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 

旅馆中神秘死亡的母女

来源: 作者:

  旅馆中神秘死亡的母女

  接到通知说青州市发生了命案,我们立刻前往现场。马支队长说,今天中午,有人报案,说这间旅馆的老板娘被杀害了,经确认这确实是一起命案,两名死者,是这间旅馆的老板娘葛凡和她的女儿于婷婷。那是谁报案的呢?我问。是今天中午将近一点钟,一对大学生情侣来这里开房。马支队长说,因为是熟客,所以知道小窗口是老板的吧台,于是就敲窗,没有反应,结果发现房门其实是虚掩的。进去一看,就见两人死在房间中央的床上。

  现场位于一排门面房的二楼。二楼的第一间,就是中心现场的位置。我和同事大宝沿着旅馆的走廊走到另一端的尽头,有一间自建的小屋,小屋里放着一台高温消毒的机器和许多毛巾。楼梯口有监控摄像头吗?同事林涛问。马支队长摇摇头,说:这一带几乎都没有监控摄像头。

  中心现场是个很狭小的房间。从防盗门进去后,看到的是一个放在门口的矮柜,矮柜上方放着一把水果刀。我小心地捏起水果刀左右看了看,没见什么异常。小窗户的旁边桌上,摆放着一台电脑,屏幕是黑的。我动了动鼠标,桌面显现出来,是一个播放器的界面,正在播放电视剧,不过被点击了暂停。书柜上倒着一块木板,上面钉着几排钉子,木板附近凌乱地掉着一堆钥匙。显然,这是个挂房间钥匙的木板,因为搏斗,导致木板倒伏。从收银房间外面看,小窗是被一个窗帘遮住的。但从里面看,才知道窗帘并没有被拉起来,而是因为有打斗现象,窗帘上方的罗马杆被拉断,一端吊在屋顶,一端垂在半空,窗帘滑落正好遮住了小窗。

  两具尸体平行躺在大床上。老板娘葛凡穿着一身黑色套装,仰卧在大床的床头。她七八岁的女儿仰卧在她身侧一米左右的位置,面部盖着一条毛巾。办公桌的侧面柜子上,还挂着一把钥匙。我转动钥匙,打开了柜子,见柜子里是一个小小的保险柜。可想而知,旅馆的日常营业额就在这里了。我招呼了一名技术开锁的痕检员,打开了这个保险柜,里面有两捆百元大钞,还有一些零散的钱。可见,保险柜并没有被人动过。

  力量悬殊

  接着我们前往殡仪馆进行尸检。衣服一脱,少了衬衫领口的遮挡,死者葛凡的颈部可以看到几处皮下出血。死因出来了。大宝说,尸体的窒息征象还是很明显的,现在看又有颈部损伤,死因基本明确了。我点头认可,除了颈部的损伤,其他部位没有发现明显的损伤。

  居然没有约束伤!马支队长说。说明这个凶手的控制力很强。我说,因为体力悬殊,他可以轻易控制被害人。可是,他是怎么控制被害人的?马支队长问。

  我沉吟了一会儿,突然想到死者胸口的一块出血,说:把尸体翻过来,我们检验一下尸体的背部。死者的双侧肩胛窝内,都有明确的出血痕迹。肩胛窝位于肩胛骨和后肋骨之间,不可能直接受力。只有在身体被力量压迫的情况下,因为肩胛骨的上下活动,引起这里的出血。可见,我眯着眼睛说,死者是被人用膝盖顶住了胸口,然后扼死的。肩胛窝的出血提示死者有过剧烈的挣扎,但是因为这一顶一扼,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和葛凡的尸体一样,于婷婷的损伤也集中在颈部,尤其是颈部舌骨、甲状软骨的粉碎性骨折,更加确信凶手是一个力量很大的男人,这个八岁的女孩肯定不是凶手的对手。在尸体解剖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死者双手的异常。死者的几个乌黑的指甲中间,有白色的横线,这显然不是正常的现象。这是指甲有翻折的迹象。死者的指甲为什么会翻折?我问。 说明她在用力抓什么东西。难道是在抓凶手?大宝说。

  对!我说,小女孩是有反抗动作的。说明凶手在杀害其母亲的时候,她进行了反抗。只不过她根本不可能阻止得住凶手的攻击。这个现象明确提示我们,凶手杀害葛凡的时候,于婷婷是没有人控制的。

  既不谋财也不谋人

  尸检结束后,我们去专案组进行了汇报。现场是不是有激烈搏斗的痕迹?邢斌局长问。我说:我们进入现场的时候,会觉得现场有打斗的痕迹,其实再次观察现场的情况,根本就没有打斗。

  林涛说,我们通过现场勘查,现场的鞋印很简单,不符合有打斗的痕迹。邢斌局长说道,听说谋财和谋性都不太像,现在我们主张是因仇,不知道对不对?我不同意因仇的观点。我说,首先,凶手选择杀人的时间是上午,不是寻仇的好时间。其次,凶手没有携带任何作案工具,难道他就这么自信可以杀死两人?再次,现场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一把水果刀,但他为什么不用刀,而选择了徒手?排除了谋性和谋财,没有准备的谋人,就是激情杀人。大宝补充道。

