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状师审案

时间:2018-11-21 17:2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明朝时期,在苏南一带有个地方闹水灾,一时间,百姓苦不堪言。恰巧这时候,李饮八家中发生了一桩命案,他的妻子被人下毒害死了。李饮八是这地方的知县,而他的妻子名叫胡素素。

  据李府的仆人王二说,李知县在当天夜里与胡素素起过争执,两人争论了许久,李知县挥袖离去。而正是他离开不久后,当时本在柴房的另一个仆人苏三突然听到胡夫人的房中传来一阵茶碗摔碎的声响,待到苏三匆匆赶去时,发现胡夫人已经倒在了地上,魂归西天。二人一致认为是李知县下的毒,便将他告上公堂,由常州知府胡德明来审理这桩案子。

  在审案前,李饮八请来了状师陈鸿来帮他辩诉。要说这陈鸿,可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曾是中过科举的状元。只不过,他高中之后,不满官员间的腐败现象,不断与其作对,这可惹恼了朝廷的官员,上奏皇上,将陈鸿罢免并永不为朝廷录用。陈鸿后来成了有名的状师,不再谈论善恶是非。

  李饮八邀陈鸿进了府内,摆下佳肴与他共享。陈鸿谢过款待直接问道:“李知县,还请您把所知道的当日情形告诉我。”李饮八叹口气说:“这事我当真冤枉,那天我与夫人只是犯了些小口角。”李饮八似乎痛苦不已,“我们夫妻二人相伴多年,我怎么会如此狠心来毒死她。”陈鸿问:“知县大人,您有没有什么仇家呢?”李饮八好像想起来什么,说:“有一人,他名叫李正生。”陈鸿问:“这李正生是什么人?”但李饮八无论如何也不肯说。陈鸿说:“李知县,您既然请我来为您辩诉,就得跟我把实情说清!”

  李饮八对着一旁的下人小声说了些什么,然后让他们都退下后,这才慢慢道来一件往事。这事得从李饮八还未成为知县时说起。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落魄穷酸的书生,已娶了妻子,名叫巧儿,并且育有一子,正是李正生。可他一心想要考取功名,等到中榜回乡时,自己却寻不到母子的音讯。而李饮八随后又被胡素素的父亲举荐来到了如今的地方做了知县,并顺理成章与胡素素成亲,便将他们母子二人的事暂放在了脑后。

  说起来,李知县所管辖的地方实在是风水不好,常年闹饥荒不说,到了雨季要是控制不好就会水灾泛滥,这不,前几日又被大水冲塌了河堤。李知县忙前忙后,查看灾况时却遇到了巧儿。李知县喜极而泣,让人好生安置他们,自己则回家向妻子说明,想要将巧儿重新迎娶入门。“素素知道我要纳小妾,便摆出一副脸色给我看,不承想……”李饮八哽咽一下,继续说道,“她竟会下毒手!等我发现的时候,巧儿被她扔进了河水里。”说完,陈鸿提出二人一同出去查看巧儿的尸体。那是一具从河水里捞上来的尸体,陈鸿可以十分清晰地看到藏在衣服下的伤痕,像是被人活活打死再扔入河中的。

  陈鸿感叹不已,说:“这么说李正生是您的亲生骨肉。我想,任何一个孩子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打成这副模样,都不会就这么算了。很有可能就是他毒杀胡素素,再让你担上罪名!”

  初审当天,陈鸿向知府胡德明说出了案件的疑点,并提出李正生如今不见踪影,怕是有意躲藏,所以请知府缓和日期再给李饮八定罪。而胡德明却说:“据本官所知,胡素素本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极有素养。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只是因为自己的丈夫想要纳妾而生出杀心呢?本官不同意你缓和日期的请求。即日斩首!”陈鸿先是被知府口中的胡素素震惊到了,连忙说道:“如今也并没有证据证明胡素素是李饮八所杀!”知府说:“那两位仆人的证词便是证据!”陈鸿走到二人身边,对着仆人王二说:“王二我问你,夫人死的那天晚上,”接着又压低声音说,“晚饭有什么菜式?”王二一边侧着身将耳朵靠近陈鸿,一边大声回答:“啊?老仆那晚确确实实看到李大人与夫人争吵,绝对不敢隐瞒!”原来王二患有轻微的耳疾,像陈鸿那样说话,他是听得不太真切的。

  胡德明无话可说,于是下令:“按照律法,李饮八暂时打入大牢,三日后,如无新的证词证明其无罪,便定罪斩首!”李饮八被关押进了大牢,而陈鸿直到第三日才来看望他。一进牢内,陈鸿说:“李大人,我已经将李正生找到,接下来只要将他屈打成招,您就能释放。只是……这个法子怕是到了胡知府那儿会不太好使。”陈鸿察觉到,那日胡德明审案时急于立案,这里面怕是另有隐情。李饮八叹口气说:“是啊,他若是能快快处死我,那他的那些秘密就不会被人知道了。”陈鸿说:“什么秘密?”李饮八说:“他的秘密也是我的秘密,无非是那些小盈小利的事情而已,陈状师就不要过问太多了。”陈鸿面露怒色,便说:“李大人,我陈鸿为人辩状从没输过。这么说吧,无论您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我都能让您赢!但您如此不信任我,到头来只会砸了我的招牌,害了您自己。”李饮八听了这话,暗暗下定决心说:“好,既然他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陈鸿点点头,李饮八再次讲述了之前的事情。

