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命运的复仇

时间:2019-05-23 13:4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野客

  诡异拜访

  杉井与妻子芙子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利江子,自从女儿嫁人后,家中便只剩下他们老夫老妻。这天,杉井刚踏入家门,妻子便迎了上来,说道:“你总算回来了!我今天接到了一通奇怪的电话!”

  杉井漫不经心地说道:“是恶作剧电话吧!”

  “才不是,是死人打来的电话!”芙子一五一十地说了起来,方才她正做着晚饭,电话突然响起,对方竟然说自己是川越达夫,也就是女儿利江子的已故前男友。芙子起初也以为是某个人的恶作剧,但对方的语气恳切,便与他聊了几句。对方在得知杉井夫妇一直以为川越意外病逝的消息后,大为震惊,立刻说要来拜会二老,并约定在今晚上门。

  “川越达夫?”杉井狐疑地问道,想起了往事。

  三年前,利江子大学毕业,进入一家旅行社工作,在英语会话补习班结识了公司职员川川越达夫。短暂的交往之后,他们确立了情侣关系。川越是家中的独生子,父亲是报社编辑,杉井对他很满意。利江子和川越也顺理成章开始谈婚论嫁。

  之后,川越奉公司调遣去美国出差数月,岂料有一天,川越的母亲打电话给利江子,悲痛欲绝地告知了川越在美国病故的消息。本来利江子打算去美国送川越最后一程,但那时正值旅游旺季,不容易请假,赶办护照也来不及,于是川越的母亲说她一个人去就好。

  川越的骨灰被送回来的那天,利江子也到成田机场迎接亡灵,并且抱着骨灰罐,一直送回了川越家。事后利江子曾对杉井说过:“川越母亲的坚强,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正当杉井沉浸于回忆的时候,门铃声响了。芙子去开门,随后一名相貌堂堂的男青年跟着芙子走进客厅。尽管杉井只见过川越达夫两面,但他一看见男青年就惊呆了,因为男青年和死去的川越达夫长得一模一样!

  “您好,我是川越达夫。”川越虽然神情着急,但说话还是很有礼貌,“不知是不是我有所误解,但我刚才和尊夫人通电话,得知你们一直以为我意外病逝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杉井不知该从何说起:“呃……是你的母亲——不对,是川越达夫的母亲——打电话给利江子,说儿子在美国出差时突发疾病而过世。当时利江子还去机场迎接骨灰,在川越家参加了葬礼。所以,内人才会在电话里那么讲。”

  川越听得一头雾水:“我母亲?打电话过来的真是我母亲吗?”

  杉井答道:“是我家女儿接到了电话,这些事也都是她向我们转述的,所以打电话来的到底是不是你母亲,我就不晓得了。”

  川越叹息一声,说道:“唉,可惜利江子已经不在人世,不然可以向她问个明白。”

  这回轮到杉井夫妇听得目瞪口呆。芙子气歪了嘴,说道:“我女儿明明好端端地活着,你怎么竟说她不在人世?!”

  疑云重重

  此刻的川越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说道:“我去美国出差时,上司樱井部长寄来一封信,樱井部长是家父的挚交,一直很关心我。信封内除了信笺,还塞了一页剪报。剪报的内容是一桩发生在神奈川县的交通事故的报道,上面写着杉井利江子在车祸中丧生的消息。”

  杉井插话进来:“你就没有想过,出车祸的可能是另一位同名同姓的杉井利江子?为什么不打电话向我们求证一下呢?”

  川越说道:“我本想如此,但樱井部长在信中特意说,最好不要再向杉井夫妇提及车祸之事。所以我就忍着悲伤,保持缄默了。”

  杉井歪着头,想不出所以然,感叹道:“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川越支支吾吾,垂下脑袋,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最后他仰起脸说道:“因为那篇报道里说,23岁的杉井利江子与旅行社经理——59岁的远山仁介驾车出游,在归途中遭遇事故而身亡。其中不仅提到远山是已婚男士,还说两人前一晚共宿于箱根的一家温泉旅馆。而樱井部长在来信中谈到,他特意叫人去打听利江子与远山之间的关系,据说旅行社的职员都知道两人有染,甚至有人绘声绘色地说两人是一起殉情自杀。我尽管极不愿意相信,但白纸黑字的报道摆在面前,由不得我不相信。我当时十分痛苦,于是便按照樱井部长的建议,留在美国分公司工作,一直到最近才回到日本。但因为始终难忘利江子,想去她的坟前祭拜一下,所以才打电话到你们家。”

  听完川越的解释,杉井说道:“原来如此……可我家女儿根本没出过车祸。”

  川越说道:“可不可能是车祸死亡的女人身上带了利江子的驾照或其他证件,以至于被误认为是利江子呢?”

