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错误的死亡地点

时间:2019-06-12 11:43来源:故事会 作者: 南墙

  沖动杀人

  五十多岁的恩田一郎是电视主持人,做着一档人气很高的新闻节目,并且准备参加下次众议员竞选。

  在满美子的卧室,恩田一郎仍在电视里喋喋不休,可真人却躺在床上,刚刚断气,红褐色的液体顺着嘴唇一直流到脖颈上,不知是刚刚喝的白兰地,还是血。

  满美子是他包养的情人,独自住在这套公寓里。她颤抖着松开勒住恩田脖颈的皮带,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虽说恩田狂妄自大,但满美子还是很爱他,不然也不会爆发争吵。恩田把她像奴隶一样囚禁在这里,时不时来一次,但最近来得越来越少了。满美子得知恩田有了新欢,是个夜总会的女人,便忍不住问出了口。

  恩田回了她一句:“蠢货!”看她开始哭哭啼啼,他烦躁地去卧室倒了一杯酒,又说:“这事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我想要什么,就要得到。我有老婆孩子,不是也给你买了公寓,养着你?你别不知足,平时去逛街买买衣服好了,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满美子问:“那爱情呢?如果我提出分手,你认为用钱能留住我吗?”

  恩田哈哈大笑,然后认真地看着她:“我认为能。但我并不想和你分手,所以你就好好待在这儿,吃吃零食,看看我的节目录像。”满美子不再说话,就在这时,她有生以来真切地萌生出了杀意。

  恩田喝了酒,开始打呼噜。满美子找出一条黑色的皮带,事情很容易就结束了,恩田几乎没有挣扎。

  满美子脸上都是泪,喃喃自语:“对不起……我干了一件蠢事,但这都是你逼我的,你要是不说那种话……”

  她木然地把视线移到电视画面上,恩田和嘉宾在讨论一个自称“黑色墓碑”的恐怖集团,主要以政治家为对象,寄送恐吓信。恩田把脸转向摄像机,大声说:“‘黑色墓碑的诸位,暗杀一两个日本政治家算什么本事?不如通过正当的途径来表达意见!”

  满美子定了定心神,拿起电话,打算打给恩田的妻子昭代,向她道歉,然后去警察局自首。现在是晚上7点,昭代应该正和女儿女婿一起吃晚饭。

  昭代是个很豁达的女人,只要不影响自己的生活,丈夫无论干什么,她都不在乎,而且,她似乎还很认可满美子,偶尔会送一些礼品给她。

  电话通了,满美子深吸一口气,说自己杀死了恩田。刚刚还在寒暄的昭代即刻沉默下来,接着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你说你杀了他?满美子,你没事吧?”

  满美子慌忙解释着,可昭代不耐烦地打断她说:“你出于什么理由杀了他,我不感兴趣,我要确认的是,他是不是真的死了。”

  “他是死了……我马上去警察局……”

  “你不要动!”昭代大吼道,把满美子吓了一跳,“先别去警察局,电话也别打,我马上赶过去,你等我过去,听清楚了吗?”

  满美子感到很糊涂,但她还是答应了。电视里还在放着昨天的节目录像,恩田喜气洋洋地宣告一个好消息:“广受欢迎的骆驼乐队此次演出,票虽然卖完了,但我们的栏目特邀他们加演一场!所以大家听好,明晚,也就是星期天晚上8点到9点的一个小时内,再次开放电话订票……”

  瞒天过海

  15分钟后,昭代带着女儿里美,还有女婿知之赶到了。三个人挤到卧室里,昭代带来了一个简易轮椅,要把丈夫的尸体抬回家,还要求满美子一起去:“别忘了人是你杀的,你要是配合,我们给你请个好律师,顺利的话也就判个一两年。”

  几个人好不容易把恩田弄到了轮椅上,昭代让满美子找出一条围巾来,遮住恩田脖子上的皮带,又把带来的一副墨镜架在他鼻梁上,这下恩田看上去像个有眼疾的病人,一点看不出已经死了。

  即将出门时,昭代忧心忡忡地说:“我们要坐电梯到地下停车场,万一碰到人怎么办?而且,这栋公寓里不是有大滨的事务所吗……”大滨是恩田栏目的评论嘉宾,他的事务所就在二楼。满美子勒死恩田的时候,大滨也在电视里抨击着“黑色墓碑”。

  里美答道:“我们几个人围着爸爸站着就行了,谁也想不到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恩田一郎。别忘了,今天是星期天,事务所也休息呀。”

  恩田的尸体被顺利地运回了自家豪宅。里美思考着说:“满美子知道我们都不在家,来看爸爸,进入房间后不久,她就和爸爸吵起来,在爸爸睡着后,一气之下抽出扎在腰间的皮带,勒死了他……”

  知之补充道:“记住一定要说是冲动杀人,如果是有预谋的,就会重判的。”

  满美子颤抖着说:“我……得说谎吗?”

