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女相关 > 

忘年恋

来源: 作者:
梓睿和箫骞是忘年之交。“忘年之交”,指年辈不相当而结交为挚友。:“衡始弱冠,而融年四十,遂与为交友。”“弱冠州举秀才,南乡范云见其对策,大相称赏,因结忘年交。”

  

  梓睿年过四十整,萧骞芳年十八春。他刚认识萧骞时,她还是扎着两条羊角辫的小丫头,粉粉的脸,丹凤的眉,不时地似一阵风从面前掠过,偶尔做个鬼脸,叫你啼笑皆非。

  

  一天天的接触,一日日的相处,他发现这女孩很懂事,有时说出来的话颇有见解,于是对她刮目相看。就这样,常常一块在街头漫步,有时去林荫路上逛游。

  

  几个月过去了,梓睿慢慢的发现箫骞变了,首先是她的个性变了,少了小孩子泼辣无羁,多了少女的腼腆羞涩;还有就是没有了过去的胸无城府,内心变得深邃了;过去看他是目光游弋,现在神情专著,明亮得像玉泉般的眸子变得有些粘,总爱盯着一个地方沉思。他问道:“箫骞,干嘛这样盯着我?有什么不对吗?”提醒她几次,她似乎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没,没有呀。”脸红红的,好半天晚霞才从粉嫩的面庞消退。

  

  原来箫骞爱笑,不管什么时候,一开口就笑靥如花,有时笑得珠走玉盘,花枝乱颤。现在她的笑变得那收敛含蓄,嫣然莞尔,让人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阳春三月,一片生机盎然。 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到处可以看到踏青的人群,三人一群,五人一簇。有的面露观光风景的喜悦,有的显示祭奠亲人的虔诚。箫骞紧紧依偎着梓睿在绿草如茵的田野里珊珊漫步。她似乎有心事,便问她怎么啦,她总是摇摇头。再问她,她轻轻地说“真是傻哥哥。”梓睿说回去吧,她总是说“还早呢。”她叹口气“我就想永远和你走下去,没有天黑。”梓睿的心像被闪电击中,全身在震撼。

  

  箫骞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小丫头。她有了心事,并且会隐藏心里的秘密。她的心事再清楚不过了,梓睿很激动,木纳的没有什么言辞表达,只能把她死死地拥在怀里。她抬起头来,眼角挂着两颗晶莹泪珠,全身在抽搐。不知是伤心而哭,还是喜极而泣。她喃喃地说:“哥哥,我爱你!”梓睿惊喜,而又迷茫,毕竟大她二十岁啊。这是典型的忘年之交,忘年之恋。沉思良久,萧骞幽怨地对他说: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梓睿摇头叹息。箫骞却抓住他的手,”哥哥,哪怕你一百岁,我也爱你。哪怕我们相爱的时光只有一天,是我真正的享有,我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哪怕你今天爱我,明天去世,我就把你葬在这座小山下,每年这一天我都来叩拜你,哭泣你。“梓睿紧紧地抱着萧骞。5aigushi.com

  

  夕阳,日暮,倦鸟,归巢 ;爱恋,拥抱,情景,交融。他们忘了下山,不想返回。 残月如钩,风啸寒露,箫骞和梓睿依然相拥而立,彼此能听到心在跳动,相互理解到对方在呼唤“爱你,永远爱你!”

  

Tags:

本文网址:/wangwen/nan/15704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