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老爹的坟头冒青烟

时间:2019-02-01 11: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皮二是个泼皮无赖,光棍一条,天生一副懒骨头。整天无所事事,不是打麻将就是拎着酒瓶子在街头晃悠。这里是城乡结合部,来往车辆多,皮二就把眼睛瞄上了那些外地车牌的过路车。

  碰瓷这活技术含量高,皮二却玩得溜转,因为他不怕死。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烂命一条,啥都不怕!派出所进得比自己家还勤,人家也拿他没办法。他敲得不多,够不上判刑,赶上他心情好,一包烟也能打发他。

  那天皮二正靠在墙角晒着太阳,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梦,梦见被自己气死的老爹坟头起了火,老头子嗷嗷叫着从坟里蹿了出来,一把抱住他,火顺势蔓延到他身上,烫得他一下子跳了起来。

  原来是隔壁饭馆的小寡妇正在转角处倒炉灰,一阵风刮过,没燃尽的火星有一两颗被扬到皮二裸露的皮肤上。

  皮二骂咧咧地说:“原来是你干的好事,害老子做梦我爹坟头被烧,火还烧到老子身上。”

  小寡妇吓得不知所措,连声道歉。旁边摆摊的三仙师凑过来,说起来这三仙师还是皮二的远房叔公,自称通晓易经八卦,靠替人相面测字糊弄日子。三仙师煞有介事地说:“这是好梦啊,大吉大利!你想啊,坟头起火,不就是说祖坟冒青烟吗?否极泰来,你要交好运了!”

  皮二呸了一口,好运?踩到狗屎才有可能。他家祖辈农民,八代里面也没出什么显贵,到他头上更是一穷二白。

  这时候他烟瘾上来,也没兴趣跟他们闲扯淡,摸摸瘪瘪的口袋起身就走。三仙师冲他捻捻手指:“添些香油钱吧?”

  皮二牛眼一瞪:“老子自己都吃不饱,还管得了那些泥胎子?”

  皮二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好运还真的来了,真真切切地砸到了他皮二的头上。

  那天,从一辆宝马车上下来个胖男人,一脸的贵气逼人。他找到皮二握着他的手一个劲地摇:“恩人啊,贵人哪,叫我怎么感谢你?”

  皮二丈二和尚摸不着大脑,自己损人利己的事干得是不少,雷锋那是绝对没学着做过。

  再看那胖男人果然有些眼熟,皮二仔细想了想,终于想起来:几个月前自己拦过这胖男人的车!当时他开得急,皮二蹿出来时分寸拿捏得刚刚好,有惊无险。胖男人火气却挺大,气呼呼地摇下窗户甩出两百元。胖男人爽快,皮二也省事,他捏着票子甩了甩,却不起身,腆着脸冲人家要烟。

  胖男人皱着眉头说自己不抽烟,很不耐烦地挥着手示意皮二让开。皮二心里冷笑,胖男人身上有烟味,同是烟友不敬支烟,这不是摆明了瞧不起人端架子?

  皮二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哎哟着往地上一滚装起死来。皮二有的是时间,胖男人却耗不起。后来还是胖男人从边上的店里买了一整条阿诗玛,并且亲自点上一支送到他嘴边,皮二才作罢。

  皮二心想对方该不是想秋后算账的吧?再看胖男人的表情又不像,那样子简直就是感激涕零!

  胖男人自称是一家外贸公司的老总,姓黄。那天黄总摆脱皮二的纠缠后就上了高速,不久就看到前面一串追尾车祸现场,他当时就惊出一身汗!那其中一辆在昌镇时就行驶在胖男人的前方五十米处。要不是因为自己被皮二拖住了,估计他也不能幸免。

  更幸运的是黄总说那天心急火燎地赶路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要和一家境外企业签订一份大合同。一个星期后,那家境外企业卷了资金一夜之间人去楼空,而黄总因为签约路上耽搁了,被别的公司抢了先,而侥幸躲过。

  胖男人还说自己后来请人算过,说自己命中西南方向会遇贵人,躲过灾劫。而且贵人如果在身边辅助他,会更加如虎添翼。

  一旁人群中凑热闹的三仙师赶紧挤上前来,自作主张要了黄总和皮二的八字,掐着手指之乎者也了一通,然后说:“黄总是土命,皮二是甲寅年水命,真是他的命中贵人!”

  作为恩人的皮二心安理得地被黄总迎进了城,黄总说要好好报答他。身后有人放起了鞭炮,也不知道是欢送还是庆幸送走瘟神。

  好吃好喝畅玩了几个月,皮二算是开了大眼界,但是皮二觉得空虚!他在一个早晨从松软的大床上醒过来,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他不能再无所事事,他要做真正的城里人,所以他要有自己的事业,他想上班。

  黄总问:“你会做什么呢?”

  这下把皮二给问住了,他挠了挠头皮。想了半天,最后指着穿着笔挺保安服的门岗说:“那衣服挺神气,比我们镇警服还漂亮。我就当保安吧!”

