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车祸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吉尔弗德

  保罗·桑丁今天特别快活。这座小城市里的医院和药店大量进货,他作为药品推销员,大大地赚了一笔。不过一天总有天黑的时候,此时已经十一点多了,桑丁驾车疾速行驶在偏僻的乡村公路上,想在午夜前赶回家。

  他有点累,也有点困,在这剩下的半小时内,不停地跟倦意作斗争。但他并没有打瞌睡,完全控制着自己的车子。他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

  他超越了好几辆车,此时来到一条空旷的马路上,他选择走这条路,就是因为这条路车少,没有交通问题。然而就在这条空荡荡的路上,他看见了另一辆车。

  起先,他看见的是两只前灯,出现在四分之一英里远的一个转角。那两盏灯亮得出奇,司机似乎没法将车灯减弱,桑丁骂了一句:

  “什么东西。”

  他把自己的车灯减弱下来,可是并没有看见对方做出相应的回答。他又骂了一句,拧亮了自己的车灯。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样做有多么危险。

  这时候他忽然明白,那辆车正以高速朝他疾驰而来,车速要超过正常速度很多。他本能地踩了刹车,专心致志地行驶在马路上自己这一侧,尽量不去看直射过来的那些灯光。可是,这一切都晚了,他发现那辆车蹿到了马路中央。

  他必须迅速做出决定,要么靠右行驶,拧响喇叭,希望那司机会避到另一侧;要么开到外边的碎石和泥巴里,图个侥幸。

  他做出了第二种选择,但速度不够快,他看见那辆车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于是只好尽量往右偏,结果左侧的挡板和车轮遭到重击,车后座被撞飞起来,整辆车一阵翻滚,摔到马路边,又弹跳起来,将桑丁摔到前方。

  他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汽车最后摔成了什么样,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撞向山脚,就跟撞在一堵结实的墙壁上一样,随后滚落在碎石和泥土里。他静静地躺在地上,周围的世界一片安静。

  在最初的片刻,他并不觉得疼,完全因惊吓而变得麻木了,但他知道自己还活着,自己还有意识。他多少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破碎了,而且开始流血。

  炫目的灯光不见了,他躺在一片乱草堆中,眼前是星星和一轮明月。星星和月亮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晰,或许是因为这种幻觉,他产生了一个念头,觉得自己快死了。

  他一点也不生气。他记得车祸发生前,自己是有点气愤的,但此时此刻,那种气愤似乎变得很遥远,很不真实,死亡的念头再一次从他脑海中闪过。

  这时,他听见了声音,从世界的某个角落传来一阵很清晰的声音,那辆车里有人。他静静地想象着他们,既不怨恨,也不同情,只是全神贯注地倾听着。

  “这里没人。”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那辆车也受到了撞击,它要么是被撞停了下来,要么是被司机自己刹住了车。反正那辆车里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走到他的车跟前来寻找他。

  要不要吭声呢?他的第一反应是想叫喊,告诉他们他所在的位置。他们那么自私地蹿到马路中间,但此刻又想来帮忙。但是很快,第二个念头冒出来了,反驳着第一个念头,难道那些人真的很友善吗?他忽然对那些人感到害怕,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然,每个人都会帮助车祸的受害者,难道他们不会吗?

  “他肯定被抛出去了。”一个姑娘的声音,战战兢兢的。

  “我想也是。那我们怎么办?”还是那个男子的声音,也就是说,他们只有两个人。

  “找找看吧。”那姑娘说。

  “为什么?”声音犹犹豫豫的。

  接下来的声音也很犹豫。

  “难道你不想知道他……或者是她,究竟怎么了?”

  “我不知道。”那男子的声音有点哆嗦,“我真的不知道……”

  “我们得把他找出来才是。”

  “好吧……那么黑。”

  “你不是有一把手电筒吗?”

  “哦,对,我去拿。”

  马路上传来脚步声,那小伙子转身回自己的汽车去拿手电筒,一切又变得安静下来了。

  桑丁等待着,因为一种新的恐惧而全身汗湿。他不怎么喜欢那两个人的声音,那个小伙子和那个姑娘,听上去不是那种会关心别人的人。要是他快死了,他们是不会帮上什么忙的。

  要是他快死了?他开始回味这个问题。

  现在开始感觉到痛了,他感觉到有好几个部位都痛,脸,胸口,两条腿,还有身体内部的某个地方,那个地方只有医生摸得到。正是那个地方的痛,让他想到了死。

  要是他们借助手电筒找到了他,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

  “好了,我拿到手电筒了。”小伙子的声音,“到哪里去找啊?”

  “可能在沟里,我想。”

  零零落落的脚步声,踏着碎石,绊着乱草和低矮的灌木,若隐若现的灯光,前前后后地照着。灯光和脚步都越来越近了。毫无疑问,他们最终会找到他。他本想朝他们喊一声,但他没有这样做,只是等待着。

  “在这里!”

  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他想避开那灯光,但是没有力气。随后脚步声匆匆赶过来,两个人影站在他面前,在天空的映照下像两堵墙。手电筒在他眼前晃动,他眨了眨眼,但他们并不明白这是因为他不喜欢灯光的照射。

  “他还活着,”那姑娘说,“他的眼睛是睁开的。”

  “是呀,我看见了……”

  “可他受伤了。”那姑娘的影子跪下来,跪在他身边,借着手电筒的光,很怜悯地看着他。在明亮的月色中,他可以很清楚地看见那姑娘的脸。

  她很年轻,真是太年轻了,可能只有十六岁。她也很漂亮,头发黑黑的,皮肤很白,白得有点异样,涂过的嘴唇特别醒目,可是她的脸上没有表情,可能被吓坏了吧。等到她的眼睛盯着他的伤口时,他发现那眼神里并没有同情的光泽。

  “你伤得好厉害呀,是吧?”问话就在他的耳边响起。

  “是的。”他发现自己说话并不特别费劲。

Tags: 车祸 车灯

本文网址:/zhentan/15169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