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儿子回来了

时间:2019-06-26 15:04来源:故事会 作者: 吴嫡

  老劉是北京一家派出所的民警。这天,他正在所里值班,王德顺突然来了。这王德顺是派出所的常客,几乎每周都要来两趟,打听自己失踪八年的儿子有没有找到。

  一进门,王德顺就高兴地嚷嚷道:“刘警官,我儿子找到了!” 老刘一听,激动得站了起来。只见王德顺眉飞色舞地接着说:“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衡水有一户人家,村里人都说他家孩子是捡来的,今年九岁。我跑去一看,就觉得跟这孩子很亲。他父母倒也实在,同意我做亲子鉴定,结果一鉴定,还真是我儿子!”

  老刘忍不住感慨道:“能这么明理配合的人还真不多见。”王德顺“嘿嘿”一笑:“孩子养父是村主任啊,觉悟肯定比普通人高嘛。我想来给孩子办落户登记、转学手续啥的。”老刘点头同意了。

  第二天,王德顺就带着一个高高壮壮的孩子来了,办完手续后,父子俩高兴地离开了。老刘也很高兴,看来王德顺再也不用往派出所跑了。

  没想到一年后,王德顺又来了,还鼻青脸肿的。老刘大吃一惊,忙问他怎么了。王德顺支支吾吾地说:“我觉得我儿子不对劲,长得不像我,性格也不像,啥都不像。”顿了顿,他又说:“我想带孩子重新做鉴定,他养父叫人把我打了一顿。”

  老刘拍案而起:“对方收养了孩子八年,有感情是正常的,可也不能上门打人啊!你报警吧,我帮你记录。”王德顺连忙摇头道:“我不报警……假如有一天,我是说假如啊,我又找到了一个儿子,那该怎么办呢?”

  老刘愣了愣说:“你就一个儿子,咋可能找到两个呢?那肯定有一个是假的呀,假的就不能跟你过了。”王德顺叹了口气,起身走了。

  老刘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琢磨了两天,他打算亲自去看看王德顺。可到了他家,却发现他家大门上着锁。邻居说老王出门两天了,还说他为了儿子上学方便,给儿子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

  老刘转身去了孩子的学校。到了放学时间,老刘见孩子出来了,正想上前打招呼,没想到孩子直接奔着一个中年女人过去了,两人径直走进了学校旁边的一个小区。

  老刘立刻拨通了王德顺的电话,问那中年女人是谁。王德顺说:“那是孩子的大姨,我不在家时,托他大姨帮着照顾几天,没事的,你不用管了。”老刘放下电话,越想越奇怪,这学校附近的房租可不便宜,老王啥时变得这么有钱了?

  没过多久,老刘又接到了王德顺的电话:“我是王德顺,我被绑架了,快来救我!”老刘大惊:“你被绑架了,怎么对方还给你留着手机啊?老王,你实话实说,否则我怎么帮你啊?”

  王德顺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他们关着我不让走,给我留着手机,是因为他们想让我找人借钱,钱凑够了就让我走。”老刘问他欠对方多少钱,王德顺说:“一百万。我本来只借了五十万,但合同上写着我要还一百万。”

  老刘说:“这是高利贷啊!你为啥要借高利贷?不管怎么说,他们不能非法禁锢你,你告诉我地址,我这就去救你。”

  王德顺说他在衡水,还把详细地址告诉了老刘,老刘越想越觉得古怪,刚好他有个同学在衡水公安局,就打电话请对方帮忙了解一下情况。

  没过多久,同学给他回话了,说王德顺已经被解救,坐上火车回家了,对方确实有非法拘禁的嫌疑,但构不成绑架那么严重,已经批评教育了。同学还告诉他,这里面的事挺复杂的,主要问题就出在王德顺那个儿子身上。

  一个月后,王德顺再次来到了派出所,这次带着一个身材瘦弱的男孩,眉眼间长得很像王德顺。王德顺低着头说:“老刘,给你添麻烦了。他是我儿子,我有亲子鉴定。我要给他登记上户口。”

  老刘冷冷地问:“你原来那个儿子呢?”王德顺把头低得更厉害了:“弄错了。”

  老刘生气地说:“不是弄错了吧?我查过你老婆的户口,她没有姐妹,那孩子哪来的大姨?你一直在撒谎!”

