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时间:2018-11-30 15: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阿加莎·克里斯蒂

  这栋房子虽然高大宽阔,却十分老旧、残破,跟这繁华热闹的伦敦一点都不契合。很少有人知道,这栋房子里住着百万富翁班尼迪克特·法利,一个以吝啬刻薄出名的社会名流。伦敦流传着关于他的许多故事,比如他有一件用碎布拼接起来的睡衣,已经穿了二十八年;还有,他非常痛恨黑猫,一种病态的痛恨。

  波洛来到这里,是受到了法利的邀请。昨天他收到一封来自法利的信,是由法利的秘书雨果·康沃塞执笔的。信上写着:

  尊敬的波洛先生:

  班尼迪克特·法利先生邀请您于明晚九点半在他家见面,有事相谈。来的时候,请带着此信。

  时间正好,波洛按响了门铃。过了一会儿,有人带波洛进了一间房间。

  波洛进房后不得不睁大眼睛,因为这房间过于昏暗,只有桌上的一盏绿罩子台灯在发亮。桌子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老头,穿着一件用碎布拼起来的睡衣,标志性的鹰钩鼻子跟传闻中一模一样,鼻子上架着一副很厚的眼镜,看上去度数很高。

  “你是那个侦探波洛?”法利盯着波洛,眼神缓和了许多。

  “是的,法利先生。”

  “波洛先生,你对梦有研究吗?”

  波洛还没有回答,法利就又接着说了下去:“我最近总是重复做一个梦,每晚都做。我梦到自己坐在写字桌前,桌上放着一座钟,时间每次都是三点二十八分。我知道自己又得继续了……”

  “继续什么?”波洛问。

  “自杀。我打开写字桌左边的第二层抽屉,从里面拿出我的手枪,上好子弹,走到窗前。然后,对着自己开枪。接着,我就被惊醒了。”

  “你真的有把枪在那个抽屉里吗?”

  “是的。有钱人都得保护自己不是吗?”法利接着说,“为了这个奇怪的梦,我找过三个医生,但没一个能解释其中的缘由。其中一个医生甚至说我可能已经厌倦了现在的生活,只是醒着的时候不知道,就在梦里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这真是荒唐,我活得好好的,有钱有地位,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怎么会厌倦,真是荒唐透顶。听说你破过许多古怪的案子,你想会不会有人想利用我的梦来杀我。我的意思是,用一种什么手段使我每晚都做同一个梦,直到我有一天无法忍受,按照梦里的情境那样自杀。”

  “我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案子。你觉得有人要杀你吗?”

  “没有人,但这个梦不得不让我怀疑这点。”

  “我可以看一看你梦里面提到的房间吗,书桌、时钟和手枪?”

  法利听到波洛的要求后,忽然变得不耐烦,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安地说:“房间没什么可看的。该说的我都说了。看来你也并不是那么优秀,一点意见都不能给我,还是把那封信还给我吧。”

  波洛从口袋里掏出邀请信,递给法利。法利看了一眼后,放在了一边。波洛转身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又回头,“对不起,我刚刚给你的是洗衣店老板给我留的字条,我拿错了,这封信才是。”说着把另一封信交给了法利。

  从法利家出来,波洛就一直在琢磨今天和法利见面的情形,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目前还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一个星期之后的某个下午,波洛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声称是法利的医生斯蒂灵佛里特。他说法利自杀了,大家在写字桌上发现那封写给波洛的信,因此想询问一些情况,请速到法利家。

  波洛再次踏进了法利的老房子,里边有五个人在等他,分别是探长巴纳、医生斯蒂灵佛里特、法利夫人、法利的独生女琼娜和秘书康沃塞。这些人中最吸引人的绝对是法利夫人,因为她看上去十分年轻,比法利小很多岁,显得十分恬静和优雅。

  波洛将那天跟法利会面的情况如实告诉了巴纳,巴纳惊奇地问法利夫人:“你听说过他的怪梦吗?”

  “是的,我知道,这个梦让他备受折磨。我让他去找斯蒂灵佛里特医生看一看……”

  “可他没找我。”斯蒂灵佛里特医生急忙为自己辩解,“或许他去找了别的医生。”

  波洛接着问琼娜和康沃塞是否听说过此事,他们都说没有。

  “巴纳探长,可以跟我说说怎么发现法利先生自杀的吗?”波洛问。

  “当然。今天下午,他的表现跟平常完全一样,他在家里办公,三点二十分的时候,他送走了客人,还跟门口等他的两个记者说他要处理一些急事,完了就可以安排采访。可是他进屋之后,很久都没有出来。四点之后,他的秘书康沃塞先生从隔壁的房间里走出来,他看到记者依旧在等,于是进屋去提醒法利。他看到法利躺在地上,身边有一把手枪,已经死亡。康沃塞先生就立刻报警,还叫来了医生。”

  “我到这儿的时候是四点三十二分,根据我的判断,法利起码死了一小时。”斯蒂灵佛里特医生说道。

  “那么就是说,他可能是三点二十八分死的。的确是自杀吗,巴纳探长?”波洛说。

  “手枪上有法利的指纹,而且法利夫人说这把枪一直放在法利的抽屉里。而且法利一直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没有任何人进去过,那两位记者可以证明这点,因此他应该是自杀。”

  “我可以去法利先生的房间看一看吗?”

