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龙树

时间:2019-01-31 15:51来源:故事会 作者: 薄希鹏

  王家沟有两个媳妇,上山采蘑菇时发现有一棵大松树,树盘伏着,树身有几人高,三四人合抱那么粗,从远处猛一看,就像一条飞龙迎面扑来,那厚厚的松针就像一片片绿云,隐托着龙身。更让两个媳妇啧啧称奇的是,她们发现不管站在哪个位置,这“飞龙”总是像正冲她们飞扑下来的样子。

  媳妇们回家后把这事儿一说,立刻就在村里传开了。

  有个叫王老黑的财主,听说此事后第二天就上山去看,也惊得合不拢嘴,他断定这准是一棵龙树,是个宝贝。

  王老黑这家伙平时眼黑手黑心更黑,仗着自己是本县知县的舅子,在村里横行霸道,还硬把村周围的山林地头也给强行占了八成去。所以他下山后,立刻就去县城找做知县的姐夫,把这事儿告诉他。

  王老黑对姐夫说:“我打算把这棵龙树进贡给皇上。你说,皇上一高兴,能赏我什么?会不会赏我个尚书做做?或者……”

  王老黑话才说到一半,他那个当知县的姐夫就哈哈大笑起来:“你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佬!皇上的御花园里什么东西没有?哪会稀罕你一棵松树?它就是长得再像龙,也不是真龙。嗨呀呀,你还是快回家去过自己的清静日子吧!”

  可王老黑不死心,第二天死皮赖脸地硬把当姐夫的知县拉去了山上。

  谁想,知县上山后还没走到松树跟前,只远远一望,看到那胜似飞龙的树影,心里就猛吃了一惊:果不一般哇!他于是立刻传画匠上山,把这棵龙树画下来,派心腹手下快马加鞭将奏章直送京城。

  皇帝在金銮殿上拿到奏章一看,果然龙心大悦,说:“看这画倒是个神物,不知是否真的如此?”皇帝下旨叫来人快马回去,命王老黑仔细看护这棵龙树,不许少了一枝一针。随后,他又挑了二十个御园匠师,点了一千个护树御林兵,一行人浩浩荡荡赶往王家沟,要把这棵龙树挖回去,移到御花园里。

  王老黑接旨,欢天喜地。

  做姐夫的知县叮嘱他说:“你别高兴得太早,千万得小心护着这棵龙树。要知道,它关乎皇上的气运,万一有闪失,你的脑袋就别想保住了。”

  王老黑于是便把家里所有的下人都派去了山上,日夜看护着龙树,他自己也一天几趟地上山去看,兴奋地在脑子里做着升官发财的梦。

  可谁知才过了两天,一个下人就慌慌张张地来给王老黑报告,说龙树上发现有毛毛虫。王老黑一听急得直跺脚,连忙上山去看,果然看到树上爬着不少虫子,不但浑身长毛,而且色彩鲜艳,样子很吓人。

  王老黑立刻慌了手脚,吩咐下人说:“快搭梯子,抬水来,上去把虫子冲掉。”

  下人当然不敢怠慢,赶紧抬水的抬水,搭梯子的搭梯子。等梯子搭成了,水也冲了,可虫子根本就冲不掉。王老黑于是又赶紧让洒药,不料药一洒上去,虫子反而更多。

  这下王老黑傻眼了,没办法,只好叫下人爬到树上去,用手死抓。可这又有什么用?虫子越长越多,很快就在树上结成了一张厚厚的粘网。

  这时候,周围的树都开始一棵棵相继枯黄死去,王老黑见了真是心急如焚。

  王老黑的心腹管家一看,脑子一转,给王老黑献计说:“老爷,要不用火烧试试?”

  火烧这个法子,是当地人对付虫子常用的土办法,可王老黑这会儿一听,张嘴就骂:“你安的什么心?想送我去死啊?这是要给皇上的龙树,别说一根枝条不能少,就连一块树皮也不能掉!”

  那管家被王老黑一骂,立刻缩回了头,再也不敢吱声。而王老黑呢,一时也实在没辙,只好灰头土脸地先下山去。

  王老黑前脚刚进家门,一个家人后脚就“咚咚咚”地跟进来,报告说:“老爷,从秀才要见您,说是为那棵龙树的事。”

  这个从秀才叫从云,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待人也和气,所以平时村里人有动笔弄墨的事,都愿意去找他,从秀才总是有求必应,而且不拿一分酬银。可王老黑却不然,他从来不把从秀才放在眼里,连走对面都懒得和他说话。

  但此刻,王老黑一听从秀才是为龙树的事来的,哪还管得了别的,忙说:“快请!快请!”

  从秀才进得门来,王老黑又是给他让座,又是吩咐上茶,急急地问:“从相公可有什么法子?”

