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重生死人沟

时间:2019-05-22 11: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情绕

  林青的初恋是从大学开始的,他们从上学到毕业、从工作到辞职,一直都没分开。后来林青凭借着祖传的泡菜秘方,跟男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小店,生意非常好。

  就在林青一边辛苦打拼,一边憧憬通过自己的努力赚钱买房结婚时,男朋友却跟别人跑了!

  就是那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天天都来他们店里买泡菜,后来为了提升服务,男朋友就天天送货上门,再后来……原以为毕业不分手就一定能结婚,结果只是幻想而已!

  林青关掉店铺,窝在邋遢的小公寓里漫无目的地滑动着鼠标,眼泪“滴滴答答”地往下落……她不知道该干吗,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时,网上一条信息吸引了她的注意:西藏死人沟徒步作死之旅,团员招募中。此次徒步生死难料,入团请慎重!

  “生死难料!”林青喃喃低语。反正已经生不如死,还怕什么生死难料!林青拨打了入团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自称“野狼”的男子。野狼得知一个女生想要入团很是惊讶,在电话里再三跟林青说明这不是旅游,而林青也很肯定地答复:生死无所谓!野狼无奈,只好叮嘱林青:出发前请留好遗嘱!

  林青按照约定时间,转机飞到了阿里。在约定的集合地点,林青见到了野狼,还有其他团员。

  林青是第一次来西藏,高原反应很强烈,野狼帮她卸下行李,又递给她一瓶口服液,喝完后,林青感觉好了一些。林青打量了一下这个团队,总共有5个人,3男2女。队长野狼,身材偏瘦,看上去30岁左右,右手边坐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来他的高原反应更厉害。胖子边上坐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男子,左边衣袖空荡荡的——是个残疾人,不过他很平静地坐在那里,看来身体素质很好。林青左手边还坐着一个女孩,看上去脸色不好,应该也是不适应高原环境。

  “首先,我很感谢大家能参与这次冒险之旅,说实话,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参加,而且还有两位美女,看来作死的人还是很多啊!”说话的是野狼,他很兴奋,看得出是一个户外老手。

  野狼又接着说:“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说说为什么要去死人沟冒险。我先来,我叫野狼,我是一个户外爱好者,喜欢极限挑战!”

  “我叫大华,一年前我还是个身价过千万的老板,现在破产离婚了。其实上学时,我就想来西藏徒步,现在总算有机会了。”胖子依然大口大口地呼吸。

  “你们叫我小雨吧,我……”

  “我来说吧,我叫林青,谈了七年的男朋友跟白富美跑了,我就是想看看,老天要不要把我的命也拿走!”林青看小雨为难,便把话接了过来。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断臂男子,他半低着头,小声说道:“我叫阿飞,我……我也是失恋了。”

  “我说兄弟,男人失个恋算什么,你那条手臂是怎么回事?”大华不解,但是阿飞只是笑笑。

  野狼提議大家先在旅店休息,适应得差不多了再出发。几天之后,打家一起搭车去了班公湖。

  接下来,大家开始徒步向死人沟前进。一路上,林青就跟着阿飞一起,听大华和小雨天南地北地闲聊,野狼拿着地图在前面带路。才走了半天,两个女生就受不了了,十几斤的背包跟压了一座山一样沉,阿飞就主动把她们的背包接了过来。没多久,大华也不说话了,累得“呼哧呼哧”地吸气,阿飞又把大华的背包接了过来。

  “阿飞,你力气这么大,你以前是干嘛的呀?”林青好奇地问。

  “我以前是当兵的。”

  “那你的手是执行任务的时候断的吗?你女朋友也是因此离开你的吗?”林青继续追问,阿飞只是笑笑,没回答,林青突然感觉比起阿飞,自己受到的伤害不算什么。

  “如果真是这样,你根本不必伤心,一个不能同患难的人不值得你为她做傻事!”林青这话既是在安慰阿飞,也是在安慰自己。阿飞惊讶地看着林青,眼里满是感动。

  到了死人沟,大家感觉呼吸越发困难了,野狼告诉大家,死人沟是个峡谷,因为空气不流通,所以空气中含氧量更低,曾经解放军第一次入藏,一百多人进了死人沟,第二天只有几个人醒了过来,所以,如果明天大家还能醒来,便是天意,一定要珍惜生命!

  大家选了背风区扎好帐篷,晚上一起围着篝火谈心,谁都不想去睡觉,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醒来。

  “小雨,你为什么要来参加这次冒险,都到这里了,你就说出来吧,都不知道明天能不能醒来呢?”大华看着小雨问道。

  小雨低着头,犹豫了一下,咬咬牙,哽咽着说:“我得了乳腺癌,如果我能活下来,就回去动手术!”小雨靠在大华的肩膀上,哭得很伤心。大华轻轻地拍着小雨的后背,轻声说:“如果我也能醒来,就陪你去做手术!”

