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谁愿意租房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不想租房住

  俞帆的老家在一个山区小镇上,父亲俞老汉是个篾匠,靠编竹器供儿子读完大学。俞帆毕业后来到省城,在一家物流公司找了份工作。

  每月千把块钱工资,还得租房子住,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后来,俞帆谈了个女朋友小菡。处了一段时间,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小菡说话了:“俞帆,结婚是人生大事,租来的房子再好,也是别人的。我不想在别人的房子里举行婚礼。”听了这话,俞帆直咧嘴。看来只有买了房子,小菡才肯嫁给自己。

  可买房谈何容易,光首付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俞帆向同事朋友借钱,借了一圈,大家都哭穷,没借到一分钱,俞帆愁得快哭了。小菡说:“往老家打电话啊,你老爸不是篾匠吗?他能供你读完大学,就能凑够咱买房的首付款。”

  一句话提醒了俞帆:是啊,父亲的竹编手艺在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如果提高日产量的话,还能多赚些。于是,俞帆把电话打到家里,问父亲一天能编多少个竹器。

  一提编竹器,俞老汉来劲了:“儿子,别看你老爸我六十多岁了,可编起竹器来,比年轻人一点也不差。不瞒你说,我一天能编十几个呢!”

  “才十几个呀,太少了。”俞帆故意顿了顿,半天才说,“老爸,你不是想早点抱上孙子吗?那就把日产量提高到30个吧。只有提高产量才能多挣钱,只有多挣钱才能够买房子,只有买了房你儿子才能结婚,儿子结了婚才能给你老抱孙子啊。”

  “那,买房得要很多钱吧?听说城里的房价比山上的毛竹长得还快。”俞老汉忧心忡忡地说。

  “房价是不低,但买房的钱不用一下交齐,够首付就行。我和小菡攒了一部分,你再给我准备4万元吧。”儿子的声音不高,但在俞老汉听来,每一个字都有千斤重。他轻轻“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过了几天,俞帆打算问问父亲的竹编产量提高了没有。可还没待他往家打电话,母亲却给他来电话了,“小帆,上次你跟你爸都说了些什么?自从那天接了你的电话后,你爸就像上满劲的发条,编起竹器来就不歇手,每天都编到深夜。我问他这样玩命为了啥,他说为了早日抱孙子。到底是咋回事啊?”

  听了母亲的话,俞帆嗓子眼里像塞了个面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汇来首付款

  但难过归难过,买房总算看到了希望。一有空闲,俞帆就领着小菡去各处看房。小菡很挑剔,看了很多房子都不满意,不是嫌房价高,就是嫌位置偏。

  这天,两人看房回来,邮递员正等在门前,给他们送来一张汇款单。钱是家里汇来的,整整4万元!拿着汇款单,俞帆怎么也想不明白,父亲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怎么能挣到这么多钱?一个竹器,只能卖个十几元。4万元,那得编几千个竹器才能挣得到!

  “哇噻,你爸真了不起,一天能编一百多个竹器!能申报吉尼斯纪录了。”小菡扳着指头说。俞帆摇摇头,说一个人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一天也编不了这么多竹器。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

  俞帆拨通了家里的电话,问4万元钱到底是怎么来的。接电话的是母亲,她没有回答儿子的问题,而是嘱咐他赶快买房结婚,他们老两口还等着抱孙子呢。母亲越是不说,俞帆越是纳闷,最后,在他的一再追问下,母亲才吞吞吐吐告诉他,钱是俞老汉用一件珍贵的东西换来的。

  “妈,咱们家还有宝贝啊,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俞帆惊喜地说。

  “宝贝,是有宝贝……”母亲的话有点含糊。

  这时,俞帆听到话筒里隐隐传来父亲的咳嗽声,就说:“我爸呢?让他接电话。”母亲似乎迟疑了一下,说:“你爸呀,他不方便接电话,有啥话你跟我说吧,我转告他。”

  家里的电话机放在堂屋的方桌上,父亲的咳嗽声好像是从里屋传来的,母亲为啥不让他接电话呢?难道父亲生病了,下不来床?问母亲,可母亲含含糊糊的,怎么都不肯说。

  看中二手房

  买房的首付款有了,房子却还没有选好。俞帆催促小菡,抓紧把房子定下来,好回去看父亲。小菡说:“你催我看房子,我选定的房子你可不能反对。”俞帆大度地说:“只要你看中的,我没意见。”

  这天,小菡下班回来,兴奋地告诉俞帆,她在青湖边看中一套二手房。不但价钱比新房便宜很多,而且风景也不错,早上推开窗,就能看见碧波荡漾的湖水。俞帆一皱眉:“二手房便宜是便宜,但房款要一次付清,我们拿得出这么多钱吗?”

  “难道按揭就能好多少吗?就凭你我这点工资,每月除了还银行贷款,剩下的钱怕是连吃饭都不够。我可不想结了婚就当房奴!”小菡嘴一撅,不高兴了。

  小菡一生气,俞帆立马软下来:“其实,我也不愿意当房奴,可一次拿这么多钱,让我上哪儿弄去?”

