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人蚁大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卡尔·斯蒂芬森

  “除非它们改道,否则最迟两天后,它们就会到达你的农场——不过,我实在是看不出会有什么能让它们改道。”

  雷宁根平静地抽着一支粗大的雪茄,盯着激动的地区长官沉吟了一会。然后,他从嘴里拿下雪茄,往前靠了靠。他那刚硬的灰色头发、大鼻头和那明亮的眼神使他看起来像一头羽毛零乱的成年大雕。

  “多谢你的好心,”他咕哝道,“跑这么大老远来,就是来给我这么个秘密讯息,你说我必须逃走,这明显就是在骗我。为什么要逃?就算是来了一大群蜥蜴,我也不会扔下我的农场逃走。”

  这位巴西官员举起那瘦长难看的胳膊,伸开五指在空中抓了一把。“雷宁根!”他喊道,“你疯了!它们不是你斗得过的那种动物——它们是精灵——是‘上帝的行动’!十英里长,两英里宽——蚂蚁,全都是蚂蚁!那都是地狱的恶魔;顶多也就你吐三口唾沫的时间,一头大水牛就会被吃得只剩个骨架。我跟你说,要是你不赶紧收拾,到时候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能留下的也就是光光的农场和你的一副骨架。”

  雷宁根咧开嘴笑了,“上帝的行动,我的乖乖!我可不是那些老太婆;我可不会因为路上有些‘精灵’就逃跑。我也不是那种只会用拳头的笨蛋,我用的是我的脑子,伙计。对我来说,大脑可不是什么摆设,我知道该怎么用我的脑子。三年前,我建这个农场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现在什么东西来我都能对付——包括你的蚂蚁。”

  巴西人“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该帮的我都帮了,”他喘了一口道,“你的固执危及的不只是你一个人,还有你那四百个工人。你根本就不了解那些蚂蚁!”

  雷宁根陪着他走到了河边,那里泊着他的船。他一上船,船就开动了。就在船顺流而下的时候,那个巴西人走到船舷边,开始疯狂地冲他挥手。那船消失后许久,雷宁根的耳边似乎还在响着那模糊的恳求的声音,“你不了解它们,我告诉你!你不了解它们!”

  但是那些被通报的敌人对他来说决不陌生。在开始农场工作之前,他就在乡下待了很长的时间,亲眼看到过那些贪婪的虫子在夺取食物时令人战栗的毁灭性的破坏。不过自那之后,他就对这些情况做了针对性的布置,现在,他坚信,这些布置足以应付这些正在迫近的危险。

  此外,在管理农场的三年里,雷宁根遭遇并且击败过干旱、洪水、瘟疫以及其他各种各样“上帝的行动”——不像这个地区其他人那样,束手无策甚至是坐以待毙。这一系列的成功,他都归结于对一句人生格言的恪守:只要充分发挥大脑的潜能,人类就能征服自然。蠢人毫无目的呆傻地迈向深渊;狂热的人,虽然很聪明,但是当环境突然改变或者是快速变化时,他们就会失去头脑,撞上石墙;懒汉则随水流飘荡,直到被卷入漩涡,沉入水底。但是那些灾难,雷宁根坚信,只是在进一步证明,只要引导得当,人的才智必然能让人主宰自己的命运。

  是的,雷宁根总是知道该如何打拼生活。就算是这里——在巴西的荒野,他的大脑总是能解决迄今为止所遇到的,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和危险。首先,通过机智和团体力量,他征服了那些原始战士,其次,他还利用现代科技极大地提高了他农场的产品产量。现在,他深信,他很快就可以证明那些“不可抗拒”的蚂蚁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就在那天晚上,雷宁根还是将他的工人们都召集了起来。他不想拖到他们从别的渠道得知这个消息。绝大多数的工人都是本地人,“蚂蚁来了!”的叫喊声对他们来说就是个紧急的恐慌的信号,就是让他们赶快逃跑,这也是他们求生的本能。但是,这些印第安人十分信任雷宁根,信任他的话,信任他的智慧,他们接受了他简短而平静的通告以及对即将来临的战争冷静的命令。他们在等待,在警戒,他们无所畏惧,仿佛他刚才向他们描述的是一场狩猎。那些蚂蚁的确很强大,但是他比得过我们的老板吗?让它们尽管来吧!

  第二天正午时分,它们到来了。马匹的疯狂不安是它们到来的前兆,远远的在闻到了一种本能上的恐惧气息后,所有的马,不管是在马厩里还是正在被人骑着的,现在都几乎无法控制。

  动物们也在疯狂地乱窜,充满了恐惧和狂野,它们乱成一团,疾驰而去;美洲虎、美洲狮和那些潘帕斯草原上的鹿群拥在一起飞奔;那些大块头的貘,也不再是捕猎者了,现在它们自己也变成了猎物,它们飞快地逃跑,赶过了路上那一大群的蜜熊;疯狂的牛群,低着头,鼻孔里喷着粗气,超过了一大群蹦着跳着的猴子,在狂乱中发出一阵阵恐惧的叫声;在这些动物的后面,还跟着大量的在灌木和草地上活动的小型动物,大大小小的啮齿类动物,蛇,以及蜥蜴。

  混乱的人群蜂拥着从小山上跑下来,来到了雷宁根的农场,他们首先遇到的就是农场外充水的壕沟,而后他们沿着壕沟一直前进到了河边,在这个新的障碍之前,沿着河堤四散逃去。

  这些充水的壕沟就是一道防御工事,雷宁根老早就将它建起来,用以防范蚂蚁的侵扰。它围住了农场三面,就像一只巨大的u形马蹄铁一般,将农场包在里头。它有十二英尺宽,并不太深,要是没有水的话那根本就不能算是个障碍,不管是人还是野兽它都挡不住。这个“马蹄铁”的末端和一条河相连,而这条河就是农场北边的边界,第四面的防线。在靠近房子和农场中间外屋的一端,雷宁根建了一个水坝,通过这个水坝,河里的水就可以被放进壕沟。

  所以现在,打开水坝,他们的周围就有了一大圈水,一大圈以河为基础的水,它将农场整个包在里头,就像是护城河围住中世纪的城堡一样。除非蚂蚁聪明得能建造木筏船只,否则它们根本就不可能进入农场,雷宁根寻思。

  那十二尺宽的水沟看起来已经为他们提供了可靠的安全保证。但是在等待蚂蚁到来的过程中,雷宁根又对它做了一些改进。那水沟西边有一段挨着一片罗望子树树林,其中有一些大树的树枝伸过了水沟。现在雷宁根将这些伸过来的树枝全部砍掉,以免蚂蚁从那些树枝上穿过水沟。

Tags: 农场 蚂蚁

本文网址:/zhentan/15170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