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兽性的证明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半边树

  1、拔拳相助

  李亮是《南江日报》法制部的首席记者。别看他个头不高,年纪不大,那一支生花妙笔却将一篇篇法制新闻写得豪气冲天,让读过的人忍不住拍案叫绝。今年年初,广州一家大报举办全国法制新闻大奖赛,李亮一篇《把酒问苍天》的通讯获得了读者和评委的一致好评,摘取了桂冠。前不久,隆重的颁奖大会在广州召开,获奖记者们游览了广州的名胜古迹,又去香港领略了现代都市风光。眼看第二天就要返程了,组委会决定自由活动一天,让记者们轻松轻松。

  几天来的组织活动的确也让李亮腻烦。一听有这么个机会,他心里就别提有多兴奋了。这天一大早,李亮就背着装有相机和采访本的工作袋走出了宾馆。步随兴至,他坐车走路走路坐车,优哉游哉,不知不觉一个人来到了滨江路的珠江边。路经一家大排挡时,李亮突然感觉屁股后面的口袋像是被人给动了一下。还没等李亮回头,前边猛然响起一声大喝:“狗胆包天,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行窃!”话音没落,一位30出头的青年已是怒目圆睁,不要命地冲了过来。李亮后面果然呈品字形站着3个小偷,个个贼眉鼠眼,真是一副贼相。已经从他后袋中将钱包掏出来了的小偷就站在李亮跟前,距他还不到一米。

  3个小偷一点也不惊慌,狞笑着从腰间各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掏包的家伙举着刀子,还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战利品”,对着冲上来的青年嘲笑道:“哥们,他的包与你有什么关系?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大排挡那儿坐着的食客一个个吓得面容失色。

  青年却面无惧色,又是一声大吼:“老子是活得不耐烦了!”说着,他顺势抓起大排挡的一把塑料椅子,朝着掏包的家伙就挥了过去。掏包的家伙哪里见过这样玩命的人,赶忙将包扔在地上,急忙和他的同伴跑了。

  这简直是个难得的抓拍题材。出于职业的敏感,李亮顾不上拾包,急忙从工作袋中摸出相机。没等他举起,青年却回过身来,顺势一捞,早已将他的相机抢在了手中:“不准拍!”

  李亮赶忙亮出自己的记者身份。青年一脸阴沉,将相机递还给李亮,并且一再言明,李亮要是拍照,他就要砸了他的相机。李亮无奈,只好收起相机,弯腰拾起钱包,转而想邀请青年一块喝上两杯,却发现这个有点怪异的青年已经大踏步朝前走去。李亮赶紧追上去:“兄弟,听口音你好像也是南江人?”

  青年不悦地盯着他:“这有什么关系?”

  李亮很友好地笑着:“我是《南江日报》的李亮,你是?”

  青年沉默了一会,语气有所缓和:“你……就是李亮?”

  李亮点点头,从袋里摸出一张名片:“日后回了家,欢迎来我家作客。”

  青年依旧面色阴沉,轻轻“嗯”了一声。

  陌生的家乡青年在他乡见义勇为,一直让李亮非常兴奋,第二天坐上了返程的飞机,他脑海里还在回想着这动人心弦的一幕。但他没有想到,一回到家里,一桩震惊南江的大命案却让他陷入了深深的迷惘。

  2、红色通缉

  李亮妻子是《南江日报》印刷厂的胶印工。李亮双脚一踏进家,香喷喷的饭菜已经摆上了桌子。才3岁的儿子放在奶奶家没有回来,李亮一进屋就搂着妻子好好地亲了一下。妻子装着嗔怒的样子打了他一拳:“澡都没洗,一身的酸臭。赶紧吃饭吧,回头去看儿子。”李亮做了个鬼脸,刚刚坐到桌边端起碗来,妻子却笑着要他乘着吃饭的功夫说说外面的奇闻趣事。李亮敲敲碗沿:“老规矩,你先谈谈家里的情况。”

  妻子想了想:“家里很平静呀……哦,大前天吧……对了,就是3号那天,南江毛巾厂出了件震惊全市的杀人案……”李亮一震:“怎么回事?”妻子起身从卧室里拿了张纸出来:“这是公安局在我们那儿印的通缉令,毛巾厂的机修工肖进海将他老婆打死了!”李亮接过通缉令一看照片,两眼立时瞪得溜圆。这肖进海好面熟呀,好像在哪儿见过?妻子看他出神的样子,紧着追问:“这人你认识?”李亮突然大叫起来:“对,是他,就是他!昨天他还在广州帮助过我。”妻子大惑不解:“真的?”