  “其实生活没有过不去的坎,明天如果能醒来,大家就重生了,放下痛苦,勇敢去面对生活!”

  篝火慢慢熄灭了,大家也准备回帐篷休息。

  “小心,有狼,快拿武器。”阿飞突然叫了起来,大家发现十几头狼慢慢围了过来,它们的眼睛在月光下发出淡淡的绿光。大家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藏刀,围成一圈。

  “野狼,怎么办?我们会不会死啊?”小雨吓得都快站不住了,说话带着哭腔,两只握刀的手不停地颤抖。

  “我不知道,我以前也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只能跟它们拼了。”野狼也没招了。

  “我们拼不过它们的,把能烧的东西都拿出来烧,它们怕火!”

  大家照阿飞的话,把能烧的东西都拿出来烧了,可是狼群只是散开在周围,并不离开。眼看火就要灭了,狼群又围了上来,情急之下,大家又把帐篷点了。火势一下猛涨,但帐篷毕竟不耐烧,没多久火便熄灭了,狼群再一次围了上来。

  阿飞拿着刀往前走了两步,军人的气魄此时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们活不了……”小雨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小雨,你不要怕,我们本来也没打算活着回去!”大华声音也有些颤抖,但他还是站到了小雨的前面,为小雨挡住狼群。

  头狼带着狼群慢慢逼近,大家紧握着刀柄的手心都沁满了汗水。突然,阿飞发现头狼的左耳只有一半时,大喊:“是它?”

  “是谁?”野狼不知道阿飞在说什么。

  阿飞也不解释,他把刀丢在地上,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趴倒在头狼面前,盯着它的眼睛,不停地挥动着右手,嘴里喊着:“快走!快走!”还真奇怪,头狼看到阿飞奇怪的举动突然停了下来。良久,它慢慢地走到阿飞面前,用舌头舔了舔阿飞的脸,接着对着狼群长啸了一声,便带着狼群撤退了,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夜幕中。

  “这是什么情况?”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

  阿飞目送着狼群消失的身影,说:“我以前就是在这里当兵的,有一次,盗猎团伙围住一个狼群,射杀了很多狼。我和队友为了解救狼群便冲了上去,跟盗猎团伙枪战,我被打中了胳膊,躺在地上。眼前有一头小狼被打中了左耳,血留了一脸,它怕得不停发抖,我当初也是挥着右手,喊它快走!”

  “你的手就是那时候断的吧?”林青握住阿飞空荡荡的左袖,心疼地问。阿飞点点头,说:“后来我就退役了。”

  “虽然狼群走了,但是帐篷烧了,我们会冷死的!”小雨还在哭。

  阿飞指着前方说:“兵站就在前面,兵站附近有旅店,如果大家都想活下去,就去旅店睡吧!”

  “我不想死了,我要回去做手术!”小雨第一个表态。

  “我也不想死了,我要陪着小雨去做手术,我还要东山再起呢!”大华也赶紧表态。

  “那你呢?”阿飞看着林青,笑着问。

  “当然去睡旅店啦,为一个渣男死了多不值得啊!”林青说。

  “我还要活着继续作死呢!”野狼最后表态道。

  第二天,大家跟着兵站的补给车去了县城,然后转车去了机场。到了分别的时刻了,林青问阿飞:“你还伤心吗?”

  “什么?”阿飞没反应过来。

  “那个抛弃你的前任啊,你还为她伤心吗?”

  “对不起,其实我骗了你们。我左胳膊斷了,退役以后连工作都找不到,哪里能有女朋友?我连失恋的机会都没有!”阿飞一脸的沮丧。林青走上前去轻轻拉住阿飞的手,说:“我会做泡菜,我们一起开店好吗?”

  “真的吗?可我是个废人啊!”阿飞惊喜地看着林青。

  “谁说你是废人啊,这一路上你一个人背着四个人的行李,还把狼群给弄跑了,你是英雄!”林青说完一把抱住了阿飞。

  “哟,英雄抱得美人归!”大家一起起哄,搞得阿飞很不好意思。

  “那大华呢,你真陪小雨去做手术啊?”阿飞赶紧转移话题。

  “是啊,我虽然不是英雄,但男人一诺千金嘛!”大华牵起小雨的手,两人相视而笑。

  “那你呢?”大家一起看着野狼。

  “我?我打算回去休养一阵,接下来就是爬珠峰,额,要一起吗?”

  “不了!不了!”大家一起嬉笑着摇头拒绝了。

Tags: 重生 死人沟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1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