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神镖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晚清时期,川西平原到川西高原一带,土匪辈出。贵重东西的运送和大人物的出入,必须要镖行来保驾才行。从成都府出青羊宫,一路西行,这几百里地,最出名的镖行是“卓叶青镖行”,生意很红火,因为他们有个镖头卓虎啸,有一手竹镖绝技,百米之内杀人于无声

  说起这卓虎啸,乃是老板卓叶青的亲侄儿,在他不到一岁时,父母被仇人杀了,卓叶青把他抱回家抚养,后来交给祖林寺一个和尚,让他跟着学艺。20岁时就做了镖行的大镖头。

  镖师是高危职业,提着脑袋挣钱。所以,一般开镖行的,大镖头都是自家人。也因为有了这硬功夫,才敢开镖行。

  卓虎啸护的镖,少说也有上百次,从没有失手过,走过水。因此卓叶青镖行在同业中,有着很高的声誉。

  据说,这卓虎啸的飞镖手艺,是绝无仅有。他身上带有一百只飞镖,全是用百年老竹做的,磨得比钉子还尖锐。上面用篆文刻有三个小字:卓虎啸。那竹镖,轻且锋利,来如闪电,无声无息。他一般是同时抛发三只,一镖进喉,一镖进胸,一镖进额头。中者无不当场流血而亡。

  卓叶青镖行的名声在外,方圆几百里,常有人来请。可是,镖行接了单,从不让大镖头出面,这叫保暗镖。因此,尽管卓虎啸名声很大,但没有几个人见过他本人。这人长得高还是矮,胖还是瘦,不得而知。大家只是心里明白——让卓虎啸出面,事儿放心了。当然,卓叶青镖行的保费,要比其他镖行高出一两成。这也是一分钱一分货,掺不得假的。

  二

  这次,卓叶青镖行接了个怪单——这单不是保货,而是保人,保一个女人。女人长得如何?不知道,因为来要求保镖的人只是出示了一张女人的画像。那时,虽然有了照相机,但并没有在民间流行。民间就用画师画像,效果一样。来人是个六十出头的老人,一脸的慈祥,白头、白眉,就像一只白头翁鸟儿。他说只要把这个女人安全送到成都府天回镇就行。镖银当面付清,白银二百两。这已是相当的高价了,比其他镖价高得多。看来人家有钱,出手大方。

  接了镖,约了出发时间,卓叶青镖行的人就上了路,他们打扮成各色人等,在暗中保护,既然保的是暗镖,镖行就没有人出头露面。

  至于卓虎啸,更是不和人同行,打扮成什么样子,无人知晓。

  被保的是个女人,而且是个漂亮的女人,卓虎啸记住的是这漂亮女人的额头上还有颗美人痣,长在眉间。除此之外,他也是一无所知。轿子前也是他们镖行的镖师,周围是镖行的趟子手,只是被保的人不知道罢了。他们的身份被掩盖了。连本镖行的镖师们,此刻也不知道,他们的大镖头是否和他们在一起。

  出发地是六顶山的胡家祠,目的地是成都府的天回镇。一出门向北,就要过三郎镇。这三郎镇当时是很大的古镇,是川藏间的一条必经之道。路是驿道,宽三尺六,石子路。离三郎镇几里路,有片松树林,很出名,但也很恐怖,时常有人在那儿打劫。这片松树林,有几百亩,黑黢黢的一片,收不尽眼底。因此,它成了打劫者最好的藏身之地。

  果然,轿子还没到松树林,就从松树林里飞出三颗松果,砸在轿子前。轿夫只好停下了轿子。那时打劫也分文打和武打,文打的人先下帖,这帖当然不是请帖,而是各路土匪的报号。比如这三颗松果,就是人家绰号“三棵松”的报号,意思是我是三棵松,在此打劫,朋友请让路,好处大家得。如果商量得妥,两方不伤和气。镖行按规矩,留下一定的钱财,也就可以顺利通过。

  但是,报了号的三棵松并没有得到回音。如果对方是行家,就会出来答话。

  打劫不过是为了财,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劫镖杀人的。只要留下足够的钱,就会让人过去。但是对方不答话,意味着不懂或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就会由文劫变成武劫。这不,松树林里就钻出一伙人来,为首的长得黑大粗壮,手里拿着柄长槍,吼道:何方圣神,敢不理我三棵松?