  李亮饭也顾不上吃了,将碗筷往边上一推,一五一十将碰上了肖进海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他站起身来对妻子说:“妈那儿我不去了,我得赶紧去一趟公安局,将这个线索告诉他们。”

  李亮出了家门,赶紧拦了辆的士,急急朝公安局驶去。已是傍晚时分,公安局早已经下班了。李亮是专写法制新闻的,跟公安局的干警个个混得很熟,尤其是刑侦大队长路大明同他简直亲如兄弟。李亮进了公安局大院,径直去了路大明家。路大明一家正在吃晚饭,一见李亮来了,路大明赶紧站起身来:“嘿,李亮,回来得这么快呀,这一回去广州又有些什么收获?”李亮顾不上回答,扯了路大明的衣袖就往卧室里走,弄得路大明连碗都端在手里。一进卧室,李亮还反手将门关上了。见李亮如此紧张兮兮,路大明莫名其妙地瞪大了眼睛:“你这是搞什么鬼呀?”李亮肃了脸色:“路队,你们通缉的肖进海,我在广州碰上了!”路大明禁不住兴奋起来:“你没看错?”李亮点了点头。路大明饭也顾不上吃了,连忙将碗往书桌上一放:“走,去办公室说说情况。”

  进了办公室,路大明又叫来了一位女警察做记录,然后催李亮详细谈谈碰上肖进海的经过。李亮将昨天清晨自己一个人出门,在滨江大道遇上扒手,多亏肖进海拔拳相助的情况又说了一遍。路大明高兴得一拍桌子:“李亮,你谈的情况非常重要,我马上通知南下追捕的小分队,让他们高度注意滨江路一带。”说着,路大明立即拨通了小分队的手机。等路大明打过电话,李亮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我说路队,这肖进海打死他老婆究竟是怎么回事?凭昨天他见义勇为的表现,我认为他有很强的正义感,不大可能下手杀人。”

  路大明拍拍李亮的肩,拉着他一同坐了下来。

  原来,10月3日这天清早,刑侦大队接到报案,说南江毛巾厂的方小雅被人打死在屋里,其丈夫肖进海却突然去向不明。案情就是命令!路大明急如雷火,立即带人去了南江毛巾厂。屋里挤满了人,现场已经被破坏了。被打死的方小雅躺在客厅的地板上,后脑勺破了条一寸多长的血口子,白色的脑浆混合在满地的污血当中,死状惨不忍睹。尤其令人发指的是,凶犯还极其残忍地用硫酸毁坏了死者的脸容。据现场勘察,方小雅大约死于凌晨的2点到5点之间,刑侦队将其命名为“10·3惨案”。回到队里,路大明立即向局和省厅作了汇报,并按南、北和大西北3个地理方位迅速派出了3支抓捕小分队。说完,路大明又拍拍李亮的肩:“伙计,到时又有篇大文章够你写的了。不过得手下留点神哟,别把我们美化得太惨了,让人老以为我们是神兵天降。”李亮没有作声,他沉默了一会,突然问:“肖进海为什么要打死他老婆?”路大明说:“家里一摊子正在调查,目前尚不清楚。但就我们的分析而言,有两个问题值得深思。一是方小雅除了脑袋被打破以外,身上没有其,他伤痕,说明死者没有同凶手作过搏斗;二是如果罪案确是肖进海所为,我们认为他完全没有必要把方小雅毁容。你说其中是不是另有隐情?但结果不管怎么样,抓捕肖进海回来是破案的关键!”

