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爱情不设防

时间:2019-03-29 17: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樱花妹

  一次去黎家吃饭时,安琪无意中偷听到黎明和他母亲的几句话,说如果买了房,就写一个人的名字,不写两个人的名字。

  安琪当时心里就不舒服了根据新的婚姻法解释,黎明父母出钱买的房,是属于黎明一个人的,她没份。可是,她家出钱装修,出钱买车,出钱办嫁妆,加起来和这首付也差不多了。这房子如果算黎明的个人财产,也太不公平了。如果黎明真的爱她,就应该写上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安琪心里不高兴,但又不好明说。上海的房价多贵啊,买套房不容易,她怕说了,黎明会以为她惦记房产。其实,她还真不是爱财的人,就是黎明这样防她,她太伤心了。还没一起生活呢,就为离婚留后路了,这样的人怎么能托付终身呢?

  在安琪的心里,感情才是排第一位的,她开始怀疑黎明对她的感情。她把心事告诉了好友婷婷,烦恼地问:“你说到底该怎么办?如果他家买了房,我家还出不出钱装修?婚礼还要不要按原计划举行?”

  婷婷想了想说:“婚姻是一辈子的事,要么你把婚期往后拖一拖,看清了再决定,毕竟你们认识才一年。”

  安琪觉得婷婷说得有道理,就和黎明说,现在房价太高,暂时不买了,婚礼也往后推吧。

  黎明很不高兴,激动地问:“结婚日期是我们商量过的,也是你自己选的,为什么又要推迟呢?那时房价就这么高啊,又不是现在才高的。”

  安琪心想:那时新的婚姻法解释还没出来,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不管写谁的名字,都属于我们共同财产。要是按现在的婚姻法解释,我家当然不愿出那么多钱装修和买车。

  安琪想着这些,心不在焉,黎明一个劲地追问,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敷衍地说:“我觉得我们的感情还不成熟,我们从认识到现在,还不到一年。”

  黎明像小孩子一样撒娇说:“十一个半月还不长吗?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了,认识你一个月就很想和你结婚,还要再等下去,你想折磨我啊!我家和你家隔得那么远,见一面都难。”

  安琪心想:“你就会甜言蜜语,其实比谁都精。你要是真爱我,会在房产上防着我吗?”

  当然,这话她说不出口,她心情烦躁地把黎明打发走了。

  安琪的突然变卦,让黎明也很烦躁,他天天来找安琪,希望能按原计划结婚。安琪不答应。

  四天后,黎明不来了,也不和安琪有任何联系,大概是生气了。安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婷婷见她心情不好,就陪她逛街,唱K,吃小吃,可不管做什么,她都提不起精神。

  又过了两天,婷婷要出差。临走前,她送来一张ERA时空之旅的票,说:“这票是别人送我的,可我临时要出差,去不成了,你去看吧。听说这杂技很不错,380元一张票,最正面的位置,你可不能浪费了。”

  安琪也听说过时空之旅的杂技非常精彩,很想去看,只因为剧场离她家远,平时又忙,一直没机会看。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打发晚上的时间,所以就去了。

  杂技表演比她期待的更精彩,非常感人,让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烦恼。

  最让她感动的是绸缎双人舞:一男一女,两根绸缎,把杂技、舞蹈、爱情,完美地结合到了一起。每当他们在高空起舞的时候,安琪的心就悬起来,因为男演员就靠一只胳膊绕着绸缎,支撑两个人的体重,他用另一只手,或者脚托着女演员,翩翩起舞。而女演员,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稍有失误,或者体力不支,她就会从空中摔下来,非死即残。她要对他多信任,才能把自己托付于他,在那么危险的境地,陶醉地舞蹈,深情地对视。他们配合默契,连眼神的交流都和舞蹈融为了一体。

  安琪太感动了。当杂技表演结束,全体演员出来谢幕,她把手掌都拍麻了。

  该散场了,安琪恋恋不舍地站起来,正准备往外走,突然,从身后伸出两只手,抱住了她。安琪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黎明。她惊讶地问:“你怎么也在这里?”

  黎明笑起来,说:“傻瓜,你的票是我买的,我当然在这里,我一直坐在你身后陪你看呢。”

  黎明牵着安琪的手往外走,边走边问:“你知道那个绸缎双人舞叫什么名字吗?”

  安琪说:“不知道,票上又没写。”

  身边人多,声音嘈杂,黎明凑到安琪耳边说:“那个舞蹈叫‘爱情不设防’,你感动吗?”

  安琪说:“当然感动。他们要绝对信任对方,才能配合得那么好。”

  黎明搂住了安琪的肩,说:“希望我们以后也要这么信任。傻瓜,我对你也是不设防的。”

  这时已经走到了外面,安琪再次问黎明怎么也在这里。黎明说,从婷婷那里他才明白安琪为什么生气,所以就请婷婷帮忙,把安琪约到这里。一是因为安琪一直想看这个杂技节目,二是为了制造一点小浪漫,让安琪明白,爱要互相信任,他从来就没有防备安琪,他的爱情也是不设防的。房产证他确实是打算写一个人的名字,可这个人是安琪啊。为什么不写他自己的名字?因为他曾经把自己的身份证借给一个朋友炒房,他现在买房属于二套房,首付和利率都高些。

  说到这里,黎明捧起安琪的脸,认真地说:“上海的房价再高,也没有你对我珍贵,我怎么可能防你呢。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千万不要藏在心里,好不好?”

  安琪不好意思地笑了,说:“笨蛋,其实我也不在乎房产,我在乎的是你的心,你心里有我我就满足了。房产证还是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吧,利率高一点就高一点。”

  黎明小鸡啄米一样,在安琪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就写你一个人的名字,我相信你。”

  误会消除,黎明觉得今晚的月亮比太阳还要灿烂。

  安琪挽着他的胳膊,紧紧偎依着他,两人高高兴兴地商量起婚礼的事。

Tags: 爱情 设防

本文网址:/gushihui/15548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