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匍行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亚瑟·柯南·道尔

  福尔摩斯一直认为,如果公布有关普利斯伯瑞教授二十年前的一些怪异行径,能够消除他所任教大学的焦虑和震惊伦敦学术界的所有丑恶的谣言,那我应该这么做。然而,由于某些障碍,这件奇异案子的真实调查过程,一直与我朋友的许多其他经历的记录一起埋藏在我的洋铁箱中。现在,我们终于取得了许可,公开这件福尔摩斯退休前所查办的最后案子的调查经过。即使是现在,把事情公开,仍需谨言慎行。

  那是一九〇三年九月初的一个星期日傍晚,我接到福尔摩斯一个简短的便条:

  如果方便,请即前来——不方便,也得来。

  s.h.

  我们之间的关系,在后来几年变得非常特别。他是个有一些怪习性的人,单调而专注的习性,而我就是他的习性之一。我就像他的小提琴、粗烟草、老黑烟斗、参考书,或其他一些小东西。当他处理案子需要帮手,或者要一个精神上能信赖的伙伴,我的角色就很明显了。不过,除了这点,我还有其他可用的地方。我是他心灵的磨刀石,我能激励他。我在时,他喜欢大放厥词,那些话并不是真的对我说的——事实上他对床架讲也可以——不过,不管怎样,这变成了一种习惯,如果有我参与,对他总有些帮助。如果我的思维缓慢而使他不耐烦,那只会使他那强烈的本能与反应变得更加灵活快速。这就是在我们的合作中我些许的作用。

  当我到贝克街时,发现他正膝头屈起地蜷缩在扶手椅中,口中衔着烟斗,眉头因深思而纠结,显然正在为某些烦人的问题苦恼。他挥了挥手,示意我坐进以前我常坐的那张扶手椅中,除此之外,有半个钟头的时间,他没有任何表示,根本无视我的存在。然后,突然,他似乎由幻想中跃出,以他惯有的古怪微笑欢迎我回到这个曾经一度是我的住处的地方。

  “华生,你会原谅我刚才的出神吧,”他说,“在过去二十四小时之内,有一些特异的事情交到我手中,这使我联想到一些比较普遍的特性。我很认真地想写一篇用狗来做侦探工作的专文。”

  “噢,福尔摩斯,不是已经有人这么做了吗,”我说,“比如像猎犬——警犬——”

  “不,不,华生,那方面的工作当然是很明显的了,但另外还有更为微妙的。你也许还记得,你以精妙的笔记记述的那个铜山毛榉的案子。我只是观察一个孩子的心灵,结果能推论出一个自满于一切威望的父亲的罪行。”

  “是的,这案子我记得很清楚。”

  “我以狗来推论的想法也是类似的。一只狗反映出它主人家的生活,有谁见过一条活泼的狗出现在一个阴沉的家庭?或者一个快乐的家庭有条悲伤的狗?喜欢怒骂的人,他的狗也是咆哮不停,危险的人的狗也危险,他们瞬息的情绪也会影响到别人瞬息的情绪。”

  我摇摇头说:“显然,福尔摩斯,你这说法太牵强了吧。”

  他重新装满了烟斗,又坐回椅子中,对我的说法毫不在意。

  “我刚才的说法的实际应用与我现在正在调查的问题十分接近。你知道,那问题是一团混乱,我正在找一个头绪,其中一个可能的头绪就是:为什么普利斯伯瑞教授的狼狗诺埃会想要咬他?”

  我有些失望地坐回椅子中,难道就为了这么一个琐碎的小问题使他要我放下工作而来这里?福尔摩斯看了我一眼。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他说,“你永远学不会,最严重的事情常常是取决于最微小的事。可是,事情是否有点儿奇怪,一位沉着年长的哲人——你当然听过剑桥大学有名的生理学家普利斯伯瑞教授的名字——他钟爱的狼狗居然向他攻击了两次!你有什么看法?”

  “那狗病了。”

  “嗯,这点是必须考虑到。可是,它并没有攻击别人,而且,除了很特殊的情形,它也没有骚扰主人。奇怪,华生——真的很奇怪。不过,如果这声电铃是年轻的班尼特先生,那他来早了。我本来希望在他来之前先跟你多谈谈的。”

  楼梯上响起敏捷的脚步声,接着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片刻,我们的新委托人就自己走了进来。他是个高大英俊、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衣着考究,彬彬有礼,但是在他的态度中,带着点儿学生的腼腆,不像是个对一切都十分有把握的成熟男子。他与福尔摩斯握了握手,然后有点儿惊讶地看着我。

  “福尔摩斯先生,这件事十分敏感,”他说,“请顾虑到普利斯伯瑞教授与我之间公开及私下的关系。我实在不能在第三者面前谈这件事。”

  “别担心,班尼特先生。华生医生绝对能保守秘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件事我很可能会需要一个帮手。”

  “那就听你的,福尔摩斯先生。我相信你能了解,我对这事有所顾忌。”

  “华生,如果我向你介绍这位崔佛·班尼特先生是那位伟大科学家的助手,住在他家,并且已与他的独生女订了婚,我想你会理解的。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他对那位教授是绝对忠心而且敬爱的。不过,表现这点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这件奇怪的事澄清。”

  “我希望如此,福尔摩斯先生,这是我唯一的目的。华生医生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我还没有时间向他解释。”

  “那么,也许在我解释新的发展前,要先把事情开始的情况再大致说一遍。”

  “还是让我来说,”福尔摩斯说,“看我是否清楚地了解了事情的先后次序。华生,这位教授是闻名欧洲的,他一辈子献身于学术研究,从来没有出过任何丑闻。他目前鳏居,有一个女儿名叫伊笛丝。据我推测,他是个精力充沛、积极进取的人。这情形一直维持到几个月前。

  “接着,他的生活就被打乱了。他现年六十一岁,却与一位同事——比较解剖学的权威莫菲教授的女儿订了婚。据我了解,他的这项举动,并不是一个年长者理智的交往求婚,而是出于类似年轻人的那种狂热。没有一个人表现得比他更像热恋中的情人。至于那位女士爱莉丝·莫菲,不论身体或心灵,都是个绝佳的女子,因此也难怪教授会对她如此迷恋。然而,他自己的家人,却不是完全赞同。”

Tags: 便条 侦探

本文网址:/zhentan/15209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