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玩刀人

来源:故事会 作者:佚名

  光哥开了一家面馆。这天他正在里间算账,一个服务员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说:"光哥,快去看看吧,三号包间有人吃霸王餐。"

  光哥过去可是混社会的,没少吃霸王餐,现在竟然有人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他气冲冲地奔向三号包间。包间里有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看样子已经喝高了。

  光哥斜着眼问:"是不是不想埋单?"

  "没错!"一个刀疤脸霸道地说。

  光哥耐着性子问:"吃饭埋单,天经地义,凭啥不付账?"

  刀疤脸"嗖"地抽出一把刀子,说:"凭啥?就凭它!"

  光哥笑了:"哦,玩刀呀,这都是我玩剩下的。"说罢,他也"噌"地抽出一把。

  几个年轻人一看,有点傻眼了,这是一把瑞士军刺,刀中极品,看来碰到硬茬了。包间里顿时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一触即发。

  忽然,刀疤脸哈哈大笑道:"既然大哥也是玩刀人,那咱比试比试如何?"说完,他还挑衅地挤挤眼。

  光哥也是极要面子的人,岂能认怂?他当下就说:"好吧,你说,怎么个比法?"

  刀疤脸拍拍脑袋说:"很简单,你在我脑袋上动刀。"

  光哥摸爬滚打多年,知道这一套是唬人的,便说:"好,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让我在你的脑袋上动刀,我也不能小气,也赌上自己的脑袋,这样才公平。"

  比试开始了,光哥首先伸出脖子,把那大脑袋伸到刀疤脸眼前,挑衅地说:"好了,煎炒烹炸随你便。"可等了半天没动静,光哥冷笑道:"怎么,怂了?既然这样,你可就输了,埋单吧。"

  刀疤脸气定神闲地说:"大哥,现在是和谐社会,咱就是在脑袋上动刀也得文明动刀,过去打打杀杀那一套可行不通了。"

  光哥有点不耐烦地说:"直接一点,怎么个文明动刀?"

  "很简单!"刀疤脸说,"咱就比试在脑袋上削面,看谁的刀法精准。"

  光哥心中暗喜,他之所以开这家面馆,就是因为喜欢看削面师傅上下翻飞的刀法,后来亲自上阵过刀瘾,久而久之,练出了一手削面绝技,现在可有施展机会了。

  很快,刀疤脸将一坨揉好的面团放在脑袋上,光哥也不客气,挥着刀就要表演。就在刀快落下来的时候,刀疤脸大喊:"慢着!"然后,他急急忙忙取下面团。

  光哥冷笑一声,就这胆还想吃霸王餐?他大手一挥:"赶紧结账滚蛋,少丢人现眼!"

  刀疤脸却皮笑肉不笑地说:"这太没技术含量了,要玩就玩点高难度的。"说完,他用啤酒瓶把面团擀成了一张薄薄的面饼,扣在脑袋上:"这样才能充分显示刀工!"

  这下,光哥有点发怵了,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小心翼翼地动起了刀,围观的人看得心惊胆战,倒是刀疤脸从容淡定,嘴里还念念有词:"一刀、两刀……"

  光哥不愧玩刀行家,半小时后,面饼削完了,刀疤脸的脑袋安然无恙,众人长出一口气。

  接下来轮到光哥了,他也不能认怂呀,当下擀了一张面饼扣在自己的脑瓜顶,然后气壮山河地说:"动刀吧!"刀疤脸真不客气,操起刀下了手,众人的心重新提到了嗓子眼。

  刀疤脸刀工也不赖,半个小时后完工,光哥的脑袋安然无恙,两人打了个平手。谁知,光哥却突然成了霜打的茄子,蔫蔫地说:"我认栽,我认栽,这顿饭算我的!"说着,他还做出了个请的手势。

  刀疤脸不但不走,反而大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坐,说:"算你还有眼力见,说说吧,输在哪儿?"

  众人面面相觑,明明打个平手,怎么光哥会认输?光哥面红耳赤,吭哧半天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最后指了指削下的面片,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光哥削下的面片里夹杂着刀疤脸的头发,而刀疤脸削下的面片里,一根头发也没有!                                                                                                                                              两人的刀工高下立判!

  尽管光哥认输了,可刀疤脸步步紧逼,提出了一个更加苛刻的条件:走可以,光哥必须从他的胯下钻过去。刀疤脸之所以步步紧逼,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光哥过去不是混社会的吗?两人曾有过过节,今天这是寻仇报复来了。

  虽说输了,可按照光哥的性子,岂能受此奇耻大辱?他气得脸色铁青,眼看一场火并就要爆发。就在这时,一个围观的老头站了出来,挡在了两人中间。

  刀疤脸恼羞成怒,看了看老头问:"怎么,你想浑水?你们是一伙的?"

  老头摇摇头说:"不是不是,我就是个吃饭的顾客,看见你们玩刀手痒,也想献献丑。"

  刀疤脸威胁道:"老头,你可想好了,输了咋办?"

  "很简单!"老头说,"輸了我钻裤裆。"

  光哥心里又是感激,又有点担心,这老头能行吗?

  很快,一张面饼被放在了光哥的脑袋上,老头不由分说下了刀。还甭说,这老头有两把刷子,刀子在光哥的脑袋上上下飞舞,不一会儿,面饼就削完了,光哥的脑袋安然无恙。

  "怎么样,刀工还可以吧?"老头笑呵呵地收了刀。

  "行,是玩刀的行家里手。"刀疤脸说,"可有一样,咱俩打个平手,我没输你没赢,他照样还得钻裤裆。"说完他指指光哥。

  "慢着。"老头大手一挥,"拿杆小秤来!"

  光哥让人拿来小秤,老头随手拿起削下的面片放进小秤里。不一会儿,刀疤脸变了脸色,赶忙打躬作揖:"我输了,我输了。"因为老头削下的每个面片都是三钱重,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大爷!"刀疤脸变得恭敬起来,"您是干啥的?"

  老头微笑着说:"我是给火药整容的。" 原来,这老头是个高级技师,专给火箭里的火药整容,这可是一项在刀尖上跳舞的活儿,稍有不慎就会蹭出火花引发爆炸,所以必须一刀到位,老头没有炉火纯青的刀工能行吗?

Tags:

本文网址:/gushihui/15597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