  李亮点点头:“有道理。这回,我又可以深入采访一下了。”

  路大明给了李亮轻轻一拳:“记着哟,你可不能妨碍我们破案。

  3、再爆新闻

  告别路大明回到家里,李亮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躺在床上一整夜都睡不着觉。肖进海在广州街头的英勇表现,怎么看也不像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这情节如果是道听途说,李亮也许还不相信,但这回他是亲眼所见,凭着他记者的高度警觉和敏锐的洞察力,他一眼就可以判断肖进海是个善良的人,可现实……李亮决定第二天去肖进海家看看,先了解一下肖进海的情况。

  次日清晨,李亮就赶到了肖进海家里。肖进海的父母都是60多岁的人了,只有肖进海这么个独生儿子。经肖进海杀人这么一闹,两位老人眼都哭红了,整个人差点要垮了下来。听李亮一说来了解肖进海的情况,老人以为他是公安局的,竟然“扑通”一声双双跪倒在李亮跟前:“我家进海脾气是大了些,可他绝对不会杀人呀!”李亮赶紧将两位老人扶起,言明了自己的记者身份:“大伯大婶,我是进海的朋友。现在进海出了大事,我是来看看你们的。至于进海到底杀没杀人,公安局会查清楚的。”

  两位老人沉默了一会儿,浑浊的老泪又唰唰流了下来。他们一边哭,一边告诉李亮,说肖进海同他们一样,都是善良之人。由于工厂效益不好,去年进海和方小雅双双下了岗。为了一家三口的生活,进海拉板车扛大包做小工,什么苦都吃过了,从来没有怨天尤人。李亮插嘴问道:“那方小雅呢?”大伯没有说话,大婶倒是长长吐了口粗气,眼睛里冒出了火气:“这女人心狠呀。我儿子天天在外面奔波受累,她在家里养着,吃香喝辣还时常泡舞厅,反过来还骂我家进海没本事赚不到大钱。现在她死了,连带我儿子也跑了,剩下我们3个老的老小的小,今后真不知该怎么活呀……”李亮心中不由一酸,赶紧掏出400元钱给大婶,大婶说什么也不肯收:“小兄弟,你是记者,往报上写篇文章给进海喊喊冤,大婶就感激不尽了,这钱……”推拒再三,李亮最终还是让大婶将钱收了下来。临走时,李亮说想看看肖进海的儿子。大婶立即带李亮进了卧室。

  肖进海的儿子叫肖肖,只有5岁,刚刚从睡梦中醒来。也许太为年幼的缘故,还不大懂得失去父母的伤痛。一见李亮到了床前,肖肖毫不惊慌,睁着一对大眼睛问道:“叔叔,你是来找我爸爸的吗?他去外面打工去了,等他回来了,我就告诉他说你找过他,好吗?”李亮听着,两眼竟然湿了。

  辞别肖进海父母,李亮又去家属区转了一圈,分别找了一些年岁大的人问了一下肖进海的情况。结果都大同小异,说肖进海忠厚善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罪恶事来。这一调查,李亮进一步坚定了肖进海不可能杀人的观点,即便方小雅真是他打死的,也肯定是一时失手所致。但他想不明白,肖进海如果不是故意杀人,那他为什么要逃跑呢?难道他不懂得这样做的后果会更为严重?

  李亮脑海里疑云密布,一时半刻也理不出个头绪,决定还是先回报社向领导汇报这次领奖的情况。可他刚刚踏进报社,又听到市人民医院爆出了一桩新闻,说是医院神经科一位患精神病的女患者失踪,其家属正在医院里闹得不可开交。一进社长办公室,社长立马就将这事儿跟他说了:“别忙着谈情况,先去医院采访一下,马上赶一篇稿子出来。”

  李亮转身就出了报社。

  4、失踪之谜

  医院让患者亲属给闹得乌烟瘴气,门窗破了,办公桌给砸了,患者亲属还不解气,聚集在院长办公室挥拳动脚,嚎叫着要打死主治医生张风鸣,等李亮赶到这儿,“110”已经驱散了闹事的患者亲属,眼前所见虽是一片狼籍,但终归还是平静了下来,李亮刚刚走到院长跟前,对李亮并不陌生的院长立马就皱紧了眉头,拒绝采访。李亮送出了一脸的微笑:“院长,我的报道会注意分寸的,不会影响你们医院的声誉。”院长还是不耐烦:“什么分寸不分寸,我现在头脑里已乱成了一锅粥,还有心思接受采访?”说罢,院长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亮十分尴尬,正是进退两难,突然一眼瞥见了张风鸣捧着脑袋坐在窗子旁边,便笑咪咪地凑了过去:“张大夫,你能不能谈谈,患者失踪到底是怎么回事?”张风鸣猛一抬头:“李记者,院长不是说了么,医院拒绝采访。”