  话还没落地,一只竹镖飞来,打在他的槍尖上,只听得“铮”的一声,他手拿的槍居然抖动了一下。四周一回望,并没有发现什么地方有人在朝他打镖。

  黑大汉并不粗心,而是小心地拾起了竹镖,见上面三个小小的字——卓虎啸,就黯然离去,一声呼哨,所有人就进了松树林。

  轿夫继续抬轿,朝北路进发。

  这卓虎啸三个字,有多大的威力?可见一斑。

  窑子岩在文景江畔,路在江边,有10里长全是悬崖,路是在悬崖上凿出来的栈道。因此,一不小心就会跌下江去,粉身碎骨。

  轿夫到了这里,就得把轿中的人放下来,由一人背着,另两人抬空轿,另一个轮换着背人。被背的人仍然是用盖头盖着,只能从轮廓上见到她的身影,是个身段婀娜的女人。

  在悬崖栈道走了一半,山顶上吹起了牛角号,呜嘟嘟的,让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你不停下来也不行,因为路已被从山顶用绳子吊下来的人挡住。

  来人并不显得凶狠,因为他们胜算在握。这儿插翅难逃,除了听他们的,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四个轿夫停了下来,当然也包括那个被背着的女人。

  这时为首的长须汉怪叫道:“懂事的,留下镖物,不伤尔等性命!”

  前后的镖师们都紧张起来,他们有的打扮成山民,有的打扮成商贩,有的打扮成道士,有的打扮成猎手。

  但没有人出头来招呼。

  长须汉大怒,就扑向背女人的轿夫。

  在弹指一挥间,发生目不暇接的事,让所有的人目瞪口呆——

  一是那轿夫突然把那女人像东西一样挥舞起来,女人和那盖头就像风筝一般,飘向几十丈深的文景江。那是镖呵,损失了,镖行就得赔,但人是无价的,赔得了吗?这卓叶青镖行也就算栽到家了。

  二是那轿夫突然挥手,就有一串镖打出,长须汉等几人,咽喉全中镖,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三是那轿夫随之飞起来,跳下悬崖,居然把正在下落的那女人抓住。放缓她下落的速度,而且这人还从悬崖上折了一截树枝,当两个落下江水,就站在树枝上,树枝成了独木船,漂向江心。轿夫还抱着女人呢。

  岸上的人真的不明白,但卓叶青镖行的镖师们有一点明白了,那个永远神龙不见首尾的卓虎啸,就是那个轿夫,他们的大镖头。

  经历了这场生死战,到了天回镇,交还“镖物”。这时,那个白眉白须的老头儿才出来。就在他要和卓虎啸道谢时,卓虎啸突然射出一竹镖在老者的咽喉上,老人在临死前指着卓虎啸说:“你、你、你是——”

  卓虎啸不说什么,一挥手,用腰刀砍开那个被保的镖物,就是那个美丽的女人,居然没有流血,女人就变成了两半截。所有人都惊讶——这哪里是女人,而是个女人形状的木偶,穿着女人的衣服罢了。它的躯体内,装的是黑黢黢的鸦片!

  卓虎啸掏出腰牌,原来他还是成都府衙的侦探。

  连他身边的几个趟子手也是和他一样的身份。

  卓虎啸全家被杀,原因就是他父亲也是鸦片贩子,那时节川土是有名的鸦片,特别是川西高原一带,气温和土壤正适合种鸦片。很多人都从种鸦片和贩鸦片上发了财。由于利润大,所以常发生内讧,卓虎啸的父亲就是在争夺鸦片的斗争中丧生的,因此他恨透了鸦片。他在祖林寺学艺时,就和官府悄悄进行了密谋——替官府打入鸦片巨商里面,查清他们的底细,然后一网打尽。

  回到卓叶青镖行,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和一个鸦片巨商认识。这人就是他父亲生前的合作伙伴,那个白眉白须的老人,真名叫李德林,只是人们只听说过一个叫白头翁的大毒枭,从来没有见过其人的真实面孔。

  李德林要把六顶山的上等鸦片运入成都府,沿途要经过很多关隘,不仅官府不许,土匪也抢劫,常常也是运出十分,到货的只有一两分。不得已,他才想到请卓叶青镖行来运货。

  只不过,卓虎啸从背着的女人,早弄清了事情的原委。那本就是没有体温、没有肌肉的木偶,怎能骗得过他的感觉?

  卓虎啸做不成镖师了。他回到成都府,继续做他的侦探。

  从此江湖上没有了神镖卓虎啸,但官府却多了个能干的侦探。

Tags: 神镖

本文网址:/minjian/15468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