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羊腿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斯达尔·爱克厄尔

  房间温馨整洁,窗帘都拉拢了,两盏台灯也都亮了,一盏在她身旁,另外一盏在对面那张空椅子旁。玛丽·马隆尼在等丈夫下班回家。

  她有一种慵懒含笑的神情,一举一动都带着这种神情。她弯身低头缝纫的时候,显得异常安详。她的皮肤——因为是怀胎第六个月——有一种好看的莹润光泽,嘴显得温柔,眼睛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大更黑。

  时钟指着差十分五点,她听车门砰的一声关上,接着听见钥匙开门声。她放下针线活站起来,他一进门,她就迎上去吻他。

  这向来是她每天最愉快的时刻。一个人待在家里挨过漫长的钟点,这时有他做伴了,她安静地坐着,感到心满意足。他全身松弛地坐在椅子里的样子,他进门时的模样,迈着大步、慢慢穿过房中央的样子,她都觉得可爱。她爱当他注视她时,眼中那种专注而遥远的神情,他那张样子特别的嘴,和他对自己有多累从不吭声的习性。

  她说:“这真不像话,你在警方职位那么高,他们还要你成天用腿跑来跑去!”

  他没搭腔,于是她低下头,继续缝纫。

  她说:“亲爱的,你要不要我去拿些乳酪来给你吃?我没弄晚饭,因为我以为我们会出去吃呢。”

  “不必了。”他说。

  “要是你太累,不想出去吃,”她继续说下去,“还来得及做饭。冰箱里有很多东西,你可以就坐在这里吃,连动都不用。”

  她双眼望着他,等他答一句话,对她笑笑,或者点个头,可是他完全没有反应。

  “反正,”她说下去,“我先拿些乳酪和饼干给你。”

  “我不想吃。”他说。

  她在椅子上不安地动了动,一双大眼睛仍旧瞧着他的脸。“可是你总得吃晚饭吧!我们可以吃羊排,或者猪排。你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冰箱里头样样都有。”

  “算了。”他说。

  “可是,亲爱的,你一定得吃点东西!我这就去做晚饭,然后吃不吃随你。”

  她站起来,把针线活放在灯边的小几上。

  “坐下,”他说,“就坐一下儿。”

  她慢慢坐回椅子上,那双大眼睛,充满疑惑,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他说。

  “什么事,亲爱的?怎么啦?”

  他全身纹丝不动,低垂着头,台灯只照到他上半个脸,下巴和嘴唇都在阴影中。她注意到他左眼角处有一小块肌肉在颤动着。

  “这件事恐怕多少要令你震惊,”他说,“可是我决定,必须马上告诉你,没有别的办法。”

  他没多久就说完了,最多是四五分钟。她始终静静地坐着,惊怔地望着他,觉得他每说一个字就离她远一些。

  “就是这么一回事。”他接着说,“我明白现在告诉你不是时候,可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当然,我会给你钱,照顾你的生活,可是我不希望这件事闹大。闹大了会影响我的工作。”

  “我去做晚饭。”她强自低声说,这次他没有阻止她。

  她第一个直觉反应是不相信有这回事。她想要是她去做她的事,当做根本没听见这件事,过后她清醒过来,也许会发现这一切根本没有发生过。

  她横越过房间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脚碰到地。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一切动作都是无意识的;走下楼梯到地窖去,开灯,打开冰箱,手伸到里面抓到一样东西,就拿了出来。

  是一只羊腿。

  好吧,他们晚上就吃羊肉吧。她拿着羊腿走上楼梯穿过客厅时,看见他站在窗前,背对着她。她便站下了。

  他听她走来,头也不回便说:“千万别替我做晚饭,我现在就要出去。”

  就在那时,玛丽·马隆尼径自走到他身后,毫不犹豫地高举起那只冻羊腿,使出全身之力,朝他后脑砸下去。

  这等于是用钢棍砸他。

  重击发出的声音,和他倒在地毯上撞翻的小桌子,令她惊醒过来。她逐渐恢复神志,觉得又心冷又惊愕。她站了一会儿,对那个躯体不断眨眼,双手仍紧抓着那块不像话的肉。

  我把他杀死了。她喃喃自语。

  真奇怪,她脑子突然一下子变得那么清醒。她是警探的妻子,很清楚自己会受什么刑罚。那也好,她不在乎。事实上受了刑罚心里反而会好过些。可是孩子怎么办?怀孕的谋杀犯,法律会怎么处分?

  玛丽·马隆尼不知道。她也不打算冒这个险。

  她把肉拿到厨房,把它放在铁盘上,把烤箱打开了,再把铁盘塞进烤箱。然后她把手洗干净,照照镜子。她试笑了一下,可是笑得实在很怪。“山姆,你好吗?”她大声说,“劳驾,我要些马铃薯。”那声调也很怪。

  她练习了好几次,然后拿着大衣走出门。

  这时六点不到,杂货店的灯还亮着。“山姆,你好吗!”她神采奕奕地说,对柜台后的人粲然一笑。

  “哦,是马隆尼太太,你好!”

  “山姆,我要些马铃薯。对,还要一罐豌豆。”

  那人转身,伸手到背后架子上去取一罐豌豆。

  “派垂克太累了,他今晚不想出去吃。”她告诉他,“你知道,我们每个星期四都出去吃饭。今天刚巧家里没有蔬菜。”

  “马隆尼太太,肉要不要?”

  “不必了,谢谢你,家里有肉。我从冰箱里拿了一只上好的羊腿肉。”

  “哦。”

  “我不大喜欢把它没解冻就去烧,山姆。你认为没关系吗?”