  从秀才看着王老黑,说:“老爷,这棵龙树象征着皇上的洪福,关乎国家的气运,这可不是小事啊!树真要死了,皇上定会要了您的脑袋。本来明明是一件好事,现在可成一场大祸了。”

  王老黑摸着脑袋连连点头,心想:这穷酸秀才怎么竟和我姐夫说得一模一样?

  只听从秀才又说:“老爷,我倒是有个法子,能帮您消灾。只是……您得花银子。”

  王老黑心里也想到这一层了,急着问:“得花多少?”

  从秀才说:“您得归还这些年您占的村里人的地,免了他们的租银。”

  王老黑一听,脸立时就黑了下来,他“咚”地一下站起,手指着从秀才一声喝令:“你……”王老黑想把从秀才赶出门去,可一个激灵他打住了:眼下要紧的是保住龙树啊!于是只好咬咬牙,跺跺脚,狠狠心说:“好吧,我答应你。”

  从秀才见王老黑点头,就立刻跑出门去,把消息告诉村里人,大家一听,都高兴坏了。然后,他又对王老黑说,让他今晚放心睡觉,明天早上再上山去看,保证把虫子给治了。

  但是这一晚王老黑哪里能合得上眼睛,心里老猜测着从秀才会用什么法子来治虫。好容易挨到第二天大天亮,此时天上又是刮风又是下雨,雾蒙蒙一片,可王老黑等不及了,一步三滑地开门就往山上走。

  直到走近了,王老黑才看清,原本那棵龙树已经没了影儿,地面上留下一个焦黑焦黑的大树坑,坑里尽是雨水。

  从秀才已经等在那里了,他对王老黑说:“老爷,我已经让您的下人帮忙,把这棵龙树挖出来,一把火给烧了。”

  王老黑一听,又惊又急,吓得差点晕过去:这可怎么向皇上交代?

  可是从秀才却悠悠笑道:“王老爷,您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既然这龙树上的虫子越生越多,您没法对付,那就只有把它挖出来烧了完事。您可以去告诉您那个当知县的姐夫,就说您亲眼所见,这树果真是巨龙所变,原本是蛰伏在这里的,可昨夜随着一声霹雳,一道闪电,它冲天而起,盘旋而没。他若不信,我愿意去给您作证。”

  从秀才连说带比划,王老黑却气得直瞪眼:这种胡话,连小孩子也不信,能骗得了谁?

  从秀才劝王老黑说:“眠龙升天是好兆头,只要皇上心里一高兴,这事儿就能混过去。”

  王老黑拿从秀才没办法,只好急急忙忙去找当知县的姐夫,并且按着从秀才教他的,如此这般学说了一遍。

  知县一听,不由疑惑,皱眉道:“这世上难道还真有蛰龙的事儿?”

  事关皇上,他不敢怠慢,立刻赶到山上去看。一看,可不是!龙树没了,响雷劈出了一个大焦坑。知县脑子一转,立刻斟酌了一份奏章,说是“眠龙升天”系王老黑和从秀才亲眼所见,还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吉兆,是皇家的大幸。

  奏章送到京城,消息在朝廷一传开,大臣们立刻齐刷刷跪倒,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帝因为没能亲眼看到龙树,多少有些扫兴,但既是眠龙升天,他不好发作,只得叹口气,把奏章放到一边。

  事情总算对付过去了,王老黑因此而保住了性命,但是他升官发财的梦毕竟成了泡影,所以整天躺在炕上,茶不思、饭不想。

  就这样一晃过了七八天。这天,家人忽然来报,说从秀才其实并没有把那棵龙树烧了,而是在那天晚上悄悄叫了几个人一起,把树移栽到了别处。他们把虫子烧死后,如今那树又长得和从前一样了。

  王老黑听后简直气得要发疯,他从炕上一蹦而起,冲到从秀才家里,瞪了半天眼睛,才憋出一句话:“我告你去!”

  从秀才似乎早料到王老黑会这么做,他朝王老黑呵呵一笑,说:“慢着!老爷,皇上已经知道眠龙飞天是咱俩亲眼所见,您要再去告我,就不怕皇上治我们个欺君之罪吗?欺君之罪可是个大罪,一样要杀头的哟!”

  王老黑一听,顿时愣住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回到家里,他一头栽倒在炕上大病了一场,没多久就呜呼哀哉了。

  好一个“眠龙升天”的比喻,让一方百姓摆脱了苛捐杂税;好一个“欺君之罪”的理由,让贪心不足的地主老财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生活中不是缺乏机会,而是缺乏制造机会的奇思妙想和实践机会的深谋远略。

Tags: 龙树

本文网址:/minjian/15468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