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故事 > 

让我看看你

来源: 作者:

  经过漫长的马拉松式恋爱,三级士官邵亮即将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他的未婚妻叫项阳,是个优秀的医生。他们的婚期就订在7月15号,周六,是个吉祥的“红日子”。7月13日晚饭后,邵亮开始整理行囊,他把给项阳买的一条绿色丝巾小心地放在旅行袋里,项阳喜欢绿色,说绿色生机盎然,象征着不朽和希望,就是在夏天里,她的肩头上也总是搭着一条绿色的丝巾,飘飘扬扬,个性十足,美丽而富有活力。就寝前,他给项阳发去了一条微信:

  明早7点出发,下午就到家。

  邵亮归心似箭,他想:项阳肯定和自己一样,心里像是一团火,早就做好了接站的准备。

  然而,还没有等到第二天的到来,一场艰苦卓越的抗洪抢险战斗就拉开了序幕。

  军车在密集的雨幕里艰难地向重灾区开去。邵亮双手紧握方向盘,全神贯注,一点也不敢大意。一天来,雨一直下个不停,这时下得更大更猛,天地间就如同雨帘一样,一点缝隙都没有,沉雷在乌黑的云层里滚动,没头没尾地轰隆隆作响,叫人总是把心提到嗓子眼放不下来。从警报响起到现在,邵亮根本没有时间给项阳打电话,就连发几个字信息的时间也没有。他想,到了灾区第一件事就是给项阳打电话,婚礼取消了,请她原谅。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部队终于到达了灾区,在战友们下车的一点点空隙里,邵亮赶紧拿出电话,迅速地点击了项阳的号码,可是电话却无法打通。细看手机显示,信号全无。他知道了,通讯设施可能全被无情的洪水毁坏了。此时,不光是自己,许许多多的人都与亲人失联了。

  部队划分成很多抢险小组,邵亮是组长,他驾驶着冲锋舟,第一个冲进了滚滚的洪水之中,一次一次把灾民转移到安全地带,奔波了多少个来回,救出了多少群众,根本记不住了。灾区的惨景,把他的心灵挤压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无法停下来。

  天要黑的时候,邵亮远远地发现,一幢楼的第二层屋子里有人在向他们急切地挥手呼救。他急速地把冲锋舟开了过去。可此时洪水已经退去了很多,楼房前一堆堆杂物裸露出来,形成了一处处“明碉暗堡”,冲锋舟无法靠近。他果断地说道:“下船,趟过去!”邵亮带领着3个战友,趟着齐腰深的积水和淤泥,进入到呼救人的家里。原来是一位孕妇因惊吓过度预产期提前,又引发心脏病。病人脸色苍白,呼吸微弱,生命垂危,患者家人见到子弟兵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热泪盈眶。屋里一片狼藉,找不到什么物品可用来做担架,邵亮和战友4个人就用一床被子把病人托起来,一人握着一个被角,高高地举过头顶。水下的淤泥足有一尺多深,脚踩进去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拽住了,很难再拔出来,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气力。走着走着,邵亮突然觉得脚掌一阵钻心的疼痛,他身子一抖,险些倒下去。他的脚被刺伤了,但他不能倒下去,他咬着牙坚持着,一直把病人送上冲锋舟。他忍着疼痛上了船,加大油门,劈波斩浪向县医院飞驰而去……

  第二天早晨,突然有人兴奋地喊道:“有信号了!”邵亮急忙掏出手机,在第一时间里给项阳打去电话。电话通了,可是却没人接听,再打,还是没人接听。以往,因为工作繁忙,项阳来不及接邵亮电话是经常有的事,也不乏有故意斗气拒接他电话的时候,但不论是哪種情况,把电话回拨来的时间决不会超过10分钟。这一回却打破了惯例,10分钟过去了,20分钟过去了,直到一个小时,还是没有接到项阳回拨的电话。邵亮想:这次“逃婚”对项阳的伤害太大了,她一定在生我的气,不回电话是可以理解的。女孩子嘛,总会耍点小性子什么的。项阳是个善良的女孩,她若知道我在灾区抗洪抢险,不但会百分之百原谅我,还会说:“兵哥哥,你好棒!”接着,邵亮给项阳发去了一条微信:

  亲爱的,我在灾区抗洪抢险,没有如期和你举行婚礼,向你表示十二万分的歉意,过后一定好好补偿你。

  之后又拍了两张照片发了过去。

  邵亮信心满满地等待着项阳的回复,可以说是等待着爱来抚慰自己的心灵。可是,1个小时过去了,2个小时过去了,3个小时过去了,邵亮的手机还是静悄悄的。这是一种特别不正常的情况,他的心情一下子阴沉下来,就像灾区的天空一样,满天都是乌云。他没想到项阳如此薄情,没想到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竟然经受不起一个小小的波折,没想到女人的心竟然如此难以琢磨……他有说不出的委屈,脚掌的伤口一阵剧痛袭来,但他更难以承受的是心痛。

  救援,救援,那么多的灾民等待着他去救援,邵亮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儿女情长,冲锋舟在洪水里飞来飞去。快到中午的时候,邵亮被强行替换下来作短暂的休息,他疲惫不堪地瘫坐在潮湿的地上,浑身像散了架子一样。这时,他清晰地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颤抖起来,一看是项阳打来的电话,一想到项阳玩了一上午“失踪”,他不由得来了脾气,赌气地不接电话,又打来,还是不接。不接不接就是不接,他要让项阳也尝一尝电话被拒接的滋味!可是,当看到项阳发来的一条微信时,他心里一颤,就像被狠狠地抽了一鞭子:

  亲爱的,我知道抗洪抢险紧张危险,你抽不出时间接我的电话。我也在灾区,是作为志愿者来灾区参加医疗援助的。昨天晚上救援部队送来了一位病危的孕妇,我一直在参与抢救,也没有时间接听你的电话。经过15个小时的抢救,终于把患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母子平安。没时间了,我马上就要进行下一台手术。你要保重!

  邵亮立刻把电话回拨过去:“项阳,你在哪?”

  “我在县医院的6楼。”

  “我离你不远,你能让我看你一眼吗?”

  实际上,邵亮离县医院很远,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楼房的窗户。这时,在一扇窗户上,有一团绿色在晃动,邵亮根本看不清项阳的脸,但他认得那团绿色,就是项阳总喜欢搭在肩头上的绿丝巾。他也知道,项阳也不可能在不计其数的救援官兵堆里找到自己的身影,但是,在满目疮痍险境重重的灾区里,这些,对一对恋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邵亮的眼泪禁不住唰唰涌了出来,他抹了一把眼睛,冲着战友说:“兄弟们,昨天我们救助的那个孕妇,生了,母子平安!”他的话音刚落,那些有孩子的没孩子的、结婚的没结婚的、有女朋友的没女朋友的兵哥哥们,全都欢呼起来。

  邵亮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15日上午10时58分。这个时间,正是他和项阳选定好的新婚大典的时刻。

Tags:

本文网址:/weigushi/15653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