  “我的看法是,”杂货店老板说,“解不解冻没有什么差别。还要点什么?”杂货店老板头朝旁边一翘,和颜悦色地望着她。“甜点呢?饭后你打算给他吃什么?”

  “嗯——你想什么好,山姆?”

  他四下一看。“一大块美味的乳酪蛋糕怎么样?我知道他喜欢吃的。”

  她说:“好极了,他真爱吃那个。”

  东西都包好了,她把钱也付了,她摆出最愉快的笑脸,说:“谢谢你,山姆,晚安。”

  她匆匆赶回家的时候,对自己说她现在只是赶回家去,丈夫在家正等着吃晚饭;她一定尽可能做得可口,因为她可怜的丈夫太累了;倘若她进门的时候,发现异常的事,或是悲惨或是恐怖的事,那自然会给她很大的震骇,她会悲恸惊惧得发狂。要记住,她不应当预料会发现什么。她只是派垂克·马隆尼太太,在星期四黄昏带着蔬菜回家,要给她丈夫做饭。

  因此,她由后门进厨房的时候,嘴里哼着调子,脸上带着笑容。当她看见他横躺在地上,倒真受了震骇。往昔对他的热爱与渴念涌上心头,她在他身旁跪下,放声痛哭。这轻而易举,她根本不必装腔作势。

  几分钟后,她站起来走到电话旁。早有人接了,她就哭诉说:“快!快来!派垂克死了!”

  “你是谁?”

  “我是马隆尼太太。派垂克·马隆尼太太。”

  “你说派垂克·马隆尼死了?”

  “我想是。”她呜咽着说。

  “我们马上就过来。”那人说。

  他们的车来得非常快。她打开大门,两个警察走进来。这两个人她都认识——整个分局的人她差不多全认得——她便倒在杰克·鲁南的臂膀上,哭得好伤心。

  她简略地叙述她出门到杂货店去,回家发现他倒卧在地板上的情形。她说了就哭,哭了又说。这时鲁南发现死者头上有一小块凝血。他指给欧麦雷看,欧麦雷立刻起身去打电话。

  没多久医生也到了,过后又来了两个探员,其中一位她还叫得出名字。她把经过又说了一遍,这次从头说起:派垂克进门的时候,她正在缝纫,他非常累,累得不想外出吃饭。她于是把肉放进烤箱里,她补充说:“现在还正在烤着——”然后她出去到杂货店买蔬菜,回到家就发现他倒卧在地上。

  “哪一家杂货店?”一个探员问。

  她告诉了他,他跟另一个探员嘀咕几句,那探员就出门上街去了。

  十一分钟后他就回来了,笔记本上记满一页纸。她在哽咽中,听见几句低语:“……举止很自然……样子很快活……打算给他做一顿丰盛的晚饭……豌豆……乳酪蛋糕……她不可能……”

  过了一会儿,医生走了,另外两个人进来把尸体放在担架上抬了出去。两个探员留下没走,两个警察也没走。

  杰克·鲁南温婉地告诉她说,她丈夫是因为后脑挨了钝器重击而死的,那东西是一件大的金属器具。凶手可能已经把凶器带走,但也可能把它抛弃或藏在这里某处。

  “还是那句老话,”他说,“只要找到凶器,就能找到凶手。你知不知道屋里有什么东西可以当做凶器用的?例如,一把大螺旋钳,或者一个重的金属花瓶?”

  “我们没有重的金属花瓶。”她说。

  “或是一把大螺旋钳?”

  她说没有。不过,车房里也许有这类东西。

  他们去搜索这幢房子,留下她独自坐在椅子上。她听见外面碎石子路上的脚步声,有时看到窗帘缝中透过来的手电筒闪光。时候不早了,她注意到壁炉架上的钟已经快九点了。那些男人好像渐渐累了。

  他们继续搜查。警佐鲁南走出厨房说:“马隆尼太太,你瞧你的烤箱还开着,肉还在里面。”

  “哎呀!”她惊呼起来,“真是的!”

  “我最好替你关掉火,是不是?”

  “那就请你把它关上,杰克。多谢你了。”

  警佐再回到客厅的时候,她用她那双又大又黑、泪汪汪的眼睛望着他:“杰克·鲁南。”

  “什么事?”

  “你跟他们几个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忙?”

  “马隆尼太太,我们会尽力而为。”

  她说:“你们都在这里,你们都是派垂克的好朋友,而且是在帮忙捉拿杀他的人。现在你们一定都饿坏了,而我知道要是在他家里,我不好好招待你们,派垂克在天之灵一定不会原谅我的。你们何不把烤箱里的羊肉吃掉。烤到现在,应该恰到好处。”

  “那怎么行。”鲁南警佐说。

  “别客气,”她恳切地说,“我自己什么都吃不下。要是你们把它吃完,那真是帮了我一个忙。而且吃完你们还可以继续工作。”

  那四位警员犹豫了好一阵子,但是他们的确都饿了,所以,最后都有些心动,一齐进厨房自己动手去吃了。那女人仍留在客厅原处,她侧耳倾听他们从敞开的门后传来的声音,她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因为他们满嘴都是肉,说话的声音不太清楚。

  “查理,再来一点。”

  “不要了,别把它全吃光了。”

  “她要我们把它吃完,她是这么说的。”

  “好吧,再给我点。”

  “那家伙一定用了一根好大的棍子打可怜的派垂克。”其中一个人说。

  “所以,我说该容易找得到。”

  “我也是这么想。”

  “不管是谁干的,一有机会他一定就会丢掉,不会随身带着。”其中一个人打了饱嗝。

  “我认为凶器一定还在这房子里面。说不定近在眼前。”

  在隔壁房间里,玛丽·马隆尼开始偷偷笑了。

Tags: 羊腿 凶器

本文网址:/zhentan/15170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