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一千两银票

时间:2019-02-01 14:0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非同寻常的托管

  洪武二十七年,又是大比之年。离应试的日子还有一个多月,应天府城内就挤满了前来赶考的举子。这天午后,一个名叫宋一轮的穷书生风尘仆仆地来到夫子庙附近的一家客栈投宿,看到门侧“客满”的木牌正要离开,一位公子哥打扮的青年微笑着走来:“看来兄台是第一次到京城赶考,现在别说是城内客栈,就连城外的庙观都人满为患了。”宋一轮闻言神色一黯,青年又道:“在下苏明举,镇江人士,侥幸在这客栈讨得一间上房。兄台要是不嫌弃,挤一下也无妨。”宋一轮大喜,可想到上房的资费,又犹豫起来。

  苏明举看出了他的担心,就哈哈一笑道:“不过这房也不是白住,每天的茶水钱可要记在兄台账上。”宋一轮当下明白了他的好意,连忙道谢应下了,心中却暗暗发誓,他日一定要报答人家的恩情。

  苏明举住的是个套间,外间本就有给使唤小厮住的床铺。此次他是一人出来,外间正好可以让宋一轮住。

  因为性情相投,不几日两人就成了莫逆之交。

  眼看考期日近,这天两人用过酒菜回到住处后,苏明举从内间拿出一个碎花包袱交给宋一轮,道:“宋兄,我这里有一千两银票,放在身边多有不便,请宋兄代为保管一段时间,待考试过后我再来取。”

  宋一轮哪里敢接,这一千两银票可是一笔巨款,自己要是弄丢了咋办?可难得苏明举如此信任,自己多蒙苏兄照顾,连这点忙都不肯帮也太不仗义了,就接过包袱直接锁到了柜里。

  考试过后,苏明举不由分说就拉着宋一轮去了酒肆。酒酣耳热之际,苏明举突然举杯沉声说道:“此番来京,本欲博个功名,眼见仕途无望,但能交到宋兄这样的知己,也是不虚此行。”宋一轮细问之下才知道苏明举自感中榜无望,已打定主意明日返乡,就急忙出言挽留,要他等放榜之后再走不迟。

  苏明举惨然一笑,只是摇头。宋一轮又道:“纵使今年不得圣宠眷顾,下次还是有机会的。”苏明举长叹一口气:“没有下次了。”

  原来苏明举自小醉心仕途,可他是商贾世族出身,家中向来对功名看得很淡。自从他父亲辞世之后,家人一直希望他尽早打点家中生意。这次离家之前,他已和出嫁到闽南的姐姐谈妥,若再博不得功名就得弃文从商,跟随姐夫下南洋做生意。宋一轮知道自己也强留苏兄不得,也不再多说,只是添酒,心想怎么也得让好友尽兴而归。

  为信义历尽艰辛

  待宋一轮醒来,已是次日正午,看到自己躺在客栈床上,内间却是空空如也,忽然想起苏明举的包袱,急忙取了追出去。等他赶到江边时,才得知驶往镇江的客船早出发一个多时辰了。

  就在宋一轮心急如焚时,一个渔夫打扮的中年汉子跑来搭讪。问明缘由后,他把胸脯一拍,说自己有艘小船轻便灵活,加上顺风顺水,半日就可以追上前面的大船,只是这样一来就得耽误一天打鱼工夫。宋一轮就从怀中掏出一两多银子,塞在中年汉子手中,跟他上了一艘小渔船。

  小渔船沿着长江行了百十里水路,眼看天色渐晚,还是没有看到大船的踪影。宋一轮愈发心急,一个劲地催促中年汉子,丝毫没有注意到小船已经不知不觉地驶进了江边的芦苇荡。等到中年汉子放下船桨,狞笑地回过头来,宋一轮这才明白,自己碰上了强盗。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主动掏出身上的银两递了过去。看到中年汉子收下银两后,还两眼放光地盯着自己背上的包袱,他赶紧解下包袱,抱在怀里,苦苦哀求对方手下留情。中年汉子哪肯理会?抬脚将他踹翻,顺手夺过包袱,打开一看,里面包着几件旧衣,一抖,又掉出一个钱袋和一封信来。

  一见到信封,宋一轮就想里面装的应是那一千两银票。谁料大汉没有理会那封信,将钱袋里的银子倒在手里一点,约莫几十两的样子,就随手将那封信往包袱里一塞,直接扔到了江里。

  那包袱一到水里就被冲开,宋一轮顿时大惊失色,立即从船上跃下去打捞那些东西。中年汉子也不阻拦,赶紧撑着船逃走了。可怜宋一轮只是粗谙水性,江水又急,他一连呛了几口水,也没能抓住那信封。好在有芦苇挡着,包袱和衣物都没冲远。宋一轮挣扎着一一捞起,爬上了岸。他沿着江岸走了十几里夜路,才找到一间破庙住下,却因一路穿着湿衣服,受了风寒病倒了。庙里的方丈可怜他,帮忙请了大夫诊治,这一来二去,竟花了一两个月时间,他的病才算痊愈。

  宋一轮掐指一算,放榜的日子早已过了,即便高中,这么久没去报到,也得被除名了。自己的事倒还算小,不过再考一次罢了,那弄丢的一千两银票可怎生是好?他略一思量,心中便有了计较,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先把这一千两凑齐还回去,要不然他会一辈子不安。