  皮二神气活现地上班了没几天,他就腻歪了。他平时懒散惯了,哪受得了这个管束。他倒是觉得那些跑销售的挺好,满城市转悠,见多识广,听说业绩好还能出国旅游。

  销售跑了一个月不到,他觉得累得慌,还不如当个工人做流水线简简单单,不用费脑子。

  折腾到后来,黄总笑着说:“要不我给你挂个董事头衔,法人用你的名,你只要偶尔来办公室报个道就好,工资照领,时间不受约束。”

  这下皮二总算消停下来了。他每天都会西装革履,人模人样地去办公室报到,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敬业,而是他看上了办公室的文员小芹。

  老总的器重令公司里所有人都对皮二刮目相看,董事的光环更是令皮二平凡的相貌增色不少。看得出来小芹对皮二也很有好感,两人很快就从眉目传情进展到公开拉着手进出。

  没过多久,小芹告诉皮二自己怀孕了。皮二高兴地跳起来,他要当爸爸了!真是想也不敢想啊,四十岁的老光棍,几个月前的自己还躺在墙角捉跳蚤呢。小芹说:“有孩子了,你总不能让他在出租房出生吧?”

  皮二吞吞吐吐地找到黄总,黄总二话不说,直接递给他一张写了皮二名字的房产证:“这事我早就帮你想好了。”

  皮二接过来揣进口袋,嘴里还装模作样地说:“这钱以后从工资里扣吧!”

  黄总笑着说:“这是你应该拿的!你真是我的贵人,自从你来公司,我们业务都翻了几番!别说区区一套房子,我还打算把公司的股份让给你一些,你只要签个字就行了。”

  皮二看不懂那些条条款款,他也懒得看,反正黄总敢送他就敢接。

  晚上,皮二睡在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搂着怀里的娇妻,自己的人生终于掀开了新的篇章。小芹点了一下他油光发亮的脑门,嗔怪着说:“没车代步,以后我上下班大着肚子可不方便。”

  皮二狠亲了她一口:“咱买,宝贝儿!”

  皮二挑了个日子携着小芹衣锦还乡,他算是彻底地扬眉吐气了。看着大家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皮二飘飘然的感觉那真是爽极了。

  给老爹上坟时,他还计划着蜜月回来要把坟驳一下,一定要整得富丽堂皇,把村主任家的风头盖过去。

  黄总还送给他们马尔代夫旅游套票,亲自把他们送到机场,让两人痛痛快快地出去玩。

  蜜月回来,皮二一进公司就被围住了,黄总不见了!来讨债的里三层外三层,群情激愤!有人看到皮二高叫着:“这是公司法人代表皮二,姓黄的把他当个宝,听说他才是幕后投资人。”

  人群一下子把皮二围起来,他们气愤地挥舞着拳头,幸好这时候有几个穿制服的人进来把皮二架了出去。

  对方举着证件对他说:“我们是商业罪案调查科的,想请你协助调查一件案子。”

  皮二被关押了,罪名是非法集资。黄总卷了钱跑了,摊子扔给了他。

  小芹来过一次,手上拿着离婚协议。皮二叹着气说:“我把房子车子都给你,你要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小芹冷冷地说:“你的房子房产证是假的,车子被封了。你老家那套四处漏风的房子不值钱我不稀罕。孩子我打掉了,你想让我生一个诈骗犯的孩子吗?”

  皮二冲着小芹的背影,声嘶力竭地大叫起来:“孩子,我的孩子,你不是说爱我吗?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是你们的恩人啊,该死的,坟头冒青烟啊,我要发财啊!”

  大喜大悲的刺激来得太猛烈,皮二疯了!

  与此同时,在边远地区的一家旅馆里,黄总正在看着报纸,然后他默默地把报纸放在一张黑白照片前点燃了,照片上是一个漂亮的少妇,怀里抱着个可爱的婴儿。

  那次,黄总心急火燎地赶回去的原因并不是签什么合同,而是因为有产后抑郁症的妻子怀疑他不忠,勒令他马上回家。等他赶到时,妻子刚刚抱着孩子从楼上跳下来。他就算是早到十分钟悲剧也不会发生,而皮二就是罪魁祸首。

  黄总想过报警让皮二受到惩罚,可他咨询过律师,像这种事法律也很难界定他的罪责,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浑浑噩噩的泼皮无赖。于是他想出了这个办法,他要把皮二捧到天上,再狠狠地摔下来,这样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他决定马上回家处理公司的事,他的公司是盈利的,那些钱和利息,他会分毫不差地还给债权人。

  一年后,皮二的老家在新城规划中纳入拆迁范围,皮二家也分到了一笔可观的拆迁费,三仙师帮他代领了。

  三仙师边点钱边喃喃自语着:“皮二的梦我还是算准的吧?这不是财来了吗?只是他之前作的孽报应也来了。唉!人在做天在看。”

  然后他心里估算了一下,这钱应该够支付皮二接下来的精神病医院治疗费了吧?

Tags: 老爹 坟头 青烟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4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