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专题 > 

满架蔷薇一院香

来源: 作者: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当我第一眼看到杜旭的时候,我想到的就是这首诗。闲适、清凉、优雅,就像杜旭给我的感觉。    

01    

那年的中考让我活活蜕了一层皮。但无论如何,我终于考入了本市最好的高中。入学报到那天,父母把我送到班里,然后在教室门口拉着班主任热情地聊天。三个人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我在一旁干站着无聊至极,只好打量着楼前花园里的景致。    

学校的花园很漂亮。虽然很小,却有青青修竹、潺潺流水,以及很多我叫不上名字的颜色素雅的花。但那一架从花廊顶上瀑布似的垂下来的蔷薇我还是认得的。    

就在我看到那架蔷薇的时候,杜旭走进了我的视线。    

杜旭实在算不上好看的男生,吸引我的,是他那种温和、宁静的气质。像这样额头光洁、目光平静的男生,我还是第一次见。特别是他那温和的神态,如同一杯绿茶那样微凉而清香。总之,当杜旭从一架蔷薇后面走出来时,我觉得他与这个典雅的小花园那么贴切地融合在一起,简直有古诗的意境。    

杜旭是本届中考的榜眼、名人,而且是我们隔壁班的,所以没几天我就知道了他的名字。我从小就特别崇拜学习好的男生,仿佛学习好,内心就很强大似的。于是,杜旭当之无愧地成了我的偶像。后来又听说他的书法也很棒,一手圆润的隶书,让书法协会的老先生都对他称赞有加。我不禁想,他那种温和的气质,肯定是得了三分隶书的魂魄。    

很长一段时间,我跟杜旭没有任何接触。我们学校的校风非常严谨,每个人都以学习为第一要务,以考大学为终极目标,个个目不斜视、心无旁骛。并且,在我们那座小城里,“男女之防”还是很受重视的,彼此多说一句话都怕遭人非议,早恋的最高形式也就是递递字条。    

我当时还没有花痴到给杜旭递字条的程度,但我也会用其他的方法接近他——女孩都有这种小心思。我的一个初中女同学跟杜旭分到了一个班,而且恰好坐在他前面。每天上午大课间的时候,我都会去找那个同学聊天,聊天的时候,我会趁机瞟上杜旭几眼。    

真的,只要看到他,我就会觉得这一天很充实,没有白过;如果没有看到他,到了下午,我一定会再找机会过去。    

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我们居然有了接触。其实也就是大家在一起讨论英语语法、化学方程式之类的,纯洁得很。那段日子,因为有机会跟他说话,我觉得每一天都阳光灿烂,生活充满了鸟语花香。    

02    

高中的第一年很快过去了。夏天蔷薇花开的时候,我们升入了高二,高二开学一周后就要文理分科,重新分班。这可是让我跟他在一个班里读书的大好机会,可是,我不知道他会怎么选择。我的物理成绩惨不忍睹,因此我只能读文科了,可他呢?他的成绩那么好,读文科、理科都可以。万一他读理科怎么办?我仍然可以每天跑过去假装聊天。可万一我们的教室被调换了,不再是一墙之隔,如果我每天都从走廊的这头跑到那头去聊天,别人会怎么看?整个暑假,这一连串的问题都在困扰着我。我想了又想,最后决定去找他谈一谈:如果他选择文科,那最好不过;如果他选择理科,我也会选择理科,争取跟他分到同一个班级。    

可要怎么跟他谈呢?当着别人的面问这个问题太露骨了,只能单独谈。于是,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设计这次浪漫的谈话,又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积聚勇气,在第三天的大课间,我走到他面前说:“这是上次你向我借的英语习题册,拿去看吧。”说完,把书塞给他,头也不回地跑了。    

钱锺书老先生说过,男女之间借书是件很微妙的事情,因为借了必定要还,一借一还就可有两次接触。不过我可等不到杜旭还书的时候,我直接在书里夹了一张小字条(我还是给男生递字条了),上面写着:日落西山头,人约蔷薇后。    

接下来的两节课,我的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我揣测着杜旭的反应,脸色阴晴不定,同桌还以为我身体不舒服呢。    

中午放学时,我在走廊里碰到他,他对我报以羞涩的一笑。这肯定是他答应赴约的表示,我一步三蹦地回家吃午饭去了。    

那天下午的自习课很长,我做完了所有该做的习题,背完了所有该背的例句,甚至还写了一篇作文来练笔,可还是没到放学时间,我的心都快焦了。终于,放学的铃声响起,我故意磨磨蹭蹭地收拾书包,等所有人都走了,便像贼一样悄悄地溜到花园,躲在蔷薇架后面。

Tags: 故事会

本文网址:/gushizt/15753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