  张风鸣医疗技术一流,平时的服务态度也很好,医院和病人对他的反响都很不错,说他是个相当敬业的好医生,李亮曾经还为他采写过人物专访呢!可今天这个态度……李亮心里很不高兴,绷着脸走出了院长办公室。一出大楼,他就看到那些闹事的患者亲属还候在地坪里没走,李亮眼睛一亮,赶紧走上前去,向这些怒气冲天的患者亲属表明了自己的记者身份,说他很想听听他们的反映。患者亲属“呼啦”一下就围到了李亮眼前。

  患者失踪的情况一下就了解清楚了,原来,患者已经在医院里住了10天,由患者妹妹在这儿陪护,3号那天早晨,患者妹妹一觉醒来,却发现姐姐不见了。妹妹急了,建房了整个医院也不见姐姐的影子。妹妹这下害怕了,赶忙跑回家里,喊来了亲属。找医院一交涉,医院说精神病人走失的情况以前也发生过,但只要是归其亲属陪护的,医院一概不承担任何责任。患者亲属不服气,闹了几天,终于怒不可遏,采取了过激行动。

  李亮脑海里禁不住嗡的响了一下。3号?同方小雅被打死在同一天,多么奇妙的巧合!

  李亮顾不上多想,拔腿又朝公安局跑去。

  路大明正跟刑警在讨论“10·3”案情,一见李亮又来了,便刹了话语,笑咪咪迎到了李亮跟前。李亮劈面就问:“路队,医院女病人失踪的事,你们听说了没有?”路大明告诉他,这个情况他们早已经掌握了,虽然出事的日子同方小雅之死是同一天,但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偶然,同“10·3”案没有联系。“李亮,这精神病人走失的事,以前也发生过多次,还不都是不了了之。这次之所以造成影响,主要是亲属要求得到赔偿引起的。”李亮木然立在那儿,既不赞成也不反对。路大明见他不说话,“扑哧”一声乐了:“你这当记者的别侵权呀,还管起我们破案来了……”李亮赶紧解释:“路队,你别误会……”路大明挥了挥手:“说句笑话,别当真。哦,对了,你的采访开始了没有?有没有新的发现?”李亮说他上午已经去过肖进海家,并对周边的一些群众进行了采访,根据人们对肖进海普遍的良好反映,直觉告诉他,肖进海打死方小雅根本不可能!路大明摇摇头,表情跟着严肃了:“李亮,我们和你们可不一样哟,你们讲直觉讲良心讲道德,我们呢,看重的只有一点:证据!”

  李亮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当他辞别路大明走到门口,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怪异的念头,又掉头走了回来:“路队,方小雅的尸体处理了没有?”路大明说:“尸体就放在冷藏库,要等抓捕肖进海回来结了案才能火化。”李亮禁不住有些兴奋:“我可不可以去看看?”路大明二话没说,叫了个刑警过来:“小杨,带李记者去看看方小雅的尸体。”

  5、胎记作证

  公安局的冷冻仓库就在后院,距办公楼还不到50米。小杨带着李亮一会儿就到了。打开冷冻库的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冻得李亮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噤。进入冻库后,小杨将编号为“001”的藏尸车从大柜里拉了出来。方小雅的尸体光着身子就搁在钢板上面,虽然整个儿被冻成了冰棍,但已经被硫酸高度烧坏的脸容看上去还是十分恐怖。

  李亮绕着尸车慢慢走了3个来回,突然站在小杨跟前:“脸容已经严重毁了,要是肖进海给抓了回来,他还怎么辨认?”小杨笑了:“在通常情况下,丈夫对妻子的身体还是比较熟悉的。比如……”小杨意识到自己后半句话说出来不大吉利,赶紧刹了话尾。李亮可没在意,回脸又看了尸体一眼,又提出了一个怪异的问题:“方小雅身体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小杨说:“这女人左臀有个火柴盒大的胎记。”说着,小杨从墙边的物料架上取了双胶皮手套戴上,然后将尸体翻了过来。小杨说的果然不错,方小雅尸体的左臀上果真有块十分醒目的青色胎记!

