了赵廷玉,那么高喜环肯定也是他杀死的!等李永亮睡着以后,春月越想越觉得赵廷玉肯定是李永亮杀的!再想起他们刚结婚时。李永亮每天晚上都做噩梦,越发使她坚信李永亮是个杀人恶魔!

  这会儿。春月的心里很矛盾。她想去告发他,把李永亮抓起来,给赵廷玉和高喜环报仇。可那样他们这个新建起来的家庭又完了,她将再一次守寡。如果不去告发他,让他继续逍遥法外,那么赵廷玉和高喜环不都白死了吗?况且这个李永亮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他能杀死赵廷玉和高喜环,真的到了讨厌她的那天,能不能也……

  春月不敢再往下想,看看李永亮仍在酣睡中,悄悄趿拉上鞋,拉开门跑出去。

  李永亮被什么动静惊醒,还没等他爬起来。已经被齐所长领着几个警察死死摁住,李永亮使劲地挣扎着:“我怎么了,为什么要抓我?”

  他想坐起来,想要挣脱,想要逃跑……可他的头被人使劲地摁住,脸贴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接着,一副冰冷的手铐铐在他背到身后的手腕子上,这才被几个警察拎起来,朝停在外面的警车走去。临出家门时,他看见躲在警察身后的春月,什么都明白了,狠狠地盯着她说:“你好狠心呀。把自己的男人送进去了!”

  春月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捂着脸嘤嘤地哭……

Tags: 渔村 迷案

本文网址:/zhentan/15485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