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明显的杀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高木彬光

  田沼律师看好这块土地,买了其中相当大的一片,盖了几所房子,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不过,当时私立电车好容易才通车,到了晚上,车轮碰撞铁轨的隆隆声响混杂着远处传来的狐狸的叫声,这儿只不过是落荒的东京近郊而已。几乎人人都笑话他是东施效颦,自讨苦吃;可是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不失为一笔有先见之明的好投资。

  二战时期,菊町宅邸一带没遭受到空袭;战后便是可怕的通货膨胀的时代,不少人只能靠不断地抛售土地啊房产啊,以勉强渡过难关。

  “您说怎么办才好啊!米一升买卖一百五十元……唉,这是什么世道哟!”老两口没有孩子,以前曾经领养过一个孩子,在这次的战争中死了。对这两位平静地过着老年生活的人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寂寞的事情了。

  田沼律师自家住房周围的房屋都是他的产业,住户大多是些公司里的职员:t银行的信贷科长、n证券公司的调查科长。s电机厂的技术员,寄宿学生,还有靠收房租生活的战争未亡人。总之,这团团一圈人群里,既没有出人头地、了不起的大人物,也没有落魄、失意的可怜人。

  大约二十年前左右,这儿发生过一起杀人事件。哥哥跟妹妹有了肉体关系,妹妹有了身孕,束手无策;于是,哥哥把怀孕四个月的妹妹杀死了,把尸体理在玄关的三合土下面。当时,田沼律师出于邻居的关系,替那个倒霉的男人辩护,竭尽全力,可还是没能把他从死刑里救出来。

  为了杀人案件替邻居辩护,这是第一次。过了二十年,最近又发生了第二次事件。

  “有二必有三,怎么搞的!这种事情已经够讨厌了。”已经二十年过去,当时的房间早就给拆掉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这个有段因缘的房子才卖掉时,律师从夫人那儿听到这话,不由感慨系之。

  “说真的,那个女人朴素大方,气质也不错,谁想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女人一旦发了火,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就叫做女人啊!想当年,你不也没少吃过我的苦头吗?”确实,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有过好几次这类经验。如果有些什么事情,不管怎样东盖西捂,总瞒不过妻子。只要发现些什么,哪怕最微不足道的事情,当时还年轻的妻子,脾气可大了,闹起来可没完没了。律师不由想起当年往事。

  田沼律师对于这次的案件,对今野夫妻两个人都抱有同情心。夫人纯子整个人像孩子似的可爱,而他对丈夫晴之也有好感。

  今野晴之是田沼的同乡,又是同一个中学里的晚辈校友。作为一个新出道的插图画家,作品刚刚走红,哪怕轻微的一击,对他的前途都举足轻重,非同儿戏。田沼对他有一种亲人般的感情。

  田沼律师为纯子夫人作辩护。关于这个案件的辩论非常热闹,双方都很卖力,一轮一轮,最后总算达到了最宽大的处理:杀人者纯子夫人被判服役三年,缓期五年执行。

  出狱以后,纯子夫人回到家里,毕竟感到羞耻,便从此足不出户。此后,今野夫妻之间重归于好,连田沼也清楚。

  和平……是暴风雨过去的平静,是战争结束后的可怕的沉默。

  玄关有铃声,脱了眼镜连忙去开门的老夫人,笑着回来说:“你猜是谁?是今野先生哟!”

  “今野君吗?来得正好。我正想找人下棋呢。”田沼律师晚饭刚刚用完,心情舒畅,笑着说道,“请到这儿来吧。”

  “我来不是想跟您下棋的,特地前来,是因为有事想说,有事拜托哟!”

  “跟我说……是不是案件的事情?”案情反复这样的情况,是常有的。他就穿着浴衣,穿上一双拖鞋,走到了玄关那儿。

  “啊!”今野轻声轻气地说道,他的脸色发青,说话也有些生硬。晚上,到邻居家来,居然还穿着白色的西装,系着领带,整整齐齐。他说道,“稍微有些事情,想跟先生请教!特地拜访。”

  “请进请进。”这儿有扇小的边门,通向玄关边上的会客室。

  田沼坐在写字台前的转椅上,一面点着了烟,一面特意用开玩笑的口气跟今野说:“什么事情啊?是不是杂志社不付画料的钱,准备打官司吗?”

  “没那回事!”

  “那么,什么事呢?”

  “先生以前说过这样的话吧,日本的法律,就刑法而言,需要改正的地方很多。对杀人犯的刑罚,也是其中之一。”今野的话一点没错,田沼是说过这样的话;不过为什么今野现在突然提出这个问题,田沼律师不理解。

  根据刑法,抢劫杀人、强奸杀人,都被判处死刑或死缓;而单纯杀人刑罚则为:死刑、无期徒刑以及三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其间区别很大。最低三年的刑罚,还可以获得缓期执行。但是这一切,不像外国那样,是把谋杀与愤怒杀人的区别,清楚地写在条文上。日本是根据各个案子的情况,由法官来判断的。

  田沼律师认为应改订刑法,把谋杀与愤怒杀人明确地区分开来,这是他这几年来坚持的主张。随着时间的推进,他对自己的立论越来越固执。

  田沼点点头答道:“是啊。不过,现在说这事,是怎么回事啊?”

  今野晴之的脸,像女性一样非常亲切和蔼,可现在却笼罩了一层忧虑和痛苦的影子。他憋了一会,好不容易才开口说道:“我想说的是向您请教,人一旦出于愤怒,控制不住感情,把人杀死,然后马上去自首。在那样的情况下,判罪是不是会减轻啊?”

  “是这个道理。当然,具体量刑则需根据:认罪的程度,有没有前科,动机以及当时的情况,以确定各种不同的刑罚。就我们日本来说,以前的条文就非常简练,比如‘约法三章’,向来有看重言外之意的思想。”田沼律师一面回答,一面猜测这个青年到底在想些什么。

  ——妻子出于妒忌,把情人杀死。这个可怕的案子,我为他妻子作了辩护,难道他是要警告我吗?还是没有痛定思痛,再一次用刀子对着还没有愈合的伤口?律师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了那案子的全过程,坐在自己面前的晴之,也是这事件中一个可怜的牺牲者。

Tags: 杀意 辩论

本文网址:/zhentan/15169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