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教汽车游泳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

  这段时间,吴晓远总觉得心里有个事没有落实好。所以工作起来,总是心不在焉,丢三落四的。静下来想一想,才知道应该再去一趟温水河。

  所以今天他又来到这里。跟上次一样,他把自己伪装得很好,穿着褐色的风衣,带着墨镜。他详细查看了周围的环境。温水河在小村庄的南边,岸边只有木头做的护栏,根本拦不住执意往里开的汽车。

  今天他再次来,想了解得更加详细一些。比如水深,他量了一下,三米多深的水,最适合了。能淹死人,也容易自救。

  他又抬头看看四周,根本没有摄像头之类的监控系统。他曾在网上看见一个用汽车谋杀自己老婆和女儿的案子,警察当天就破案了,原因就是他忽视了头顶上的摄像头。还有,在警察面前,刚一被吓唬,就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他不知道这样的人除了坐牢外,还能干成啥。他要做的就是不留蛛丝马迹,大不了到时候喝点酒,说是酒后失控。这样做,即使是福尔摩斯再世,也奈何不了他。在这之前他没有办过什么巨额的保险,谋财害命这条就不成立了。也没有什么跟老婆大吵大闹的不良记录。虽然最近自己跟公司里一个女大学生感情甚笃,但从不为外人所知。所以情杀这条也被排除了。

  吴晓远想把老婆萧靖和四岁的儿子吴多语杀掉,是为了解脱一股仇恨。跟家人有什么仇?这话怎么说呢,当初为了追求漂亮的萧靖,他可是没少费力气,尽管家境殷实,但萧靖好像根本看不上他,而是跟一个三流小演员打得火热。关键时候,他采取了非常措施,让人把小演员整走,她才最后就范。婚后,两人感情还算好,家人也都比较满意,没多久,萧靖为吴家生下个宝贝儿子。可问题就出在这个儿子上。

  在一次偶然的聚会中,有个朋友开玩笑说:“这个孩子怎么长得不像你呢?”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当时他的心就咯噔一下。其实,自从儿子出生的那一天起,他就没少照着镜子观察和对照,儿子确实跟自己没有相像的地方。现在经朋友这么一说,他才意识到严重性。回到家里,问萧靖,可是萧靖只甩给他一句话:无聊!可越是这样,越增加了他的疑心。他绝对不能容忍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孩子在这个家里继续生存成长,甚至还要继承家族的产业。每每想起这个,他的心都如同被毒蜂蛰噬着,他甚至有几次对萧靖说:“我们好好谈谈,我希望知道内幕,哪怕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会真心对他好。我要的只是一个真相。”可是萧靖还是说:“你无聊不无聊啊,连自己的老婆都信不过!”但是他明明看见萧靖脸上闪过一丝惶恐。心虚,他马上判断出。不过萧靖随之补上的一句话,让他又没有了底气。“要是不放心,你完全可以去做亲子鉴定啊!”要是心里有鬼的话,她会这么说吗?

  不过,即使萧靖不说,他也想到了做亲子鉴定这件事情。他内心却很煎熬,到底做还是不做,如果不做,就无法让自己的内心释然,一直是块心病,如果做了,后果呢?

  二

  萧靖打开家里的窗户,站在十六层上往下看,整个城市的风景尽入眼底。在这个高档小区,她好像没有过多的享受到什么幸福。二十岁的时候,她收获过幸福。跟那个帅帅的小演员刘钊,没有钱也照样心里美滋滋的。直到心爱的人从这个城市里消失。吴晓远太强势了,也太有手段了。她没法不从。她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跟他发生关系,是在一种强迫中完成的。或许也就是这一次,让她怀孕了,当然,也可能是跟刘钊的,因为在这半月前,他们已经偷吃了禁果。

  当那天吴晓远质问了她之后,她就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尽管她以平静的方式回击了他,但内心里却是波涛汹涌。她真记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了,甚至愤愤地想,吴多语要是刘钊的儿子才好呢,她翻来覆去地想当时的情况,最后得出结论,儿子跟刘钊的关系比较大。萧靖不愿意看吴晓远那张因愤怒而扭曲了的脸。至此之后,他们陷入了长期的冷战。

  有一天回来,她看见吴晓远没有关掉的QQ,打开聊天记录,原来他正在向一位专家咨询亲子鉴定的事情。她的心禁不住咯噔一下,该来的还是来了。她在想一旦得知了内情,吴晓远会放过他们母子吗?况且,尽管他做得很诡秘,但没有不透风的墙,她还是从一个在公司里的好友那里得知,吴晓远跟那个女大学生已经同居了。

  萧靖打量着自家的观景阳台,这是一个用铁栏杆围成的不到四平方米的小空间。吴晓远偏偏非常热衷在这个小空间里看风景,当然他不是站着看,他喜欢坐在铁栏杆托起的一块小铁板上。以前她曾经提醒过他多次,太危险,可他都置若罔闻。为此,她还把这个用手机拍下来拿给他父母看,好让父母劝劝他,可他表面答应,依然故我。

  想到这里,她蹲下身子查看这些支撑住小铁板的栏杆,都不算很粗,有的竟然还生锈了。她禁不住一阵惊喜。随后,她到网上查询,得知有一种化学粉,涂在上面能加快铁栏杆的生锈速度,而且根本查不出已经被动过手脚。犹豫再三,她还是到外面去买了这种粉,回来后用水拌匀,在靠近铁板的地方,均匀地涂抹上。几天后,已经能明显看出铁栏杆在迅速地被氧化。