  杉井断然否决这种可能性:“不可能。真出这种事,警察会来通知死者家属吧?但从没有警察找上门来。或许是樱井部长捏造出了整件事吧,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川越说道:“我得去详细调查整件事。不过让人高兴的是,利江子还活着,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不知她现在何处,过得怎么样?”

  杉井觉得应该实话实说:“川越先生,老实告诉你吧!利江子已经在去年结婚了。”

  “结婚?啊,真的吗?”川越顿时泄了气,面色变得惨白。

  杉井继续说道:“本来利江子和你都已经互订终身了,但得知你在美国病逝后,为了她的幸福,我们劝她去相亲,后来她遇上了一位蛮不错的男青年。关于这一点,我希望你能谅解。”

  “哦,是这样……事到如今,再说别的也无用了。不过,我还是有一个疑问。关于我死亡的消息,你们全是经由利江子才得知的,对吧?”

  “是这样,没错。”

  “那么,会不会是利江子说谎呢?”

  “怎么会,利江子为什么要骗我们?”

  “至于这点,我就不清楚了。但母亲来美国探视我的时候,从我口中得知利江子遭遇交通事故而亡故的事。你们却说利江子到机场接骨灰,母亲那时见到活生生的利江子,应该会立刻打国际电话给我啊,可是她并没有这么做。所以,我认为这并非事实。”

  杉井听了川越的这番话,陷入了沉思。川越讲的不无道理,照这么看来,难道川越去世的消息也是利江子编造的?

  意外真相

  那晚和川越的交谈,让杉井心中存疑,但他并没有去向女儿问个究竟。一来女儿有孕在身,杉井不想让女儿烦恼;二来在杉井夫妇看来,女儿当时得知男友病逝后的反应是那样真切,不可能是装出来的。假如利江子没有说谎,那么最可疑的人便是川越的母亲。但她为何要编造谎言,咒自己的儿子病逝呢?归纳起来,整件事可能是樱井和川越母亲二人的共谋,旨在拆散利江子与川越达夫。

  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芙子提出一种猜想:“也许樱井先生有个适龄的女儿,他和川越的母亲都希望两人结婚,所以才共谋拆散利江子与川越。”

  芙子的猜测不无道理,可是杉井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隔天,川越打电话到杉井的办公室,说他母亲否认给利江子打过报丧电话。川越想把利江子约出来谈谈,杉井只得告诉他利江子怀孕待产,不方便见他。川越倒是很有绅士风度,表示理解和祝福。杉井特意向川越打听了樱井先生的子女情况,得知他只有两个儿子,这样芙子的猜想便无法成立。

  当天下午,杉井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川越秋子,也就是川越达夫的母亲。秋子开门见山地问道:“杉井先生,您是否还记得一位名叫江本冬子的姑娘?提醒一下,她曾经在你大学宿舍附近的咖啡店里打工。”

  “啊!我记得!”杉井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想起年少时的轻狂岁月,那时候,他隔三岔五就会到冬子的租屋里过夜。然而当他毕业后去了外地,很快就把冬子抛在脑后。杉井随即问道:“你和冬子是什么关系?”

  “冬子是我的妹妹,如今住在仙台,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原来是这样,实在是太巧了……”

  “是的,实在是不可思议。当我从达夫口中得知他的女朋友是杉井直行的女儿时,真是吓了一大跳!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达夫和利江子结婚。刚好达夫被派往美国出差,我就和丈夫商量,制订了拆散之计。一方面由我让利江子相信达夫在美国意外病逝,另一方面,丈夫利用担任报社编辑的便利,制作了一份假剪报,拜托樱井先生寄给达夫。”

  杉井忍不住问道:“难道说,因为我当年辜负过你的妹妹,你就不愿让儿子娶一个不诚实男人的女儿?”

  秋子说道:“你误会了,我如果那样想,大可以直接告诉达夫,让他另作选择。其实,达夫是冬子的骨肉,她未婚生下达夫后,便交给我和丈夫抚养。对于这件事,达夫一直都被蒙在鼓里……说到这儿,我想你该明白了吧?”

  杉井惊愕地说道:“啊,难道说达夫是我的儿子?”

  秋子冷冷地说道:“是的,在你抛弃冬子的时候,她已经有孕在身。你现在明白我必须拆散达夫和利江子的原因了吧?”

  “如此一来,要怎么办才好?”杉井一边用手帕擦拭额头的汗水,一边望着川越秋子。

  然而,秋子只是用一种似笑非笑的嘲讽眼神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Tags: 命运 复仇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7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