  一切还得从这场水灾说起。这儿的洪水之所以常年泛滥,其实是因为那些河堤早已经年久失修,上方不止一次批下银两用来修补河堤。只是,当时的腐败之风盛极,赈灾的银两物资从官员那儿层层克扣下来,等到了百姓手中早已经是所剩无几了。那河堤终于撑不住垮了下来,百姓淹死的淹死,饿死的饿死。李饮八与胡德明也是其中贪污的官员之一,他们不顾百姓死活,依然不断从原本就少得可怜的银两物资中获取利益,皇上到如今对此事毫不知情。而偏偏这时李饮八夫人被杀,胡德明怕这件案子调查得过细了,将此事也暴露出来,还是直接把他斩首保险。陈鸿嘲讽说:“没想到这灾况竟然是你们这些当官的一手造成的!那你的妻子杀害巧儿一事是编造的?”李饮八继续说:“没错,我的妻子压根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我也从没提起过巧儿。”原来,当年李饮八中榜,巧儿并没有杳无音讯,就在家中等候丈夫的归来。哪知李饮八一心为了仕途,看中了有背景的胡素素,对巧儿翻脸不认人。陈鸿又问道:“那巧儿的尸体是怎么回事?”李饮八面上毫无悲色,只说:“陈状师,我所做的只是为了求生而已。”

  陈鸿立即明白过来,巧儿不是被胡素素杀害,却是真的死于这场水灾。他记起当日看巧儿尸体上的伤痕是血迹鲜红,而那日李饮八同他看尸体前,曾安排过一旁的仆人做什么事情,竟是鞭尸伪造伤痕,只为了让陈鸿相信是胡素素杀了巧儿!

  “李大人,你为了脱罪如此不择手段,心里不会愧疚吗!”陈鸿问。李饮八笑道:“陈状师你不也一样吗?当时我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查到赈灾这一块,就只能出此下策。”陈鸿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说:“那么这就说得通了:李正生自小受巧儿的影响,又被你抛弃,流落街头,心中对你和胡夫人心中怀有恨意。再加上你当官的失职,间接导致了他母亲的死亡,所以对你更是起了杀心,决定将胡素素杀害,再栽赃给你。如今李正生已经被我派出的人抓到,到时候,他会因为杀人罪而被处死,而你的罪名会被定为贪污受贿,摘去你的乌纱帽足矣。”

  李知县勉强笑说:“陈状师,不,陈状元,你刚刚不是说不管我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不砸你的招牌就行了吗?”又说,“况且,我夫人真不是我杀的,刚刚不是说了吗,李正生才是杀人犯。”陈鸿冷静下来又问:“我的确想帮你全身而退,但明日的再审还缺一样证物来证明你的清白,只要能证明是因为你间接害死了巧儿,就能判定李正生杀人,到时候你就可以得到释放。”李饮八犹豫半晌,往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一张纸说:“我的确有一份收据没有来得及处理,正好放在我身上。”等到接过李饮八递过来的贪污赈灾银两收据,陈鸿检查过后突然大笑说:“哈哈哈!这下,李知县您可以安心地赴黄泉了,死前您可是积了德啊!”李饮八一惊,说道:“陈状师,你在说什么?”陈鸿说:“李知县,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从你我二人第一次见面时开始,我就知道人一定是你杀的。你何止杀了一个胡素素,你和那么多死去的灾民也脱不了干系!我想要的就是让你们为自己的贪婪遭到报应。”

  当陈鸿发现胡德明有心要杀李饮八时,就猜到事情里面没有那么简单。他本不愿意再管官场间的事情,但是,当知道李饮八竟然为了利益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的时候,他决定不再坐视不管。“你的妻子是个善人,行善积德,只可惜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丈夫真面目竟会是这般模样。那一天,正巧被她看到了你还没来得及处理的这张收据,一时气急与你争吵开来,也就是王二看到的那一幕。我猜你夫人执意要将此事禀报,而你顿时起了杀心。于是便趁她不注意,在她的茶杯中放了朱砂,待到药性发出来,你早已经离开,是吗?”

  李饮八额头直冒冷汗,说:“陈状师果然厉害,但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这收据我确实只是刚好带在身上,可前面的猜测是没办法被证实的,我与我的夫人感情深厚,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就杀害她。”陈鸿说:“那么,杀人的果然还是李正生?”李饮八点点头。陈鸿笑说:“可是,李正生早在你夫人死之前一天,因为灾粮不足而饿死了。”李饮八震惊地看着陈鸿,这世上竟早已没有李正生!

  “李正生的尸体就在乱葬岗巧儿的旁边,一样是死于那场水灾,你没有发现吗?当年你抛弃他们时,他还是个孩童,如今长大成人你早已经认不出来吧。”陈鸿又说,“你刻意将我的注意力引到李正生身上,又将巧儿也杀害,想要造成你夫人杀死她的假象,编出一段满是漏洞的瞎话来骗我,真当我看不出来吗?”李饮八无话可说,第二日,因陈鸿没有抓到李正生,胡德明宣布案件不再重审,将李饮八即日处死。

  而三日之后,朝廷收到一纸状书,包括胡德明在内一众贪污赈灾银两的官员,陈鸿全数将其状告。皇上命人将其一一惩治,并将贪污的银两及查抄官员得来的钱悉数直接由皇宫重新发放到苏南,苏南的灾情终于得到了缓解。

Tags: 状师 水灾

本文网址:/gushihui/15119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