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秧鸡媒

时间:2019-06-12 11:28来源:故事会 作者: 为未来改正我习惯

  从前,有个名叫吉娃的寡崽(孤儿),阿爸和阿妈在剑江里翻船淹死了。他连一块打老鸹的泥巴都没有,只好出去拜一个汉族手艺人为师,学会了捡瓦(修盖瓦屋顶)。回到水寨以后,不论帮哪家捡瓦,他都很细致认真,也不挑吃贪喝,处处得到老人们的夸赞。

  剑江大寨里有个世代教私塾的先生,家庭比较富裕,祖传一栋九间大木楼。这一年油菜开花时节,老天打来一阵拇指大的冰雹,打坏了庄稼,也打烂了很多房瓦。先生叫人请吉娃来,把捡瓦补漏的事包给他做。

  吉娃长得魁梧英俊,说话洪亮利索,一边捡瓦补漏,一边乐陶陶地唱着山歌。过往的人抬头一看,都说这是个难得的好后生。

  先生有个独女名叫阿巧,聪明美丽,从小失去亲娘,过着孤独的生活。先生知书识礼,更是管得紧,成天要她只在绣楼上绣花或念书,很少让她出门。

  这天,阿巧正在绣着一幅名画《一对秧鸡叫咕咕》,忽然从房顶上传来吉娃优美的山歌声,阿巧听着听着,忍不住流下两长串热泪。吉娃捡瓦过来,看见有一堂瓦烂的多,就把这些瓦全部搬开重铺。一缕阳光照下去,吉娃清楚看见坐在内房里的阿巧正在低头绣花,不觉呆住了。阿巧猛一抬头,看见吉娃正在注意她,就含羞一笑说:“你帮我家捡瓦辛苦啦!”吉娃忙说:“你绣花也同样辛苦嘛!”因为心头慌张,吉娃被一块碎瓦尖戳破手指,那鲜血往下流,正好滴到阿巧手中的绣罩上了。

  晚上,阿巧手擎着油灯,照看已经干了的血印子,用手轻轻抚摸,仿佛吉娃的伤口就疼在自己心上。不料,染上血印子的这对绣秧鸡,活脱脱地从绣罩上跳下来,和从田头捉得的一模一样,十分逗人喜爱。阿巧又惊又喜,忙把它们轻轻拴在床脚。第二天早上,她忍不住悄悄向吉娃诉说这件事。吉娃忙去做了个小巧的竹笼子,从屋顶上递下去,让阿巧装起这对秧鸡来喂养。

  两人的情意渐渐深厚了。捡瓦补漏完工以后,吉娃得到阿巧默许,请媒人前来说亲。先生嫌吉娃家道贫穷,不会读书识字,但又喜欢吉娃魁梧英俊、忠厚勤快,想了半天,就叫吉娃来做“题目”。

  吉娃一进门槛,见到堂屋左边放个大坛子,右边放个小坛子。先生高坐中间说:“你立刻把大坛子装进小坛子里。”

  聪明的吉娃脑筋一转,拎起大坛子一摔,然后不慌不忙地捡起碎片,全都装进小坛子里。他这才恭敬地说:“先生,按照你的吩咐办好啦。”

  先生故意发怒说:“你怎么把大坛子打破了?”

  吉娃回答道:“先生只叫我装,并没有规定不能打碎大坛子呀!”

  先生无话可说,接着又出了一道难题,说:“我木楼上的厢房内,有九大箱书已经发潮,你不得搬动,又要让书晒得到太阳。”

  吉娃點点头说:“这件事好办。”趁着太阳快要当顶,他纵身跳上房顶,把这间厢房的瓦掀开来,让太阳光直接射进房内书上,直到傍晚才又把瓦捡放原处。

  先生无话可说,想了一阵,再出一道难题:“我老啦!你给我找一根龙骨拐杖来,一定要真的!”

  吉娃爽快地答应了。原来,他常在剑江洗澡,进过险滩边的一个深洞,发觉那里面有一种奇异的长条骨。第二天早上,吉娃就进洞选了一根,恰好可以当拐杖用。先生接过去横看竖瞧,不晓得是哪样骨头,就说:“这不是龙骨拐杖!”吉娃立即反问道:“先生呵,你怎么晓得不是龙骨呢?世上有哪种野物的骨头有这么长呵?”

  先生又无话可讲了。他想:这个娃儿的确聪明能干,当我的女婿也不枉然,那就看看他们合不合姻缘吧。于是,先生把媒公请来,当着吉娃和媒公的面说:“我择定吉日发亲,共有六顶相同的轿子,内中一顶是我姑娘坐,其他五顶是我家丫环坐。轿子在院内转一圈时,吉娃选中哪顶轿子,内中的人就是新娘子!”吉娃看违拗不过,只好答应了。

  吉娃瞅着一个空子,把这件事悄悄告诉阿巧。阿巧想了想,说:“那你就碰回运气吧!”吉娃急忙说:“不行!我想娶的只有你!”阿巧含羞一笑,这才说:“我们各带一只秧鸡,等轿子在院内开始转圈时,我把秧鸡捏叫几声,你带的秧鸡朝向哪顶轿子叫唤,你就选定哪顶轿子吧!”

  发亲这天,大门口响起唢呐和芦笙的欢唱,真是热闹非凡。先生坐在院门口,亲自安排好以后,才叫吉娃进来。吉娃故意站到院子一角,离先生远远的。等到轿子被抬起来转圈时,吉娃趁乱从怀中放出那只秧鸡。果然不一会儿,这只秧鸡冲着内中一顶轿子直叫唤。吉娃认准以后,赶忙大声向先生说:“我只要这顶轿子!”他跑过去掀起轿帘,先生和众人一看,正是阿巧姑娘端坐在内中哩。这时候,鞭炮炸响,唢呐和芦笙也叫得更欢了。

  从此,阿巧和吉娃结了良缘,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Tags: 秧鸡

本文网址:/gushihui/15582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