  王德顺带着哭腔说:“我就是想弄点钱接着找儿子,谁知道这么快就找到了啊!”他边哭边说起了来龙去脉,老刘听得连连摇头叹气。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叫喊声:“还钱!躲派出所就不用还钱了?骗子!”

  老刘走出去一看,只见一个高高胖胖的男人带着几个人,正在门口大呼小叫。见了老刘,那男人立刻换上一副笑脸:“警察同志,王德顺欠我一百万,我找他还钱。”

  老刘看了看他,问:“王德顺怎么欠你一百万的?”男人转了转眼珠说:“他跟我借的啊,至于他干什么了,我真不知道。”

  老刘冷笑道:“你不用隐瞒了,我替你说吧。你给了王德顺五十万,让你儿子顶替他失踪的儿子上户口,还约定在你儿子高考前不能反悔,否则要双倍赔偿。现在他反悔了,你让他赔钱,对不对?”

  男人愣了一下,有些尴尬地说:“我也就是为了给孩子弄个北京户口,考大学更容易,我们衡水那地方,高考压力太大了。”

  老刘冷冷地说:“之前那份亲子鉴定也是你花钱弄的吧?你还给你孩子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让你老婆过来照顾孩子,对吧?”

  男人索性豁出去了:“反正现在也瞒不住了,他现在反悔了,我找他赔偿,过分吗?”

  老刘摇摇头说:“听说你还是村主任呢,你懂不懂法?你们那合同本身就是违法的!”

  男人顿时红了眼圈:“这不都是为了孩子的好前程吗?也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干的,为啥就我这么倒霉,碰上这么个言而无信的家伙!”

  老刘叹了口气说:“你为儿子着想,我能理解。刚才王德顺都告诉我了,他实在没钱了,又不愿意放弃找儿子,才经人介绍跟你达成协议的。可万万没想到,跟你交易一年后,他就找到了亲生儿子,他想解除合同,你就找人打他,威胁他,让他赔一百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是他,你会为了钱放弃孩子吗?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适可而止吧。”

  这时,王德顺拉着孩子从派出所里走出来,“扑通”一声给男人跪下了,说:“兄弟,是我对不起你。可我儿子在那个穷山沟里,上学得走十几里山路,无论如何,我得把孩子带回我身边啊。你那钱我只花了三万,剩下的都还给你。我的破房子早晚会拆迁的,拆迁款一下来,我给足你一百万,行不行?”

  那男人看看王德顺,又看看老刘,一跺脚,转身走了。老刘叹了口气,扶起王德顺说:“你把五十万还给他就是了,另外的五十万不用给,你们的合同无效。”王德顺满脸羞愧道:“可我确实把人家孩子给坑了呀。”老刘摇摇头说:“是他爹坑了他!你要相信,是好孩子,不管在衡水,还是在北京,都能有出息。”

  一年后,王德顺的房子终于拆迁了,他和儿子搬进了新家。这天,老刘去银行办事,正好碰上王德顺在汇款,他瞥了一眼汇款单,看见了衡水两个字。老刘诧异地问:“你不是把五十万都退给他们了吗?怎么……”

  王德顺叹着气说:“我去看过那孩子,他爸被举报非法租售集体土地,赔了好多钱,原来给孩子请的补课老师都请不起了。我拆迁有点钱了,大忙帮不上,给孩子交个补课费还行。孩子没错,是我们大人害了孩子。”

  老刘听了,心头五味杂陈。

Tags: 儿子 户口

本文网址:/gushihui/15590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