  “当然,您可是名侦探。”巴纳回答。

  这间房间十分豪华,宽敞明亮,家具考究。在靠近窗户的写字桌后有血迹,应该是法利死亡的地方。波洛推开窗户,对面是工厂的后墙,那墙上连块窗户都没有,显然不会有人从那里开枪。他继续观察,发现窗户外没有窗台、水管,任何人都不能攀爬上来,连一只猫都不可能。波洛把头探到外面,发现下面狭窄的通道上有一个黑色的玩意。

  在写字桌的旁边,有一副很长的夹子,可以轻松夹起几尺远的东西。波洛点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转身问琼娜小姐,希望跟她单独谈一会儿。

  “我不相信我的父亲会自杀,我从来没见过他抽屉里有枪。”琼娜是个率直的孩子。

  “哦。你觉得你的继母是个怎么样的人?”

  “她是个坏女人,她嫁给我父亲就是为了钱,我父亲甚至还在遗嘱里给她留了二十五万英镑。”

  波洛点点头,心里有了眉目。“这个夹子是干什么用的?”波洛问。

  “是我父亲用来夹东西的,他的腰不好,视力也很差,不戴眼镜什么都看不到。”

  “如果戴着眼镜呢?”

  “那就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小姐。”

  波洛跟琼娜一起下了楼,其他人都在那里等候。波洛没有说别的,只是问了康沃塞给他送邀请信的前后情况。

  康沃塞想了想回答:“星期三下午,法利先生让我写了封短信,是他口述,我执笔的。他说,星期四晚上九点半,有个客人要来,让门卫问清楚客人的姓名,还要检查邀请信。星期四那天晚上,法利先生给我放了假,我去看了电影,十一点多才回来。”

  “他怎么不在自己房间会客?”

  “我不知道,我只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多问会让他生气。”

  波洛叫来门卫,门卫说的跟康沃塞说的一模一样。

  “在我到之前,你去过法利先生的房间吗?”波洛问门卫。

  “我九点去送茶,法利先生在自己的房间。”

  “好的,我明白了。”波洛已经接近真相了,他转头问法利夫人,“您丈夫的视力不好,他的眼镜应该有很多副吧?”

  “是的。”法利夫人回答得十分利索。

  “我想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波洛说。

  “怎么回事?”人们显然很焦急。

  “法利先生做了梦,梦到自己自杀,然后他也自杀了,这未免太有趣了。”

  “这明明就是自杀。”巴纳探长依旧坚定自己的判断。

  “不,探长先生,这是谋杀,策划已久的谋杀。”波洛用手指敲打着桌子,继续说,“我跟法利先生接触过之后,就觉得事情很不对劲。他为什么要我带着邀请信来,还当面收回去?我现在想明白了,那是凶手要故意让大家知道法利先生做梦的事情,而且还是通过我的嘴让大家知道。为什么我当时要求去法利先生房间看看手枪的时候,他会突然显得不耐烦和不安,急急忙忙打发我走?原因很简单,因为真正的法利先生在那房间里。”

  “什么?”巴纳惊呼。

  “不止这些。我当时给错法利先生邀请信,他亲眼看了一下都没发现我拿错信了。他平时戴眼镜是可以正常阅读的,怎么会看不清楚呢?答案只有一个,就是那个跟我见面的法利,是个视力正常却戴了深度眼镜的冒牌货。”波洛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法利夫人和康沃塞的神情,继续说,“谁知道法利先生做梦的事情?只有法利夫人。谁知道法利先生有把手枪?还是只有法利夫人。显然,法利夫人和另一个人一起策划了这个阴谋。那么另一个人是谁?康沃塞先生,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演技,可还是漏洞百出。”

  波洛盯着康沃塞,说出了真相:“你那天晚上假装出去看电影,然后偷偷溜了回来,还假扮成法利先生跟我见面,目的是让我做你的证人。今天下午,你在法利先生隔壁的房间,利用那副长夹子,夹着某样东西在法利先生窗前晃。法利先生推开窗户的同时,你把东西扔到了街上。他探出头去想看个究竟,你就在隔壁窗户那儿开枪杀了他。你算好了时间,假装去催促法利先生,那两个记者可以为你做证。你把手枪和夹子藏在身上什么地方,拿到了法利先生的房间。你用很快的速度将法利先生的手指印在手枪上,然后装作很惊慌的样子跑出来,告诉大家出事了。”

  “波洛先生,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康沃塞还在极力为自己辩护。

  “因为这样做,你们就可以得到二十五万英镑的遗产。”波洛十分镇定地看着法利夫人和康沃塞。法利夫人已经崩溃了,她再也掩饰不住惊慌和内疚,认可了波洛的话。

  第二天下午,波洛在法利窗户下的街道捡到了一只黑猫玩具,“啊哈,这就是康沃塞吸引法利到窗前的东西,是法利最痛恨的黑猫。”

Tags: 抽屉 黑猫

本文网址:/zhentan/15259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