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灯官

时间:2019-01-15 09:43来源:故事会 作者: 张国心

  话说在北国松花江边有个古城,明清两代朝廷都在这里造过战船,所以叫“老船厂”。这里民风古朴,每年元宵节前后几天,扭大秧歌的、踩高跷的、耍龙灯的一拨接一拨。最引人注目的,要数“灯官巡察”这一风俗。灯官是“灯官巡察”的主角,历来都由乞丐头王干饭担当,他穿着花花绿绿的“官服”,嘴角画黑胡,鼻梁涂白道,在轿子里正襟危坐,一会儿吆喝一会儿唱,身边还坐着男扮女装的“官太太”,搔首弄姿,眉来眼去,动不动还在灯官的老脸上亲一口,令人忍俊不禁。轿前轿后簇拥着“衙役”,高举执事牌,上面写着“灯政司”“回避”“肃静”“天下太平”等大字,鸣锣开道,看热闹的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这年正月十六后半夜,王干饭“任职”期满,回到破庙,见小八蛋和几个小叫花子正在咬牙切齿咒骂不绝,问是为啥,小八蛋说:“兴隆杂货铺李掌柜早早夸下海口,说他老婆生儿子的话,赏我们一人一个雪花大馒头。这七八个月我们见庙就进,没少在菩萨面前帮他求子,结果他老婆真生了个胖小子,我们今天去讨大馒头,他却坐蜡了,只给了我们一人一个小元宵。”

  “坐蜡”是老船厂的方言,意思是说话不算,自食其言,是讽刺挖苦话。王干饭在老船厂行乞的年头很多了,谁好谁孬都在他心里,他早就知道李掌柜是铁公鸡一个,听小八蛋这一说也很生气,就说:“叫他等着,我非治治他不可!”

  一年的光景转眼就过去了。新年刚过,王干饭又去讨饭,他来到一家叫福源的糕点铺,掌柜的是个好心人,大过年的,啥话没说就给了王干饭一大包糖馅元宵。王干饭非常感激,说:“掌柜的,你今年多做五百个元宵吧!”掌柜的笑着说:“那怎么卖得出去?元宵不像其他糕点,过完十五谁买?”王干饭拍着胸脯,说:“听我的,保准没错!”

  元宵节到了,这是一年里王干饭最荣耀的时刻。浩浩荡荡的“灯官巡察”队伍走在城中大街小巷里,每到一家商号大门口,他就扯着嗓门唱:“正月里来正月正,正月十五挂彩灯,哪家不把彩灯挂,本官罚他不留情。”听到唱声,准会有主人跑出来,真像见到朝廷命官一样,双手作揖,百般恭维,满嘴都是好话,之后笑哈哈地赏出几文钱来。

  这是古时候传下来的习俗,图的就是一个快乐吉祥。

  灯官虽然嘴里吆喝着罚啊罚啊的,那只是在制造欢乐气氛,历来就没见“上任”的灯官罚过谁。

  正月十六,是灯官“上任”的最后一天,晚上,“灯官巡察”的队伍走过七街行过八巷,兴隆杂货铺出现在了眼前。高墙大院,朱漆大門,一对大红灯笼在门楼上高高地悬挂着,好不阔气,可是灯笼却没有光亮,里面的蜡烛没点燃,门前一片昏暗。

  王干饭喝道:“是谁家挂着两个不亮的灯笼?也太不把本官放在眼里了,本官定罚不饶!”

  听到喊声,杂货铺李掌柜屁颠颠地跑出来,见两个灯笼都灭了,也十分纳闷,赶紧说好话:“刚才还亮得好好的,谁知转眼就都灭了,还望灯官大老爷宽宏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这就点着。”这已给足了灯官面子,要是往常,这事也就过去了,顶多再赏两个小钱罢了。然而今天,灯官王干饭却不依不饶,唱道:“正月十五彩灯亮,你家灯灭为哪桩?本官执法不留情,重重罚你可冤枉?”

  灯官要罚李掌柜,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新鲜事,看热闹的人都情绪高涨,再加上这李掌柜平时缺斤少两,人品不太好,人们就都跟着叫好起哄:“罚,一定罚!”“灯官威武!”

  要是平常日子,李掌柜可不吃这一套,他会指使人把叫花子赶走,但今天是正月十六,张灯结彩图的是吉利,如在众人面前翻了脸,不但会落下话柄,坏了名声,还一年晦气。于是他连连说道:“认罚,认罚,不知灯官怎么个罚法?”

  王干饭说:“你家灯不亮,都怪你家蜡烛不好,罚你两根蜡。”

  李掌柜觉得灯官很给面子,就叫人拿来了两根蜡给王干饭,可灯官却不接,说:“我罚你的不是这一般的蜡,是两根二十斤的大蜡。”

  李掌柜为难地说:“我上哪弄二十斤的大蜡?也没地方买啊!”

  “你买不到可以自己做啊,你不是能‘坐蜡吗?”

  李掌柜知道王干饭的话里有话,但在这场合也不能计较,就央求灯官能不能换个罚法。王干饭“通情达理”地说:“既然你不肯‘坐蜡,那就罚你五百个元宵。”

  李掌柜明白了,今天灯官是故意和自己过不去,让自己难堪,现在已经是正月十六了,哪个点心铺还会存五百个元宵?如果拿不出来,就会叫人笑话自己抠门。正在迟疑,王干饭追问道:“你是认罚不认罚?”

  看热闹的人又跟着起哄,人群像开了锅,都想看李掌柜的笑话。李掌柜没有选择余地,只好连连应允:“认罚认罚,我挨个点心铺去买,一定买足五百个元宵!”他心疼钱,但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福源糕点铺离兴隆杂货铺不远,掌柜是个实在人,他觉得王干饭异人有异相,信了他的话,今年多做了五百个元宵。眼看正月十六都过去了,还有四百多个没卖出去,他正在后悔不该相信一个要饭花子的话时,就有人风风火火地来买元宵,一个不剩,全包了。救场如救火,杂货铺李掌柜非常感激福源糕点铺,关键时刻救了他一把。

  夜过子时,圆月高悬,“灯官”王干饭脱下戏服,回到了破庙里,和一帮叫花子煮元宵吃。王干饭拍了拍小八蛋的脑袋,说:“好样的,干得不错。”

  显然,兴隆杂货铺门前的灯笼,就是小八蛋给捅灭的呀!

Tags: 灯官

本文网址:/minjian/15449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