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古文物上的血影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比埃尔·贝勒马尔

  这一年,国际刑事警察组织罗马分局异常忙碌,因为在四个月内,就发生了四起凶杀案,分别来自意大利和瑞士。

  第一桩凶杀案发生在罗马,死者是53岁的考古学家恩佐·卡诺莎教授。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在玛志尼路上行走,突然被一连串的子弹打中。目击者称,那子弹是从一辆行驶的小车里打出的。案发后,小车迅速逃离现场。

  第二桩凶杀案发生在五月下旬的瑞士洛迦诺,被杀害的是一位古董商。当时他正在自家楼顶浇花,也是被突如其来的子弹击中。凶手是在街上一辆小卡车里射击的,使用的武器是冲锋枪,作案后逃跑。

  第三桩凶杀案发生在六月。米兰一位企业家在米兰近郊高速公路上的小轿车内,被对面驶来汽车里的匪徒开枪打死。这位企业家还有一个身份,是基督教民主党的高层。

  最后一件凶杀案发生在费拉海角的外海上,时间是八月,地点是一艘私人游艇。警察赶到现场后,发现有一男一女,男人是意大利的一名古董收藏家,身价不菲,被乱枪打死;女人身负重伤。根据女人所说,当时他们正在海上行驶,旁边突然多了一艘小船。船上的两个男人拿起冲锋枪,向这边扫射。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没有看清凶犯的长相。

  经过瑞士和意大利警方的调查,发现在这四起案件中,凶犯所使用的武器是同一种,而且有可能是同一支枪。这样就可以确定,凶犯是同一伙,他们是个跨国犯罪集团。处理这种犯罪集团,必须由国际刑事警察组织出面。

  国际刑警罗马分局负责这起案件的是四十岁的穆森恩,他有丰富的破案经验。他在阅读完资料后,发现这四起案件有一些相同点:后面的三位死者的通话记录里都有第一名死者卡诺莎教授的名字;他们都是一些有实力的古文物收藏者;后三位死者都收藏了大量的古代玛雅文化的古文物,而卡诺莎教授恰好是玛雅古文物方面的专家;后三位死者都收藏有一块玛雅石碑的部分碎块。经过专家的鉴定,这些碎块拼起来可以凑成完整的石碑。

  穆森恩很快确定了侦查方向,那就是这块破碎的玛雅石碑。在古玩研究者的帮助下,穆森恩搞清楚了这块石碑的价值。它有上千年的历史,价值不菲;更为重要的是,它上面刻着的大量象形文字,可能有助于揭开玛雅文字之谜。石碑一般出现在墨西哥、危地马拉等国家的原始森林里,是无价之宝。由于石碑体积较大,不容易搬运。因此有些偷盗者会将石碑切碎,分批运送。

  穆森恩立即向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的警局打了电报,说明情况,并请求他们的帮助,调查当地玛雅文物被盗的情况。

  墨西哥警方告诉穆森恩,这样的调查很难有线索,因为在墨西哥本国,常年都有人在进行非法文物走私,其中包括许多玛雅文物。要从这些浩瀚的偷盗案里找出这四起凶杀案的线索,无异于大海捞针。

  穆森恩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危地马拉警方的身上。当地警方倒是十分尽心,将案子交给经验丰富的奥尔梅洛·查莫拉探长负责。他接到资料后,头脑中立刻反应出的就是三年前的一宗文物盗窃案。当时,偷盗者在危地马拉原始森林的玛雅遗址杀害了两名看护警卫,至今未能查出是否有文物丢失,也未能将凶手缉拿归案。

  查莫拉探长立即前往原始森林,在看护警卫的带领下进入玛雅遗址。他在那里发现了三块石碑,躺在森林深处。当地人为了保护石碑,还特地搭建了一个茅草房,为其遮风挡雨。看护警卫告诉查莫拉,三年前发生的凶杀案兼盗窃案,是一个长居墨西哥的欧洲人所为。当年,那个欧洲人在这里偷石碑,为了方便运送出去,就把石碑锯成好几段,用直升机运走。看护警发现后前来阻止,被偷盗者残忍杀害。看护警还透露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消息:在不久前,一个名叫卡诺莎的意大利考古学家曾到这里,向他了解过三年前那宗偷盗案。