  方丈念他一个书生流落外乡不易,就请扬州城“宝昌记”当铺的周掌柜收他做了伙计。这“宝昌记”是经营字画的店铺,宋一轮早年就对字画之道颇有研究,有时眼光比起几位老朝奉还要准上三分,加上为人勤恳好学,深得周掌柜赏识,第二年就被提为朝奉,工钱也越涨越高。他平日里省吃俭用,五六年下来也攒了三四百两银子。

  不料,第七年燕王朱棣发兵南下,眼看就要渡过淮水。扬州一带风声鹤唳,每日都在传言燕王的部队快要打过来了,一时间人心惶惶。周掌柜吩咐众人赶紧把店里的古玩字画低价处理了,一起过江逃命。宋一轮见一些字画的售价实在便宜,就找到周掌柜,用自己攒下的银两买下了几幅字画。周掌柜见他有心攒些家当,就又送了他几个黄玉扳指和十几两银子,这才带着家眷过江去了。

  叙旧情良多感慨

  宋一轮到江边旧庙躲了半年。后来燕王打下应天,当了皇帝,天下也逐渐安定。宋一轮就去了应天府将字画和扳指卖出,手上竟也有了六七百两银子。他拿这些银两做本钱,在扬州一带做起了字画生意,三四年后,终于攒够了一千两银子。

  这年春暖花开,宋一轮带上攒够的银两兴冲冲地到镇江寻找苏明举。这已是他和苏明举分别后的第十个年头了。但一问之下,哪曾想林家多年前就搬离了镇江。

  天下之大,要找一个只知名字的人谈何容易!无奈之下,他只得在镇江安顿下来,娶了妻室,继续经营书画生意,只盼有朝一日苏明举返乡,两人能得以重见。

  这一等又是十多年。此时宋一轮已成了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富商,有娇妻爱子,可他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一千两银票的事。这天,镇江知府宴请一位途经镇江上任的巡抚,发帖请了当地的名流巨贾作陪。一进酒楼顶层的雅间,宋一轮就呆住了:那个坐在知府身边的巡抚大人竟然就是失散二十多年的苏明举!

  苏明举也很快认出了宋一轮。顾不得什么礼节,两人当下就抱头痛哭起来。随后,宋一轮带着苏明举来到家中,先让他见过自己妻小,又领他来到内室。苏明举以为宋一轮要和自己叙旧,却见他从床头的暗格里取出一个碎花包袱,郑重地交给他。苏明举一见这包袱,就感到似曾相识,打开一看,这才想起这正是自己当年寄存在宋一轮处的。他看到旧衣服里还夹着一个信封,抽出一看,里面竟是一张一千五百两的银票。

  宋一轮解释道:“我受人之托,却未尽人事,实在惭愧。现将受托之物完璧归赵,里面原应有一千两银票和几十两碎银,另外四百多两权当这二十多年的利息。”苏明举听闻大惊,几十两散银子的事自己还记得,可哪有什么一千两银票?

  原来,当年考试之前苏明举就没抱什么希望,打算考完之后,不等结果立马就走,但想到宋一轮连回程的盘缠都颇为勉强,有心帮他,又怕被拒,就想了个主意,将自己的几件旧衣和几十两银子包起来谎称要他保管,并附一封书信道明缘由,考完之后自己一走了之,那包袱宋一轮就不收也得收了。如今见宋一轮要还那子虚乌有的银票,他料定里面必有隐情。

  宋一轮就从那天醒来发现他忘了取走包袱说起,把其中的曲曲折折一口气讲完,此时苏明举已是泣不成声,几声抽噎后竟晕厥了过去。宋一轮慌忙掐他人中,忙活了好一会儿,才将他弄醒。

  苏明举醒来之后,从床上挣扎起来,对着宋一轮倒头便拜:“宋兄,我对不起你啊……”终于知道真相的宋一轮闻言脸色一变,这时苏明举哽咽半天又道:“而且,宋兄有所不知,我正是补了宋兄的缺才当上的官啊!”

  原来当年宋一轮确已高中,只是当时他还躺在百里之外的旧庙养病没能报到,礼部就录取了下一名,而此人正是苏明举。当时,不抱希望的苏明举已在镇江变卖完家产,正准备去泉州投奔姐夫,到南洋经商。待到了京城才知道自己被录取了,而且是补宋一轮的缺。初得消息,他打算择日去寻访一下宋一轮,可三日后他接到前往庐州上任的命令,寻访一事只得作罢。为官以来,他一直不知道当年宋一轮发生了什么事,但心里却非常感激他,自己的飞黄腾达也算拜他所赐。

  现在明悉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苏明举懊悔不已,如果不是自己当初的任意妄为,宋一轮也断然不会误了出榜的日子。凭他的本事,今日的成就绝不会在自己之下。

  宋一轮得知二十多年的辛苦竟是一场阴差阳错,一时间也是默然无语。良久之后才回过神来,见苏明举还在地上长跪不起,急忙将他扶起:“真是天意弄人啊!此事怪不得你,当年你也是出于好意。何况,如今我富甲一方,比起当初强了何止百倍!你也不必内疚,只要你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官谁做不是一样!”

  苏明举见他肯原谅自己,这才放下心来。于是两人把酒言欢,彻夜畅谈。苏明举愈发仰慕宋一轮的品行,坚持要和他结拜兄弟。几年后,苏明举更是把小女儿许配给宋家,和宋一轮结为亲家。

Tags: 银票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7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