  谁会激情杀害一个旅馆老板娘呢?我自问自答,只有房客!老板娘的电脑上,正在播放电视剧,但是为什么现场电脑的播放器暂停了?只有老板娘自己点击了暂停。如果突然遇到了危险,怎么可能还来得及去点暂停?而如果是有人来找的话,就会下意识地先点暂停,再和别人说话。也就是说,凶手和老板娘其实开始是和平谈话的。主办侦查员说。我点点头,说:凶手的情绪是有个渐进的过程的,先是平稳,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激怒,从而杀人。

旅馆中神秘死亡的母女

  第二天一早我们决定再去仔细看下每个房间。这些房间怎么打开啊?我问。主办侦查员说:这只是个小旅馆,采用的方式是,来人的时候老板娘帮助开门,钥匙不交给房客。因为小旅馆不收押金,这样做可以有效防止房客拖欠房费。也就是说,平时所有的钥匙都挂在这块木板上?我指着现场倒伏的木板说。对。还记得吗?我说,我之前说过,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堆钥匙里少了一把,而那一把,就是凶手所住的房间!

  大家可能觉得我说得有道理,于是拿起那一堆没有标注房间号的钥匙,开始从第一个房间试起。整整花了半个多小时,大家终于把每把钥匙对应的房门都找清楚了,唯独少了213房门的钥匙。

  多余的毛巾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家看看,每个房间,有没有哪个房间少了毛巾。对啊。大宝说,中心现场于婷婷面部盖着一条毛巾。显然是宾馆常用的毛巾。都检查过了,房间的毛巾一条也没有少。林涛说。会不会,老板娘就是拿了一条多余的毛巾,放在中心现场的?马支队长插话道。多余的毛巾。我说,现场矮柜毛巾都挂满了,不应该再拿一条过来的。我转身跑向走廊尽头的阳台。我竟忘了阳台上有个清洗房,那里面,尽是毛巾。

  我拿毛巾一条一条地仔细观察。果然被我找到了!那是一条有一些浅血迹的毛巾。我们知道小女孩去抓凶手连指甲都翻折了,还能不把凶手抓伤?我高兴地说,我们又疑问,为什么凶手不拿中心现场的毛巾,而跑到远处拿毛巾?原因就在这里。凶手离开的时候,只是想擦一下流血的抓伤。于是,从消毒房拿了一条毛巾擦血。

  我接着说:可能是血迹当时没有完全止住,也可能出于其他原因,凶手又带了一条毛巾走,走到现场时,可能看见了小孩的尸体,心有不忍,给她盖住了颜面。

  恻隐之心暴露真相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就得到了好消息:第一,盖住于婷婷面部的毛巾上,果真发现了潜血痕迹,并且检出了一个和阳台消毒柜里带血毛巾的DNA一致的基因型。第二,侦查员很快排查出一个名叫黄旗亚的男子。

  黄旗亚是青州市人,按理说,他不应该住旅馆,他住旅馆的惟一理由就是嫖娼。2012年6月1日,黄旗亚中午就来到熟悉的旅馆开好了房间。下午时分,他找到了一个卖淫小姐,小姐以最近治安不好,拒绝跟黄旗亚到他开的房间交易。无奈之下,黄旗亚只有跟着卖淫小姐到她的住处进行了交易。6月2日晚上继续留宿在卖淫小姐家里。

  6月3日上午,黄旗亚想起自己还有好些物件留在旅馆,于是返回旅馆。老板娘说他1日开房,3日才退房,要付两天房费。黄旗亚则认为他没有在这里住,怎么可能还补付一天的房费?没有谈拢,老板娘就拒绝为黄旗亚开房。黄旗亚一气之下,把手伸进了小窗户,想通过拽窗帘的方式泄愤,没想到仅轻轻一拽,窗帘杆就断裂了。老板娘一气之下骂了起来。这一举动激怒了黄旗亚,他冲上前去,掐住老板娘的脖子,把她按在床上直到一动不动。杀人杀红眼的黄旗亚此时也感觉到了于婷婷对他的抓打,于是反手把于婷婷按在床上掐死。

  杀完人后的黄旗亚因为不知道取下钥匙的技巧,所以在取钥匙的时候带倒了钥匙板。他拿出了自己的东西。走出房间,黄旗亚感觉到了自己胳膊上的疼痛,才发现自己的胳膊在流血。他走到阳台拿了条毛巾擦拭后,扔进了消毒柜。胳膊还是很疼,他下意识地又取了条毛巾逃离现场。可是走到门口时,他看到了于婷婷的尸体。这一刻,黄旗亚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他把毛巾盖在了于婷婷的脸上。

  黄旗亚万万没有想到,那把被他下意识揣进兜里的钥匙出卖了他。

  (文/法医秦明 据《清道夫》)

Tags: [db:关键词]

本文网址:/lishi/cq/15628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