  这个意外的发现让李亮大为兴奋,马上决定再去一趟肖进海家,问问肖进海父母是不是知道方小雅左臀有胎记。走到半路,他又犹豫起来。肖进海父母是方小雅的公婆,怎么会熟悉媳妇的身体?那除了肖进海……对了,方小雅的父母一定清楚!可李亮跑到肖进海家找两位老人一问,又傻了眼了。方小雅不是本地人,父母远在四川,而且早在前年就先后病逝了,老家基本上没了亲人。很有价值的线索一下断了,李亮端着茶杯怔在那儿,许久也没说话。

  正在这时,肖肖从外面跑了回来,手中举着一个纸做的飞机,口里还“嗡嗡”地模仿着飞机飞动的声响。李亮禁不住心中一动,赶紧放下茶杯,一把将跑过来的肖肖搂在怀里:“肖肖,叔叔问你个问题,你肯不肯回答我?”肖肖偏歪了小脑袋:“爸爸还没回来呀,我没什么说的。”李亮说:“叔叔不问你爸爸,要问你妈妈呢。”肖肖眼睛暗了:“爷爷奶奶说,我妈死了,回不来了。”见肖肖伤感,李亮也敛了微笑:“这叔叔知道。叔叔想问,你见没见过你妈妈的光屁股?”肖肖肯定地点了点头:“妈妈洗澡的时候,我看见过好多回。妈妈的屁股好白好白,就像剥了壳壳的鸡蛋那样白,蛮好玩的……”

  李亮高兴得呼吸都差点上不来了,连忙将肖肖放下,掏出手机,向路大明通报了这个惊人的发现。没上半个小时,路大明的警车就呼啸而至。一进屋,路大明又详细询问了肖肖,肖肖回答得相当肯定,说他妈妈的屁股没有一点印记。

  路大明惊出一身冷汗!这个线索极有价值呀,说明放在冷冻库的绝对不是方小雅,而是另一个女人!方小雅现在去了哪儿?放在冷冻库的女尸又是谁?案情扑朔迷离,路大明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并破例让李亮也参加讨论。

  讨论中,路大明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冷冻库的女尸极有可能是失踪的精神病人!会场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凌晨1点,路大明做出决定,为不至于打草惊蛇,刑警暂不出动,要李亮第二天再去医院,找到精神病人的亲属,让他们悄悄来冷冻库辨认尸体。

  李亮好不激动,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了医院。事情可真不凑巧,精神病人的亲属在李亮走后不久就被“110”劝说回了乡下。李亮正要离开,值夜班的张凤鸣却来到了他身边:“哟,李记者,这么早哇!又来采写病人失踪的报道?”李亮笑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这是领导布置的工作,我可不敢懈怠。”张风鸣也跟着笑笑:“这我理解,这我理解。不过,这事已经平息了,不会再出现什么波澜。但我作为主治医生,心里也很苦恼,觉得自己失了职,对不起病人亲属。”说着,张风鸣眼睛湿了,还为自己昨天的冷淡向李亮连声道歉。李亮趁机问起病人是怎么失踪的,张凤鸣说他也不清楚:“11点钟左右,我查房时病人还在那儿,怎么就失踪了呢?咳,这精神病人还真让人头痛……”李亮说:“张医生,你也不必太自责了,做医生嘛,只要尽到了救死扶伤的责任,人们终归是会理解的。”张凤鸣红着双眼,点了点头。

  离开医院,李亮直接去了公安局。路大明听说病人家属走了,马上叫了车过来,拉着李亮钻进车里,一同去了乡下。

  上午10点半,病人的母亲跟着路大明和李亮走进了冷冻库。老人掀开塑料罩布,将方小雅的尸体翻转来一看,立即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我苦命的女儿啊,是哪个该天杀的害了你……”

  6、谁是凶手

  辨明女尸,公安局上下都为之震惊!这可是一起恶性的杀人案件,凶手不仅十分残忍,而且相当狡猾,具备极强的反侦破意识。根据全体参战干警的推断,失踪的方小雅有着同谋的嫌疑!那真正的凶手是谁?方小雅现在又在哪儿?而肖进海在这件杀人案中到底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这3个问题沉重地压在全体刑侦人员心上,堵得大家透不过气来。恰在这时,3个抓捕小分队也陆续回来了,都说没有找到肖进海的踪迹。路大明当即作出新的部署,抓捕工作暂时放在一边,根据方小雅爱好跳舞的特点,所有的警力都参与对全市范围的舞厅调查,寻找方小雅及其最具有作案嫌疑的舞伴。同时,对医院也进行秘密布控,密切注意医护人员的动静。

