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陈年旧帐

时间:2019-02-01 16:4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夏阳是个卖水果的新人,这天,他骑着电动三轮车走村串镇一大圈下来,到上溪村的时候发现电动三轮车快没电了。嗨,老旧的电瓶得换个新的了,当务之急是找户人家充会儿电。

  这时,他恰好看到村头有一户人家,院门外一棵大樟树枝繁叶茂,赶忙过去,一眼看到院子里有个大爷在喝茶。夏阳说:“大爷,跟您商量件事,我车快没电了,在您这充一会儿电好吗?我给钱的。”

  大爷听了,抬起头瓮声瓮气地回了一句:“进来充呗,多大的事还谈钱?对了,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夏阳一听高兴极了,一边把三轮车开进院子,找到插座充上电,一边说:“我才入行不久,不瞒您说,还是第一次到你们村哩,以后生意还请大爷照顾点……”

  正说着,手机响了,夏阳一接听脸色就变了,电话是他妈打来的,妈的声音有点抖:“夏阳,在哪呢?奶奶突然发病,医生说不行了,你赶快回来见上一面,不能耽误啊,迟了就见不上面了……”

  夏阳都要急哭了,这可怎么好?家离这儿有二十里地哩,偏偏在这节骨眼上,车没电了。大爷三言两语问明白情况后,开口道:“小伙子,别急,你自管找车回家,三轮车和水果就撂在我这儿,少一个找我赔。”

  夏阳一听只得如此了,忙千恩万谢之后,去大路上拦了辆出租车,心急如焚地回了家。

  等奶奶下葬已过去三天了,夏阳这才抽出空来到上溪村。大爷家的院门开着,夏阳一眼看到了自己的三轮车,可是,车上空空如也!这是怎么回事?水果呢?

  就在这时,打屋内出来一人,身材高大,面色阴沉,看上去就让人害怕。夏阳忙迎上前硬着头皮问道“:大叔好,请问这家的大爷呢?”

  那人朝他看了看,一言不发。夏阳又问:“这院子里的三轮车是我的,您知道我车上的水果哪去了吗?”

  大个子还是一言不发。夏阳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水果这是给扣下了。三轮车在他家停了三天,又充了电,水果权当费用了。

  好在水果并不多,大概也就100多块钱,干脆不要了,否则惹毛他们,甭说水果,只怕连三轮车也拿不回来。于是夏阳赔着笑说:“谢谢你们照应我的车子。”说着,他试探着上前拖过三轮车,又插上钥匙,那大个子只是冷冷瞧着,还是一言不发。

  夏阳生怕大个子拦住他找麻烦,一时紧张得不得了,好在直到出了院子,那大个子也没有吱声。夏阳当即一扭手把,以最快速度一溜烟地跑了。

  开到村外后,夏阳长吁一口气,回头看看上溪村,心里一声冷笑:好刻薄的人,好厉害的大个子,行,我记住你们了。

  时光飞快,一晃好多年过去了,夏阳早就不卖水果了,他在城里做生意发了财。这年春节回老家时,夏阳决定给每个村的养老院捐点钱,但决不给上溪村养老院,直至现在他心里还记恨着哩。

  闲暇无事,夏阳忽然起了一个念头:到上溪村走走,听听那儿的人是怎么看待这事的,需要的话就解释一下,省得人家骂自己。

  夏阳驱车来到上溪村,隔着老远就看到了那棵大樟树,好多年不见,大樟树越发高大了。那大爷也还在,只不过显老了些。夏阳把车停在大爷家门口,下了车直接走进院子。大爷满脸疑惑,打量着眼前这个派头十足的人,似乎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

  夏阳装作跟大爷借打火机,又递给大爷一支烟后,借机攀谈起来:“听说有人向你们这儿每个村的养老院都捐了钱,肯定也给你们村了吧?”

  一听这话,大爷的脸就涨得通红,气冲冲地说:“捐个屁!他给周边每个村都捐了,就不给我们村捐!也不知道发的是哪门子神经。我们倒不是稀罕他那点钱,可这事气人哩!”

  夏阳笑笑,心里畅快得不得了!他又说:“哦,我倒是无意中听人讲过这事的来龙去脉,说是捐款的这位老板当年是个卖水果的,有一年他到你们村卖水果时,家里出事,他三轮车没电,回不去了,便央求一位大爷照看一下他的三轮车,结果您猜怎么着?”

  大爷眯起了眼睛,问:“怎么着?”

  夏阳说:“结果几天后人家来取车时,车子倒还在,车上水果一个不剩,被那大爷给扣下了……”

  大爷突然发作起来,一声暴喝:“他放屁!我就是当年照应他三轮车的人,我根本没扣他的水果!我怕水果烂了,早就发动全村男女老少把水果全给买了!”

  大爷说着,“咚咚咚”跑进屋,很快又跑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发黄的本子。他打开本子说:“你看!”

  夏阳接过来一看,原来是本账本,上面写着:大牛称三斤香蕉,小张称二斤梨……最下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合计金额,132元。

  大爷叹了一口气,说:“好多年了,这笔钱一直在我这里保管着,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年轻人是哪儿的,只好在树上挂了个牌子,等有朝一日他来取。可他一直没来,我都愁死了。”

  大爷说着,朝那棵大樟树一指。夏阳顺着一瞧,原来大樟树上吊着一块木牌,他先前没注意看。木牌上面用红漆写着:水果钱在我这儿!还画了个箭头,指着大爷家。

  好多年过去了,字迹依旧清晰,想必是大爷年年用红漆描一遍的缘故。

  夏阳一时心里剧震,忽又想起什么,说:“可我还听说了,当年人家来取车,问过这事,可一个大个子就是不回答,眼神还吓死人,这不是明摆着不肯还水果吗?”

  大爷听了长叹一声:“误会,全是误会。你说的那高个子,是我兄弟,他天生又聋又哑,哪里会说话哟!偏偏生着一副凶相,实际上他连只小猫都怕。嗨,这事闹的!”

Tags: 陈年 旧帐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1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