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神雕慑贪

时间:2019-04-11 17:5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浮夸吧

  在通往唐县的官道上,一队人马急匆匆地行走着。这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阵乌云,很快逼近。有人高叫着:“神雕来了!”人们顿时四散逃开躲藏。十几只大大小小的黑雕俯冲下来,瞬间将骡马上穿着官服的官员撕裂。

  等到黑雕在天空中变成小黑点,人们才纷纷从藏身之处出来。只见骡马倒在血泊中,那个穿着官服的草人,被撕扯得四分五裂,稻草撒满一地。罗弃疾验看了现场,心有余悸地对耿大勇说道:“要是大活人,只怕面目全非了。这黑雕,实在可怕!”耿大勇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驯雕的人,是个高手。”

  罗弃疾是吏部官员,奉皇上旨意,特地来唐县视察。唐县的几任官员,都被黑雕杀死,传说只要在唐县境内,但凡穿着官服,都会招来黑雕,被撕扯得四分五裂。于是,官心惶惶,再也没有官员敢到唐县赴任。可是,堂堂的一个大县城,几十万的人口,不可能没有官员治理。皇上就下旨,责令吏部派人到唐县,查清事情真相。

  到了唐县境内,罗弃疾一行人不敢穿官服,全部穿着便衣。他们扎了个草人装成官员,就是试探一下,传说的神雕杀官是不是真的。没想到,现场的惨烈,比传说的还要可怕。

  罗弃疾一行人来到县衙,县衙里空无一人,他们开始打扫卫生,安顿住处。年迈的师爷闻中骏闻讯急匆匆地赶来,拜见罗弃疾。闻中骏告诉罗弃疾,唐县已经快一年没有官员上任了,原班衙役都各自谋生去了,县衙里一直无人打理,政事荒废。罗弃疾看了看杂草丛生的院落,问道:“老先生,你能说说,导致这一切的起因吗?”

  闻中骏说道:“那还得从5年前说起。”

  5年前,熊知县看中了猎户刘大山的女儿,想纳为小妾,请媒婆带着聘礼登门说合,没想到被性格刚烈的刘大山把聘礼扔到了门外。城府很深的熊知县不急不恼,把这事按下不提。过了一段时间,县衙里突然发出一纸公文,要求猎户刘大山在半个月之内,猎获一头金狐,将皮毛作为贺礼,进奉给醇亲王,庆贺六十大寿。否则,就投入大牢治罪。

  金狐曾经是唐县的知名物种,皮毛不但能保暖,还能医治风湿等寒病,极为珍贵,是皇家贡品。后来由于过度捕杀,已经绝迹,十几年前就已经取消进贡了。时至今日,就没有人再见到过金狐的身影。熊知县此举,无非是借刀杀人,想逼迫刘大山妥协,把女儿嫁给他。

  刘大山何尝不明白这中间的玄机,可是他就是不愿意妥协。金狐当然是不可能捕捉到的,限期到后,熊知县将刘大山投入大牢,然后派人到刘家劝说,只要同意把女儿嫁给熊知县,就立马把刘大山放出来。刘大山的女儿为了救出父亲,只得同意嫁给熊知县做小。

  到了婚礼当天,熊知县如约把刘大山放了出来。可是晚上圆房时,刘大山的女儿用剪刀自尽了。刘大山痛失爱女,拿着弓箭就去县衙里找熊知县报仇,被衙役们捉拿,打入大牢里。谋杀官员是死罪,秋后问斩之时,不料忽然打天空里冲下来几只黑雕,劫了法场,把刘大山叼走了。

  后来有一天,熊知县走在街道上,突然从空中俯冲下来几只黑雕,把熊大人撕裂。擅杀朝廷命官,这还了得,师爷闻中骏一面发出公文向上奏报,一面让捕快们组织猎人上山猎杀黑雕。

  城郊50里处有一座巍峨挺拔的神雕山,黑雕就生活在上面。可是这神雕山山陡路窄,行走艰难,一行人还没有到达山顶,就被黑雕们从空中攻击,纷纷滚下山来。一连围剿了几次,不少人跌得满身伤痕,卻连一根雕毛都没有射下,最后只得放弃猎杀。

  后来,朝廷连续派来几任新的县官,都被黑雕出其不意地撕裂。消息传开,就再也没人敢来上任了。

  听完闻中骏的讲述,罗弃疾若有所思地说:“看来黑雕杀官,是刘大山刻意所为,他没法让黑雕辨识熊知县的面目,只能拿官服当训练目标。只不过,他既然报了仇,就不该继续肆意妄杀其他官员。”他转头对耿大勇说:“耿大人,明天我们上神雕山,找刘大山谈谈。”

  闻中骏急忙阻止说:“使不得,大人。刘大山仇恨官家的人,你如有什么闪失,小的们担待不起。”

  罗弃疾微笑着说:“闻师爷不必多虑,有耿大人在,安全上不会有问题。耿大人是皇家内苑的驯雕高手,这次让他一起来,就是保护我的安全的。再说了,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黑雕不再杀官,只能去找刘大山。”

  第二天,罗弃疾和耿大勇带着两名护卫,穿着便服,打马去了神雕山。

  山道确实难走,特别是快到山顶时,是一道山石砌就的台阶,非常狭窄陡峭,只能手脚并用地向上攀爬。这时,就听呼啦啦一阵响动,几只黑雕盘旋在头顶前方,发出鸣叫声,那意思就是阻止他们继续攀爬。这个时候,如果黑雕发起攻击,他们必定摔下石梯,非死即伤。

  情势危急之时,耿大勇手指伸进嘴里,发出几声唿哨,就见黑雕们散开到半空中,让出路来。这时山顶上一声高叫:“来者何人?可是京城‘风云雕’耿家传人?”