  一个星期过去了,经常与方小雅跳舞且具备作案嫌疑的对象圈定了10个人,医院口碑极好的张风鸣竟然也在其中l而与女精神病患者被杀一联系,张凤鸣作案嫌疑最大。这个深为人们拥戴的好医生竟然是杀人恶魔?路大明极为惊讶,也百思不解。就在这时,李亮又找他来了:“路队,肖肖说,有个叔叔经常去他家里找他妈妈,拉他妈妈去跳舞。”路队一拍大腿:“我们去看看。”

  路大明和李亮一起赶到肖进民家里。肖肖正和爷爷奶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见李亮又来了,欢叫着跑过来,抱紧了李亮的大腿:“叔叔,给我买糖了吗?”路大明点着李亮的鼻尖笑了:“李记者,这小鬼和你感情不错哇。”李亮说:“这些日子我天天来看他,带他玩,给他讲故事,他还真离不开我了。”说着,他将买来的巧克力给了肖肖,顺势弯腰抱起了他。坐下来后,路大明根据李亮说的情况,又详细问了肖肖。肖肖说的同李亮讲的一点也没有区别。路大明又问:“那位叔叔对你好不好?”肖肖摇着头:“不好。”路大明探过身子,将肖肖的小手抚在掌心:“肖肖,要是你再见到他,还能认出他吗?”肖肖胸脯一挺:“当然认得。”路大明与李亮迅速交换了一下眼色。李亮放下肖肖,跟着路大明到了门外。路大明告诉李亮,说刑侦队通过排查,已经圈定了10个人为重点嫌疑对象,张凤鸣也是其中之一。李亮顿时瞪圆了双眼:“张凤鸣?有这个可能吗?”路大明说:“你的直觉有时可能是对的,但不一定次次都准确。这样吧,你带肖肖去一趟医院,让肖肖去认一认,但千万要注意,不能惊动张凤鸣。”

  吃过中饭,李亮就带肖肖去了医院。转遍了整个门诊和住院部,也没有看见张凤鸣的影子。这一趟白跑了!李亮准备回去,刚和肖肖走到医院大门口,却看见张凤鸣从大街上回医院来了。李亮有备而来,一眼就发现张凤鸣的眼神有点惊慌。李亮想回避,张凤鸣想躲开,但都来不及了,李亮只好抢先招呼:“张医生,上街啊?”张凤鸣点点头,伸手摸了摸肖肖的脑袋:“你儿子长得满不错啊。”肖肖昂起了小脑袋:“我不是他儿子,我爸爸是肖进海。你常常来家找我妈妈的,怎么不认得我了?”张凤鸣脸色一沉:“我没见过你。”说完,他连道别的话也不说,赶紧走了。

  李亮急忙叫了辆的士,飞快地赶回公安局。路大明一听这个情况,马上通知医院的布控人员,对张凤鸣进行严密监视。可布控人员回话说,张风鸣不见了!路大明懊恼地一拍脑袋:“打草惊蛇了,马上去张凤鸣家!”

  7、恶魔末日

  兵贵神速,路大明和李亮一起,立即带着刑侦人员赶到张凤鸣家,结果却扑了个空。张凤鸣老婆哭诉着说,张凤鸣已经有一个多月不在家住了,偶尔回来打个转,也只是看看女儿就走,说是医院里工作忙,抽不出空。路大明李亮一行人紧急返回医院,依然没找着张凤鸣。据院领导反映,近几个月来,张凤鸣上班来下班走守时得很,从来没有加过班。李亮在一边听着,心里起了疑,转动着眼珠默默想了一会,突然对路大明说:“路队,很有可能,张凤鸣另外还有个窝!”路大明朝李亮击了一掌:“李亮,我们还真想到一块了!”

  要找张凤鸣的窝可就难了,刑侦人员几乎问遍了医护人员,都说不知道张医生另外有个住处。侦破一下陷入了僵局。人海茫茫呀,即使来一遍地毯式搜查,也不一定能把张凤鸣挖出来。夜里10点半的时候,路大明的手机响了。打电话的是个女人,但不肯透露自己的姓名和住址。她告诉路大明,说张凤鸣在江东路22号偷偷买了一套房子,极少有人知道。是真是假,路大明也来不及明辨了,决定立即去江东路22号跑一趟。

  江东路地处偏僻,环境幽静,整个路段有一种阴森森让人恐怖的感觉。路大明一行找到22号,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应声。路大明和刑警们只好破门而入,开灯一看,客厅没人。路大明率先冲进卧室,发现床上有个女人蜷曲着躺在血泊里,胸口插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人早已经冰凉了。路大明恨恨地朝床腿踢了一脚:“晚了,我们晚了!”

