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兄弟情仇

时间:2019-01-31 17:17来源:故事会 作者: 曹茂荣

  李家有个童养媳叫水兰,16岁时出落得人见人爱,邻里都夸李家有福气。可是,李家也有烦恼的事,就是:水兰许配给李一还是李二呢?

  李一李二是孪生兄弟,今年都已16岁了,但两人的性格不同:李一厚道讲义气;李二聪明有能力。兄弟俩对水兰都掏心掏肺。李一从山上给水兰带来八月黄,李二便从镇上带来一条头巾;李一帮水兰切猪草,李二便教水兰唱山歌。兄弟俩也不伤和气,心照不宣地抢着水兰的心。

  起先,李家大人还有些着急,担心兄弟俩闹出伤风败俗的事来,但后来看到兄弟俩并无争斗痕迹,大人们也就放了心。

  天有不测风云,一支游兵散勇路过村子,将李一抓去当兵。从此李二就独自伴着水兰,两人渐渐亲热起来。

  一日,他们到后山坡挖红薯,水兰挎着篮子,李二扛着锄头,一前一后,像对小夫妻。水兰一转身,说:“二哥,红薯啥时候长大?”

  李二点头,说:“秋天就长大了。”

  水兰走几步,又转身问:“二哥,人多大了算长大?”

  李二一笑,顺手折朵野菊花插在水兰头上,说:“我们正长大呢。”水兰脸一红,噔噔地独自跑上山坡。

  李二挖红薯,水兰捡红薯,不久就满了一篮。两人坐在树下乘凉,李二教水兰唱歌:“一更里哟一寸香,哥哥打扮进妹的房……”

  水兰嘴一撇,双手蒙眼,咯咯一笑,说:“不唱不唱,羞死人了。”李二便逗她,伸手摸她的颈脖,水兰笑成一团。

  李二一把搂住水兰,说:“不准笑,不准笑,再笑就不带你回家。”说着,两人抱在一起。李家大人不知,天地却可以做证,李二和水兰就这样圆了房。

  不久,又有一支军队路过村子,把李二也抓走了。李家倒了门楣不说,更苦了水兰,她整天痴等着,泪流干了,嗓子哭哑了,不吃不喝。李家大人慌了手脚,只道丢了儿子将来又要丢儿媳,这是作的什么孽呵!

  李一、李二分别在两支军营里当兵,打过不少仗,却都只想着一件事:早日逃回去和水兰一起过。无论在炮弹纷飞的战场,还是在一片静寂的营地,他们心里只有水兰在笑,在唱。

  一日,李二所在军队在一块高粱地里打仗,先打了一个上午的炮弹,下午时分就短兵相接。李二撂倒几个敌兵,却不防刺刀断了。几个敌兵围着他,转一圈,如猫耍老鼠般,也不急着置他于死地。李二慌作一团,心里对水兰喊:水兰,不能回家看你了,将来哥回去了,你就靠他吧!明晃晃的刺刀离他越来越近,谁都明白这刺刀刺入肉体是什么滋味。

  李二全身筛糠般发抖,差不多要瘫下去。可是,天下事也是这么巧,猛听见有人大喊一声:“弟……”接着几声枪响,逼过来的几把刺刀丢在地上,人也倒下几个。那边有人丢了枪,猛扑上来,竟是李一。

  李二明白过来,跪在李一脚下,痛哭不已,说:“哥,我们回家去吧。”

  李一也流泪,千般情绪结在心头说不清,许久,才哭着说:“弟,我们回家去。”

  他们偷偷溜进一片高粱地,顺着一条沟跑,跑呀跑呀,跑到天黑才停下。李二到附近弄了点吃的来,两人狼吞虎咽地吃饱了,才各人讲起自己的情况。李一不断地问:“水兰怎么样?”李二明白李一的意思,只是含糊回答,两人又继续上路。

  忽然,李二停着不走了。李一问:“有什么事?”

  “哥,我不回去了。”李二说。李一大吃一惊。李二吞吞吐吐地说:“哥,我知道你也喜欢水兰。你救了我一条命,水兰我让给你了,算我对你一点报答。你回去照顾好水兰,我过几年再回去吧。”

  李一不知如何是好,李二转身跑了。

  李一回到家里,不久便和水兰圆了房。他耕田种地,水兰养蚕织布,不久又生了个儿子,一家老小过得和和气气。

  两年后,李二突然回到了家里,他一身灰尘,鞋也破了。水兰一见他,两眼含泪,忙打水给他洗澡。水兰成了嫂子,李二也不便说什么。李一下地干活,李二也跟着下地。李一不在家,李二也借着理由出去,他不好意思单独和水兰呆在一起。

  日子虽然平平安安地过去,但水兰和李二相思得掉了魂,终究管不得这么多规矩了。有一日,当李一扛着木犁出门时,水兰和李二竟抱在一起流泪。水兰有多少话要说呵,怪李二不早点回来,李二便将原因说了个清楚。水兰在李二怀里一个劲儿哭,用指甲掐李二的胸脯,李二便将水兰搂得更紧。

  正在这时,李一回来拿牛轭,冷不防碰到这种场面,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抄起一把刀逼向李二。李二心想不妙,起身出门,李一就追出门,一个逃,一个追。李二跑得快,追不着,李一便挥刀掷过去,不偏不倚,刀落在李二的左腿上。李二顿时身子一歪,喊了声:“哥……”倒在地上,身下立即出现了一摊血。

  李一这才想到自己出手太狠,上前扶住李二。李二却推开李一,狠狠地说:“哥,我这条命是你给的,我报答过你了。今天你砍了我一刀,我们谁也不欠谁的。水兰的事,我们把话挑明,由她说爱跟谁就跟谁,以后你不能怪我无情。”

  这时,水兰赶过来,她流着眼泪帮李二包扎好伤口。李一呆在一旁,看着水兰和李二的亲热劲儿,想到水兰还没有这样对自己好过,心里非常痛苦,暗暗流着眼泪,转身走开。

  李一没有往家里走,而是走向很远的地方,一走四十年没有消息。

  四十年后,李一才回来。他漂洋过海,回到家乡,穿着退役军人的服装,口袋里有很多钞票。他仍孤身一人,钱没处花,全部带回来了。看到李二和水兰时,他们互相几乎都认不出了。李二瘸着左腿,上前拉着李一的手,哭着喊:“哥……”水兰在旁边低头擦泪。

  李一默默地流着眼泪,不敢看水兰一眼。孩子都成了中年人,都喊李一“伯父”,连李一的儿子也这么喊。

  后来,李一给了李二很多钱,非要李二将瘸腿治好不可。他自己在李二家的旁边造了幢楼房,住在里面不大出来。他见了水兰总低着头,水兰轻轻地喊他“哥……”,他还是默默地不回答。

Tags: 兄弟 情仇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0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