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滑梯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佐野洋,日本推理小说作家,被誉为日本推理文坛的“悬念大师”。本文改编自他的小说。

  枥馆和未树子是一对恋人。这天,枥馆上门拜访未来的岳父岳母,请求他们答应自己和未树子的婚事。

  未树子的父亲中村态度有些冷漠,他看了看枥馆带来的家庭状况履历表,说:“令尊是两年前去世的,目前你和令堂生活在一起。你是长子,下面有一个弟弟,那你有没有姐妹呢?”

  枥馆一听,脸色微变说:“是的,原来我有一个妹妹……可是她在年幼时就死了。”

  中村若有所思地问道:“是因病而亡的吗?”

  “不……”枥馆突然有些局促不安起来,他点了根烟,抽了一口后说道,“我妹妹……她死于意外事故……”

  中村神色凝重地点头说:“我可以问问,她是怎么死的吗?”

  枥馆犹豫片刻,突然望向未树子说:“未树子小姐,还记得我第一次来你家的情景吗?当时,你曾经把你的相簿给我看。”未树子有点莫名其妙地点点头,可枥馆接下来说的话更是让她大吃一惊。枥馆说那些相片中未树子小时候的模样,和他的妹妹十分相像。

  未树子听了,忍不住问道:“这件事你以前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

  枥馆喃喃说道:“我觉得我们俩之所以会在一起,是死去的妹妹在冥冥之中的安排,而且我认为这样对我母亲最好,妹妹是她唯一的女儿,而未树子小姐长得很像我妹妹,等我们结了婚,就能减轻我母亲的伤痛……”

  未树子不禁有点悲哀:“所以,你要我做**妹的替身?”

  枥馆叹了口气说:“或许你会有所不满,但这是我的真心话。因为……这个妹妹是被我杀害的!”

  “什么?!”未树子不觉惊叫起来。

  接下来,枥馆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在他上小学时,一次无意中听到邻居说,几年前是他把妹妹从滑梯上推下去致死的。回家后,他立刻向母亲询问,母亲却含糊其词。后来,父亲告诉他,他们家的院子里原本有一座滑梯,有一回,他和妹妹一起玩耍时,把妹妹给推下去了,妹妹折断头骨,当场就毙命了。当时妹妹才刚过两岁,而他也只有三岁零十个月。

  等枥馆说完这些,气氛更加凝重了。中村突然问道:“枥馆先生,你是在F市出生的,对吗?那你后来在F市住到什么时候呢?”

  枥馆说直到他小学毕业为止。后来他父亲换了工作,不当警官了,他们就搬家了。

  “爸!”未树子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您在结婚前刚当上新闻记者的时候,不就在F市的分公司待过一段时间吗?当时,你听到过有关枥馆先生的这件事吗?”

  奇怪的是,中村并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他对着枥馆追问道:“你把妹妹从滑梯上推下去的情形,你还记得吗?”枥馆摇摇头说他没什么印象。

  “那你记得出殡的情形吗?”中村继续问道。

  枥馆点点头说:“这我倒有一点印象,家里好像来了许多客人……”

  中村皱起眉,质疑道:“这不是很奇怪吗?事件的发生和出殡时间只隔了两三天而已,你怎么会完全不记得事件的发生呢?如果**妹确实是被你推下去的,你多少会有些记忆的片段才对。就算推的那一刹那的情形记不得,**妹倒在地上的情形总该会有点印象吧?”

  听中村分析得如此头头是道,枥馆忍不住连连点头,突然他满脸诧异地惊呼道:“您的意思是说,我妹妹说不定不是被我害死的,对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中村犹豫片刻,这才告诉枥馆和未树子,其实,早在他在F市刚当上新闻记者的时候,就认识枥馆的父亲。当时,枥馆的父亲是F市警察局的警部。枥馆说的这个事件,他当时就知道,不过,当时的报纸并没有把这个事件登出来,这是因为枥馆父亲拜托各报记者的缘故。

  最终,枥馆的这次上门在有些尴尬而神秘的气氛中结束了。

  过了两天,枥馆突然找到未树子说,他有非常重要的事要亲自和她父亲谈谈。

  未树子打电话征得父亲的同意后,把枥馆带到了父亲所在的报社。进了会客室,枥馆一见到中村,就迫不及待地说:“那天回家后,我左思右想,总觉得您的质疑好像有弦外之音,我也认为自己当时虽然还小,可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一点印象也没有,因此,我就向母亲央求告诉我实情……”

  中村点点头问:“那么结果呢?”