  随后查莫拉仔细查看了殉职警卫的遗物,那是一本来访者的登记册和一些照片。他将这些资料整理一番,递交给国际刑警组织。穆森恩拿到资料后,约了查莫拉一起前往墨西哥。经过多方调查,再加上查莫拉手上的登记册,警方将目标锁定在墨西哥著名收藏家菲德尔·亚尼图亚的身上。此人有过30年的偷盗文物史,在三年前偷盗案发生的前几个星期,他曾组织了一支考古队去了玛雅遗址。

  他表面上是个名声赫赫的收藏家,实际上却是一个贩卖文物的盗贼,他通过这种非法手段敛财,成为当地的巨富。他的名声很不好,经常遭到社会舆论的抨击。墨西哥当局曾发出过一条限令,要求他死后捐出全部价值昂贵的古文物,放在博物馆内。有了限令,墨西哥警方就放松了对他的监视,任由他胡作非为。

  这一天,穆森恩和查莫拉直接找到了菲德尔·亚尼图亚的家。他们敲开门,出来的是菲德尔的保镖柯尼。柯尼说要去问问菲德尔,看看他有没有时间见客。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查莫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掏出照片,叫住了柯尼,指着上面一个人问是不是他。这张照片是殉职警卫的遗物之一,上面拍摄的就是菲德尔的考古队。柯尼看了看,说那是自己。

  “就是说,你到过那个遗址。”查莫拉问。

  “我的主人去过,我当然会跟着去。”

  “那你知道接待你们的警卫被杀了吗?”

  “我怎么会知道?”

  “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四起凶杀案你总该听说了吧,报纸上登了。”

  “是的,我看到了。你问这些干什么?”

  “那四起凶杀案中的子弹跟三年前警卫身上的子弹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出自同一把冲锋枪。”

  “这怎么可能?”柯尼突然变得暴躁。

  “为什么不可能?”

  “谁会傻到拎着冲锋枪漂洋过海去杀人。就不能在当地找枪吗,这并不难呀。”

  穆森恩站在一边不说话,只是笑了笑,他很清楚查莫拉是故意试探柯尼。事实上,最近发生的案子和三年前的案子,所发现的子弹并不一样。柯尼的反应如此巨大,足以证明他心里有鬼。

  “谁知道呢!我说先生,请快去通报一声菲德尔先生,我们可是等着呢。”查莫拉说。

  “等着。”柯尼恶狠狠地说。

  过了一会儿,柯尼极不情愿地出来说,菲德尔愿意见他们。

  菲德尔是个瘦弱的老头,看上去有七八十岁,眼睛机灵地转着。当查莫拉和穆森恩向他提问的时候,他只回答“不知道”。

  “我看您全知道,不是吗?没人比您更清楚了。”查莫拉说。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三年前,您带着您所谓的考古队到危地马拉原始森林的玛雅遗址,偷盗那里的玛雅石碑。两名警卫发现了上前阻止,被您的保镖给杀了。卡诺莎教授在无意之间得到了您贩卖出去的石碑碎块,很是吃惊,就亲自到遗址去做调查,想搞清楚这东西的来历。调查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卖主是您,菲德尔·亚尼图亚,当时他一定还拜访了您。可是您呢,担心他会泄露您的秘密,就派人杀了他,还有其他几个有石碑碎块的人。”

  “不,这都只是你们的推论,证据呢?”菲德尔狡黠地看着他们。

  “当然有证据。”穆森恩说着站起来,卸下柯尼身上的冲锋枪,“这不是很好的证据吗!”

  菲德尔气急败坏,怒斥柯尼是个笨蛋。只要取出里边的子弹,菲德尔就不得不伏法。在铁证面前,谁还能狡辩呢!

Tags: 文物 证据

本文网址:/zhentan/15239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