  拍照、勘察、查验尸体……刑警们开始了紧张的忙碌。路大明铁青着脸,咬着牙站在客厅的窗前,一句话也不说。李亮走到他跟前:“路队,还真是张风鸣干的?”路大明还没回答,一个在卧室现场勘察的刑警匆匆走出来,递给了路大明一封还封着口的信:“路队,这是在死者垫被底下找到的。”路大明赶紧将信撕开:

  无论是谁,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成了张风鸣手下的又一个冤鬼了!

  我没想到。外袁斯文的张风鸣竟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3个月前,我在舞厅认识了这个家伙,很快就坠入他精心编织的情网而不能自拔了。他有钱(我不知是怎么来的)。很会讨女人欢心。当我发现他在玩弄我又同时跟另外5个女人纠缠时,我才悔恨自己对不起丈夫,想同他断绝来往。但他不放过我,说我真敢抛弃他,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为了证明他的凶残,他将5年前被他杀害了的一个女人的照片给我看,还洋洋自得地说他反侦破手段高明,即使杀了人也破不了案。贪图享受爱慕虚荣的报应啊,此刻,我除了害一怕,还能有什么办法摆脱他的控制?

  9月中旬,进海终于发现我背叛了他,流着泪劝我,要我悬崖勒马,还承诺既往不咎。可我怎么敢将这一切告诉他?

  10月2日,张风鸣这个人面兽心的恶魔决定搞掉进海,让他蒙冤逃亡。3日这天夜里,我不得不按照他的计划跟进海吵了一架,激起了进海的怒火。进海推了我一掌,我倒下了,张风鸣藏在我后脑勺头发里的红墨水塑料袋破了,“血”流了一地。以为自己闯了大祸的进海吓得逃之夭夭,张凤鸣则将一个神智不清的女病人带进来,残忍地敲破了她的后脑勺。还往她脸上泼了硫酸……

  路大明还没读完方小雅的“自白”,腰间的手机响了。电话是继续留在医院守候的刑侦员打来的,说在医院后山找到了吞服氰化钾死了的张凤鸣。

  8、结束逃亡

  “10·3”案大白于天下,南江市的人无一不感到震惊。对案情基本了然于胸的李亮奋战一个通宵,以《姐妹们啊,当心死亡的陷阱》为题,披露了案件的整个侦破过程。路大明逐字逐句审完以后对李亮说:“稿子写得不错,但我不满意。”李亮笑笑:“把握不大准确?”路大明摇摇头:“不是这意思。我告诉你,无罪的肖进海目前生死不明。据我们分析,他自杀的可能性不大。这稿子你变换一个角度,让肖进海赶快回来。”李亮皱眉锁眼,仰头看着头上的吊扇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路大明倒背双手,在室内走来走去,也显得焦急不安。突然,李亮一拍桌子,高兴地叫出了声:“路队,有了,就以《无罪的好兄弟,家乡的人在盼着你》为题,怎么样?”路大明两掌一拍:“没错,就这么写。肖进海要是看到了,我肯定他会马上赶回来!”

  两天后,李亮的长篇通讯在《南江日报》登了出来,很快又被全国许多报刊转载。又过了两天,路大明给李亮打来电话,让他马上去一趟公安局。一进路大明的办公室,李亮就惊讶地看到了曾在广州拔拳相助的青年人坐在路大明身边。见李亮进来,青年激动万分地奔了过来,“扑通”一下跪倒在李亮跟前:“李记者,多亏了你呀……”李亮慌忙将他扶起:“进海,这功劳可不是我的,案子是路队他们破的……”路大明对李亮说:“李亮,实事求是嘛,你可别谦虚。破‘10·3’案,你的直觉使我们少走了一些弯路,我正为你向市局和省厅请功哩。干脆,你这舞文弄墨的差使就别干了,上我这儿来,怎么样?”李亮故意板起面孔:“路队,我可不上你的当。我要是真的来了,你肯定会当上够水平的足球运动员!”路大明“哦”了一声,突然开心地笑了。这时,肖进海插了话,说他老爹老妈很感谢他们,要请他们去家里吃饭。李亮和路大明毫不犹豫,一路说笑着,跟着肖进海走出了公安局。

Tags: 兽性 证明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4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