  “结果……”枥馆有些激动地说道,“我母亲说出来的话实在太令我震撼了。她说,害死我妹妹的其实不是我,而是我的父亲!”

  一旁的未树子忍不住惊叫出声,而中村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枥馆接着告诉中村,他母亲说事件是在一个星期天发生的。当时,父亲正在院子里陪着他们兄妹玩滑梯。轮到妹妹要滑的时候,父亲推了一下她的背。不巧的是,妹妹大概还没有坐稳,而父亲推的手势可能也有点不对,妹妹就往前滚落下去,不幸把颈骨扭断了。

  说到这里,枥馆突然问中村:“事件发生后,我父亲向警察局报告说是我把妹妹推下去的,对吗?”

  中村点了点头说,当时枥馆的父亲确实是这么和记者们说的,并恳求记者们为了孩子的将来,不要把这个事件报道出去,记者们也都同意了。

  这时,未树子忍不住问道:“父母替孩子顶罪,这是常有的事,可这个事件却刚好相反,这一点实在叫我无法理解。你父母为什么不告诉警察真相呢?”

  枥馆解释说,如果他父亲当时说出真相,即便是过失,根据当时的制度,必须被迫辞职,万一一时找不到新的工作,就没办法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而他当时只有三岁零十个月,当然不必承担刑事责任。

  顿了顿,枥馆又转向中村问道:“可我还是很困惑,在我年幼无知的时候,父母把责任转嫁到我的头上;到我快要结婚的时候,母亲又把一切罪责推到死去的父亲身上。伯父,您当时采访过这起事件,真相到底如何,能不能告诉我呢?”

  “这……”中村沉思片刻后说,“我虽然采访过这起事件,但我既没有看到现场,也没有访问过所有的有关人士,所以,我也不能肯定地说什么。既然令堂这么说,你就相信她的话吧。”

  未树子听到这里,忍不住质问枥馆:“你上次不是说过吗?你如果娶到一个很像**妹的女性,你母亲会格外高兴。现在,你母亲告诉你,害死**妹的并不是你,既然真相大白,你还有赎罪的必要吗?这就是你准备和我结婚的理由?”

  “不!”枥馆连忙否定道,“这不是唯一的理由!”

  未树子更加生气了:“我看你很有必要重新考虑一下我们的关系,若就此结束,我也不反对,再见!”说完,她就冲出了会客室。

  当天晚上,未树子来到了父亲中村的书房。中村满怀爱意地看着女儿说:“孩子,白天你那样冲出去,难道不后悔吗?”

  未树子气呼呼地说:“我才不后悔哩。他这不是在耍我嘛!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您谈,我还以为是要谈结婚的事,结果还是在讲他那件事,这不气死人吗?可是……”未树子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爸,我倒是想问您,枥馆所讲的那件事,您知道的恐怕不只您所说的那些吧?”

  中村愣了一下,问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未树子振振有词地说:“那天枥馆带来的履历表上并没有提到他有妹妹,而您却主动问起,并就此事对他提出了一系列的质疑。结果,竟引出了他母亲对此事的更正。这样一来,我怎么能不怀疑您原本就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呢?”

  中村环抱起双臂,沉思良久,才开口说道:“看样子,我好像非说不可了。说起枥馆先生的母亲,她是一位很美丽的女人,你知道吗?”

  “是的,我听枥馆说过,他母亲年轻的时候,是一位大美人……”此时,未树子的心里突然忐忑不安起来,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她将听到的真相会非常令人震惊。

  中村缓缓说了起来:当时他刚到F市参加工作,在前往枥馆父亲的公馆采访时,认识了枥馆的母亲,两人暗生情愫。没多久,枥馆的母亲告诉他,自己怀孕了,并且很有可能是他的孩子。他当时很害怕,很快就申请调到外地去了。过了几年,枥馆的母亲写信告诉他,他们的女儿由于横祸而夭折了。于是,他打电话问了F市分公司的朋友,得到的回答是:这个小女孩是被她哥哥从滑梯上推下去的,由于不想伤及小孩的前途,所以大家说好不发消息。

  “当时,我就有一个念头……”中村一字一句道,“莫非她的丈夫发现这个女孩长得很像我,于是他自己动手解决,然后把责任转嫁到自己的儿子身上……”

  未树子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这么看来,枥馆今天所说的话不就为您证实了这一点?”

  中村点点头说:“我要是没有改姓,枥馆先生的母亲或许早已察觉到,你是我的女儿了。”

Tags: 滑梯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9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