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决战凯旋门

时间:2018-11-22 17:39来源:故事会 作者: 何初树

  怪异水晶灯
  这天在法国巴黎上空,骄阳灿烂,晴空万里。天空中一只只彩色气球悬吊着一条条白底红字的标语,随风微微飘荡;凯旋门像一位彪悍威武的勇士耸立在明星广场上,迎接世界瞩目的国际航空博览会在这儿隆重举行。
  这次博览会上,全世界有几十个国家派出自己最先进的飞机新产品在这里作飞行表演。他们的空中铁鹰将在这儿各展风采,试比高低。同时有一百多个国家派出自己的代表团,前来挑选订购最感满意的飞机。
  中美两国联合研制了"华波"型全天候直升飞机,两国还组成了飞行表演队。根据中美双方协议,飞行表演队的队长是中国的罗天健,副队长是美国的劳伦斯,电子机械师叫詹尼。
  罗天健,年仅28岁,身材魁梧,国字脸上那对剑眉犹如利剑一样,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更使他显得刚毅沉着。他们一行20人抵达巴黎时,已是夜幕降临了。他们住进了离凯旋门不远的霍尔大道上的香格里拉大酒店。罗天健、劳伦斯和詹尼3人住在9楼909套间里。
  他们在出席中美两国驻法国大使的接风宴后,便回到房间里,漱洗之后,一起来到客厅。
  客厅宽敞豪华,四周是苹果绿色碎花墙纸,墨绿色的波斯地毯上,摆着几套法式沙发。客厅正中高悬着一盏造型别致的莲花形水晶吊灯,花蕊由一个个多面体的水晶珠组成。灯闪亮处,晶莹夺目,熠熠生辉。透过一侧的落地长窗,可以尽收巴黎的美丽景色。
  三人在水晶灯下呷着咖啡,打量着客厅里的装饰。劳伦斯指着水晶大吊灯,感叹地说:"这水晶灯既明亮,又不刺眼,反倒使人产生一种梦幻的感觉,难怪这酒店叫做香格里拉。"罗天健也仰头仔细望着水晶灯,突然,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这多棱面的水晶珠组成的花蕊,多像显微镜下苍蝇的复眼呀!这么一想,他那双剑眉不由微微皱起。
  这时詹尼耸耸肩说:"罗先生,我们是不是再重温一下飞行表演的方案?"劳伦斯也把双手一摊,附和道:"是呀!罗先生,这飞行方案修改了好多次,有一些细节我怕记不牢。"
  "这……"罗天健点了点头,起身走进自己的小卧室,打开小皮箱,但他取出的不是飞行表演方案,而是一个打火机。他回到客厅,坐了下来说:"我太累了,来,大家先抽支烟,等会儿再研究方案吧!"说完他从衣袋里掏出包"大中华"香烟,从中抽出两支递给了劳伦斯和詹尼。
  劳伦斯和詹尼接过香烟,罗天健拿起打火机,"啪"地揿了一下,给他俩点燃了香烟以后,把打火机凑到嘴边,点着叼在嘴上的香烟,但他的眼睛却向打火机的中间部分瞥了一下。这一瞥,他的心不禁抖了起来。
  原来,这打火机其实是一个微型的探测器。刚才,罗天健趁点火之机,看到打火机上的电磁波指针摆动了几下,停留在中间的位置上。这就是说,房间里有东西正发射着电磁波。罗天健拿着打火机在厅中故作悠闲地踱着步。指针的跳动表明,离水晶灯越近电磁波越强。他又故意踱步走进小卧室。打火机上红外线指针仍有摆动。
  罗天健明白,无论在客厅和寝室都已处在别人偷窥监视之下。他蹙眉沉思了一下,又走进卫生间。再看打火机上电磁波和红外线两档的指针退到了"零"的位置。
  怎样才能把这一发现告诉给劳伦斯和詹尼呢?罗天健搔着脑袋思索着,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那边的马桶上,陡生一计,便从卫生间里探出脑袋,向劳伦斯和詹尼招手道:"你们看,马桶坏了。"
  当劳伦斯与詹尼进了卫生间,罗天健压低了声音,严肃地把这套间里有窃听器的事告诉他们。
  劳伦斯与詹尼听了又惊又急。罗天健微微一笑说:"别急!他有过墙计,我有上天梯!"接着,他小声地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他俩。
  劳伦斯与詹尼听了哈哈大笑,他们出了卫生间,回到客厅。劳伦斯现出一副缺乏信心的样子说:"罗先生,我是第一次到巴黎上空作飞行表演,下边那么多行家看着,我怕飞不好,现在还是把我们的飞行方案拿出来再熟习熟习,让我把细节再记下来。"
  "好,待我去隔壁房间把约翰逊也叫来。"罗天健讲完就出了909套间。约翰逊是这次地面指挥塔的指挥员,熟习飞行方案当然要他也在场。
  过了一会儿,罗天健和约翰逊进来了。罗天健从小卧室里取出飞行表演方案示意图,在客厅正中的茶色玻璃茶几上摊开。在那明亮的水晶大吊灯下,几个人一遍又一遍地研究飞行表演的路线和其中的技术细节。
  第二天,罗天健、劳伦斯带着中美联合飞行表演队,到国际航空博览会总部报到去了。
  异国遇情侣
  罗天健他们报到后,又进行了模拟试飞,等到一切都准备就绪,便让大家浏览巴黎的名胜古迹,轻松轻松,以便以最佳的状态参加即将到来的飞行表演。
  劳伦斯和詹尼各自出去逛大街了。罗天健便一人来到仰慕已久的卢浮宫这个举世闻名的艺术博物馆。
  罗天健走进大门,穿过一段长长的大理石前厅,登上十多级石阶,迎面而来的是安置在石级顶端平台正中的胜利女神尼卡雕像。只见她手持号角,站在船头,展翅欲飞,似向远方报告胜利的喜讯。这使罗天健内心涌起一阵喜悦:啊,胜利女神尼卡,多么吉祥美好的象征!
  卢浮宫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提美的《照镜子的少妇》,卜逊和罗伦的风景画,萨尔登的静物画,杜美埃的漫画……一朵朵盛开的艺术奇葩,使罗天健目不暇接,叹为观止。
  罗天健刚在一尊高两米零二的大理石塑像面前停住,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声:"天健—"罗天健循声转过头,见一米开外站着一位少女,只见她穿一件吊肩带白背心,上面披一件通花网状短袖外套,仅过膝盖的白裙下是一对白色的麂皮高跟鞋。她那鹅蛋形的脸蛋薄施粉黛,经过精心剪修、描过的双眉逶迤到鬓边,一双眼睛好似荡漾着两泓秋水,微卷的长发上戴着巴黎女人最流行的白帽子,上面斜插着一根黄翎毛,双耳挂了两颗蓝宝石耳坠,不时的晃晃荡荡,十分显眼诱人。

Tags: 阴谋 飞机

本文网址:/gushihui/15137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