  “对呀,”昭代不以为然地点点头,“又不是冤枉你杀人,只是让你换个地方。”

  恩田的脸色已经发青了。眼下是7点50分,从死亡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但是在这之前,我想要弄清楚,”满美子颤声说道,“夫人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恩田先生的遗嘱吧,可是遗嘱内容不是只有本人知道,是保密的吗?”

  昭代一脸不耐烦:“知之,你来给她解释遗嘱的事吧,我累坏了。”

  知之装腔作势地说:“我岳父大约两年前写下了遗嘱,而我在岳父的法律顾问经营的律所工作。你也知道,岳父是个很花心的人,不知道从哪儿会冒出别的女人和孩子来。于是,我们商量,把遗嘱偷偷从保险柜里拿出来看了……”

  昭代接着说:“没想到里面写着,只有死在家里,才会按照法律规定,遗产留给妻子儿女。如果是死在家里以外的地方,所有遗产就让渡给恩田纪念馆,还不明摆着是为了拉票!”

  满美子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恩田先生不把遗产留给家人……”

  里美怨气冲冲地说:“他又想享乐又想要好名声,你以为这种人会爱家人吗?”

  “等等!”昭代突然喊了起来,“我丈夫在你那儿喝了什么吗?”

  “喝了一点科涅克白兰地。”

  昭代惊慌失措地说:“啊?咱们家没这酒啊。”

  知之铁青着脸站起来:“万一尸体解剖,这可是大事。妈,还是尽快取过来才行,还有他用过的酒杯。”

  “这样吧,我和满美子一起去。”里美腾地站起来,“我去拿酒,满美子在自己家里给警察打电话。爸爸死了之后,不是过了很长时间了吗?满美子犹豫着要不要自首,回到了公寓,这样不是一石二鸟吗?”

  “好主意!”知之拍起手来。

  世事难料

  到了满美子的公寓,里美径直走进卧室找了个手绢包好酒瓶,然后瞥了一眼钟说:“8点40分了,你赶紧给警察局打电话吧。”

  满美子点点头,拿起听筒,电话却无法接通,她挂机重拨了好几次,也没有接通。

  “真讨厌!偏偏这种时候你的电话会出毛病。满美子,你赶紧到外面的公用电话亭去打吧,我在这儿等你回来。”

  满美子心神疲惫地下楼,来到对面人行道上的一個电话亭,正好里面有个男人走出来,“打不通啊。”男人沮丧地说,“不知怎么回事,这一带的电话都不好使,我都换了好几个了。”

  “都不好使?”满美子看了看手表,8点51分,再回到公寓也是于事无补,那就直接去警察局吧,也许这是最好的选择。

  满美子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警察局,不知怎么回事,这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来来往往的警察神情都很紧张。筋疲力尽的满美子在长椅上坐下来,旁边有个警察正在打电话,说:“那个摇滚乐队的演出,接受电话订票,电话都打爆了,这不刚刚才恢复通信……”

  骆驼乐队,满美子想起来了,这就是她打不通自首电话的原因,也正和恩田有关。

  一个中年刑警急匆匆地来到满美子面前:“小姐,让您久等了,您有什么事?”

  “我……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多发性恐怖事件!”刑警苦着脸说,“就是‘黑色墓碑那帮家伙,这次他们瞄上了知名人士,最先把恩田一郎家炸飞了。”

  满美子从长椅上跳起来:“恩田先生家?”

  “嗯,听说被放了定时炸弹,真可怜啊,现场已经是一片废墟,先生本人和家人全都遇难了。要不是昨天的电视节目里,恩田先生针锋相对地教训了那帮家伙……”

  刑警叹了口气:“还有一栋公寓也被炸了,评论家大滨的事务所在那儿。还好今天是星期天,大滨先生没在事务所。不过,听说炸弹安在电梯附近,电梯里有一个身份不明的年轻女人,已经断气了。”

  满美子有些站不住了。电梯里的女人一定是里美。她看自己不回去,等不及了要去停车场。

  满美子嘴唇哆嗦着,面颊一抖一抖地抽搐着说:“我没有什么大事,您也很忙,回头再说吧。”接着,逃也似的跑了出来。

  十天后,满美子受到恩田法律顾问小山先生的拜访:“根据恩田先生的遗嘱,恩田先生如果不是死在自己家里,他的所有财产都捐赠给恩田纪念馆。但是还有一个补充,如果自己死亡时,妻子和儿女均已不在人世,所有遗产由山崎满美子继承。也就是说,你将要继承一笔巨额财产。”满美子惊讶地张开嘴巴,无法动弹。

Tags: 死亡 地点

本文网址:/gushihui/15582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