  耿大勇急忙答道:“正是,在下耿大勇,特来拜见师兄。”

  山顶上一声唿哨,黑雕们飞回山顶。罗弃疾和耿大勇攀爬到山顶,山顶平地上有一间茅草屋,门前站立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是刘大山。

  耿大勇疾步上前,冲刘大山大大的一个揖,唱喏道:“耿大勇拜过刘师兄!”

  刘大山还了一个揖。

  一旁的罗弃疾一脸不解,耿大勇解释起来。

  60多年前,京城里有位著名的驯雕师,就是耿大勇的爷爷,专门为和亲王府驯雕打猎。他收了一个徒弟,就是刘大山的爷爷。“风云雕”耿家和“闪电雕”刘家,后来成为京城两大驯雕高手,驯出来的雕,速度迅疾无比,无人能望其项背。刘大山的爷爷出师后,专门为醇亲王府驯雕,可是有一次狩猎时,猎雕误伤了离猎物很近的小贝勒,刘大山的爷爷为此被大怒的醇亲王赶出王府。醇亲王府赶出来的驯雕师,其他王府是不会用的,就等于“闪电雕”刘家在京城无立足之地了。于是,刘大山的爷爷就举家迁回边塞附近的老家唐县,以打猎为生。刘耿两家由于路途遥远,自此失去联系。后来,耿大勇由于驯雕手法出色,成为皇家内苑的驯雕师。

  刘大山朗声说道:“刚才从驱雕的唿哨声中,我听出来是出自耿家,故有耿家传人一问。”

  耿大勇点头说:“其实罗大人邀我同来时,听了刘师兄的名讳,我还不敢确定是‘闪电雕’刘家的传人。刚才刘师兄问我是不是京城‘风云雕’耿家传人时,我才敢断定就是刘师兄。因为我们驯雕手法出自一家,也只有刘家,才能从唿哨声里听出是我耿家。”

  耿大勇向刘大山介绍了罗弃疾大人,刘大山把他们让进茅草屋里。

  茅草屋里陈设十分简陋,刘大山哽咽着说:“女儿死后,老伴儿想不开,投河自尽了。我和这些雕儿相互厮守,真正是苟延残喘了。”

  罗弃疾劝慰了刘大山一番,轻声质问:“刘先生,你大仇已报,可是还继续滥杀朝廷命官,这是犯了反叛朝廷的死罪啊!”

  刘大山长叹一声,说道:“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也没有办法啊。”刘大山讲,他爷爷带回来两只黑雕,放养在神雕山上,与神雕山上的野雕杂居,后来繁衍成一个大家族。刘大山从父亲手里传承了驯雕方法,黑雕把他从刑场上救出来后,他就仿制了一套官服,穿在稻草人身上,官服下塞了猎来的野兔山鸡等猎物,训练黑雕。可是,黑雕虽然为他报了仇,却养成了见官服就捕食的习性,要想改变这种习性,他刘大山确实没有办法。

  这时,耿大勇说道:“刘师兄,这不怪你,你只会‘正驯’法,不会‘逆驯’法。”当初耿大勇的爷爷传授驯雕法时,留了一手,刻意隐瞒了“逆驯”法。所谓“逆驯”法,顾名思义,就是反其道而行,在官服下塞满石头,黑雕捕食之时,雕喙啄食在石头上,会疼痛,久而久之,它就会对官服敬而远之。

  刘大山答应用“逆驯”法训练群雕,不再让它们祸害官员。刘大山遭遇妻女亡故的变故,不到50岁就须发皆白,罗弃疾很是同情他的遭遇,就没有追究他的罪责,反倒在奏本上为刘大山开脱。后来朝廷也就赦免了刘大山的罪责。

  不过,罗弃疾并没有说出黑雕以后不会捕食官员的真相,只是说,当地老百姓之所以尊称黑雕们为“神雕”,就是因为神雕别具慧眼,能识别贪心之人。只要没有贪心,神雕就不会捕食。罗弃疾之所以这么讲,无非想用神雕威慑当地官员,还唐县一个清廉的官场。

  这以后,来唐县赴任的官员个个清廉無比,深受老百姓的喜爱。因为他们都深信,天上有一群神雕在监督着他们。

Tags: 神雕 慑贪

本文网址:/gushihui/15553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