  那天中午她出门回来,在儿子的卧室里,她听见吴晓远正在哄儿子:“不哭,不哭,就抽那么一点点。”她恐慌不已,然后又蹑手蹑脚地出去了。一直等到吴晓远离家她才重新回来。看着孩子手上的针眼,她心如刀绞。紧紧地把吴多语抱在怀里,亲了又亲,生怕会失去儿子。

  三

  吴晓远去了那家早已经咨询好的亲子鉴定中心,被告知,大约一周能拿结果。然而等他回家时,却发现萧靖不见了,孩子也不见了,被带走的还有她的一些贵重物品。给她打电话,却关机。“果真有鬼!”他愤怒地踢倒了一把椅子,然后大口大口地抽烟,痛苦地想着这些年为孩子付出的一切。

  目前最要紧的是找到这母子俩,可他们却人间蒸发了。他在痛苦中煎熬了三天。第四天,萧靖带着孩子回来了。“我们去旅游了。”一进门,萧靖故作轻松地说,还要吴多语告诉爸爸去了哪些地方,看见了哪些好玩的风景。吴晓远分明感觉到她在撒谎,不过,他马上镇静下来,说:“那也应当打个电话啊,我还以为你们去了外婆家呢。不过回来就好,我都快找疯了,走,儿子,咱们下馆子去。”

  说着就拉起萧靖和吴多语出去了。萧靖也显得非常高兴,她为成功化解这次危机而庆幸。没错,她是想跑了,带了不少值钱的东西,加上自己的存款,足够她跟孩子生活一段时间的。但在一个闺蜜家里住下后,她逐渐冷静下来。难道就这样放弃即将到手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唾手可得的大笔产业就化为乌有了。她相信只要自己做得巧妙,属于自己的东西终究会得到的。她也知道,亲子鉴定的结果不会马上出来的,再说即使结果出来了,吴晓远短时间内也不会拿孩子怎么样的,因为公公婆婆太爱这个孩子了。一天看不见孩子,老两口就会饭菜不香。她要继续自己的计划。

  吴晓远带着老婆孩子来到市中心的一处饭店,要了满满一桌菜。他一反常态,给萧靖倒了红酒,自己也喝了不少。“还要开车呢。”萧靖提醒他。他笑着说:“没事,我的驾驶技术你还信不过吗?”

  饭后,他们驾车回家。萧靖像往常那样坐在副驾驶上,吴多语坐在她的怀里。吴晓远故意绕了一个大圈子,来到温水河旁边,这个时间,路上行人很少。他没有犹豫,猛一打方向,车子向河里冲去。换来的是萧靖的尖叫声,这种尖叫随之被淹没在水里。吴晓远成功地从车里钻出来,他站在了车头上,使劲敲打着前面的玻璃。她看见萧靖在里面挣扎着,眼看半个身子就要钻出来了,可是因为惊慌,她竟然忘记解开安全带。她满脸惊恐,大口大口地喘气。由于车窗开着,河水迅速把车灌满了,这加速了汽车的沉没。此时,有两个过路的年轻人不顾一切地跳进水里。吴晓远焦急地大喊着,求他们一定把人救出来。但是已经回天乏力。

  水面恢复了平静,只有吴晓远在岸边捶胸顿足,痛哭不已。他的后背被拍了一下,扭头一看,他惊呆了,竟然是吴多语。这才明白过来,一定是在车撞到木桩,稍一停顿的一刹那,萧靖出于本能将孩子从敞开着的窗子里推了出来。他紧紧地搂住儿子。周围人渐渐多了起来。

  正像他预测和计划的那样,警察按照酒后驾驶给这次事故定了性。被罚款后,回家处理妻子的后事。

  四

  家里一下子清静了很多,尽管如此,吴晓远也仍然不敢大意。公司里的那个女大学生几次要求来家里见他,都被他拒绝了。儿子吴多语被爷爷奶奶接走了,他们说要用最好的方式来安慰孩子幼小的心灵。看着爸妈两鬓的白发,他心里禁不住一阵悲哀,他是家里的独子,没能给吴家留下个亲生的后代,他为此而焦灼,而痛苦。他现在相当懊丧,没有把吴多语一块除掉。可以说计划根本就是失败了。

  今天早晨,吴晓远去看吴多语的时候,他正把一辆玩具汽车摆在一个大大的水盆里头。吴晓远问他在干什么,他连头都没有抬,说道:“我在教汽车游泳。”

  当他要离开的时候,吴多语出来要跟他一块回去。“你回去干什么?”吴晓远问。吴多语说要回去取妈妈的照片。儿子想妈妈。他没法拒绝。于是就带他回来了。

  吴晓远像往常那样,来到阳台上吸烟,看着楼下车来车往,看着远处碧波荡漾的温水河。然后他把烟屁股扔掉,又把两支接在一块的香烟叼在嘴上,然后一纵身坐上了小铁板。

  这时,手机响了。“多语,帮我把手机拿过来。”吴多语把茶几上的手机拿来递给他。一看是鉴定中心的号码,催他下午去取鉴定报告。“不用去拿了,教授,结果不结果的不就是那回事吗。”他无可奈何地说。教授回答道:“是啊,小伙子,可别没事找事了,既然孩子是你亲生的,就要好好过日子……”

  “你说什么?”他激动地问,同时左手撑住铁板,他想下来。可是铁板摇晃了一下,随之从下面的栏杆上断裂开来。短短半秒钟,他已经浑身是汗,心想完了,完了。全身力气用尽,仍然无济于事。唯一的结果可想而知。

  当他从楼上飘落而下的时候,手机里面,教授还在重复着刚才那句话。

  随之,楼上传来一个小男孩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这是一个无法再弥补的悲剧。

Tags: 汽车 游泳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4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