  小菡靠上来,软言细语地说:“俞帆,再向家里打电话要呀。上次不到一个月,你爸就汇来4万元,这次他一定还有办法。”

  俞帆一把推开小菡,说道:“上次我们要钱,就把爸累病了,这次又要钱,还想不想让他们活了?要打电话你自己打,我开不了口。”小菡拿起电话,一下就打到了家里。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未来的公爹俞老汉。小菡的嘴巴特别甜,一口一个爸叫着,就把她和俞帆想买个二手房,还差十几万元钱的事说了。

  小菡说完,见电话那端的俞老汉半晌没搭腔,于是接着说:“爸,买房也是万不得已的事,因为,我们的婚事不能再拖了。再有几个月,你的孙子就该出世了。”

  这句话就像一针兴奋剂,俞老汉的精神为之一振:“我要当爷爷了?太好了,太好了!钱的事,我去想办法。你们放心,我一定让我的孙子出生在新房子里。”

  小菡撂下电话,憋不住地乐。俞帆嗔怪道:“为了要钱,你怎么能骗爸爸呢?”

  小菡说:“这怎能算骗呢,让他老人家抱孙子,还不是早晚的事?”

  仅仅过去了一个月,家里就打来了电话,说钱已经准备好了,从银行里汇过来,让他们把银行账号告诉家里。

  俞帆拿着话筒,半天没说出话来。

  谁在租房住

  备齐了房钱,下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时间不长,俞帆和小菡就顺利搬进了青湖边的新居。接着,又在国庆节举行了婚礼。

  婚礼的第二天,两人便坐上了通往俞帆家乡的火车。黄昏时分,他们到达了那个山区小镇。可待俞帆领着小菡找到他家所在的位置时,不由愣住了:他们家的房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大型超市。

  超市门口有几个闲玩的老人,俞帆问他们,这里的住户都搬到哪里去了。老人用手往东面一指,说中学旁边新盖了一排商品楼,拆迁户都搬到那里去了。俞帆听了挺高兴,没想到住了一辈子平房的父母,到老了又住上楼房了。

  走到那排楼房近前,俞帆站住了。他看见一个老太太正在楼前空地上清扫垃圾,在她旁边不远处,停放着一辆轮椅。那老太太是他的母亲,而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正是他的父亲俞老汉。

  “妈,你在这里干什么?我爸的腿怎么了?”俞帆拉着小菡跑过去。

  看见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儿子儿媳,母亲愣住了。她丢下手里的扫帚,把轮椅推到他们面前,还未说话,眼泪已流出来。俞老汉装作生气地说:“哭啥,孩子们回来了,咱应该高兴啊。”说话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两条僵直的腿,重重叹了口气。

  一家四口慢慢往家走,路上,母亲说起了俞老汉的腿。俞老汉为了给儿子买房,就没日没夜地编竹器。饿了,就随便啃几口馒头;困了,就躺在竹条上歇一会儿。竹器编好后要送到县城去卖。那天,俞老汉蹬着三轮车去县城送货,由于睡眠不足,劳累过度,一路上恍恍惚惚,不知怎么就拐上了机动车道。结果,被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撞翻在地……

  “本来,如果实施手术,你爸的腿是有希望保住的。可是,你爸拒绝做手术,他说山上有一种接骨草,也能治好他的断腿,坚持出了院。其实,你爸是为了省下肇事司机赔偿的4万元钱……”说到这里,母亲已泣不成声。

  母亲的话,就像刀子一样,扎得俞帆心里一疼一疼的。

  母亲推着轮椅走在前面,俞帆和小菡跟在后面。走着走着,俞帆感觉不对劲。母亲带着他们,没有在楼房前停留,而是径直向楼房的后面走去。最后,在一间低矮的木板棚前停下了。“到了,这就是我们的新家。”

  俞帆愣住了,爸妈怎么住在这么简陋的地方,拆迁户不是都搬进新盖的楼房了吗?母亲一边把轮椅推进屋里,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楼房可住不得,爬上爬下的,哪有这平房方便呀。”

  俞帆的眼圈儿红了,不用问,爸妈把分他们的楼房转卖给别人了,那十几万元钱就是卖楼房的钱。“那,这木板棚是谁家的房子?”

  “这房子原来是个工棚,建筑队一走,就闲下来了,开发商就租给了咱们。”母亲把老伴儿搀扶到床上,直起腰,用手拢了拢额前的白发,“说是租,其实咱家不用拿一分钱。因为,开发商把楼前空地的卫生交给了我打扫,工资正好顶上房租哩。”说完,母亲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可是,俞帆的眼泪却再也忍不住了。还是小菡机灵,马上接口说:“爸爸妈妈,我们这次来,就是接你们去住我们的新房子的。”

Tags: 物流 首付

本文网址:/gushihui/15120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