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深山秘笈

时间:2018-11-21 17:1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一、大山深处藏秘笈

  台湾医学博士陈圣华来大陆交流,参加了一支医疗队,又主动要求去一个叫金牛乡的山区行医。县卫生局领导说,金牛乡交通闭塞,山民居住分散,连个像样的诊所也没有,劝他还是留在县城医院,可以发挥他的特长。

  陈圣华感到惊奇,问金牛乡的山民生了病怎么办?卫生局领导告诉他:金牛乡茅家坳村有个叫孙子培的土中医,带着孙女孙山霞,就地取药行医,基本能满足这个乡群众看病就医的需要。他们孙家在金牛乡世代行医,说不清有多少年了,据说是一千三百多年前药王孙思邈的一支后裔,因触犯官府遭到追杀,这才逃到茅家坳村。为了感谢山民的接纳之恩,他们就凭几把草药,潜心替山里人治病。金牛乡进山难出山亦难,要是没有孙家世代在此行医,不知会有多少人病死在山里……

  陈圣华听了眼睛一亮,原来孙子培和他的孙女孙山霞就是药王孙思邀的后裔,怪不得他们凭几把草药就能为一个山乡的群众治病。孙思邈八岁学医,边行医边采中草药,一生著书几十部,收录神奇土方近万个,有的公开,有的秘传。这隐居在金牛乡的孙家能世代行医至今,一定珍藏着孙思邈传下的什么奇方秘笈,这可是稀世珍宝啊!

  陈圣华想到这里,不由得激动起来。因为他也是中医世家出身,父母仍在台湾经营一家中医诊所。不过,现在除了中老年人,年轻人已经不大相信中医了,因此他父母经营的中医诊所门可罗雀,一直在苦苦支撑着。陈圣华目睹这些现状后,也对中医失去了兴趣,高考时选择了学西医。眼下,他听了县卫生局领导对孙子培爷俩的介绍,心里一动,要去金牛乡的愿望更加强烈了。

  陈圣华在卫生局一个干部的陪同下,花了大半天时间,翻山越岭来到了金牛乡的茅家坳村。他们进入村头用石头垒起的一个院子,发现院子有一两分地大,种着各种花药,发出浓烈的草药味。院子的北边盖着三间小石屋,里边坐着十几个来看病的山民。一位白发长须、身骨硬健的老人正忙碌地为他们看病,老人看病很特别,不问患者病情,不用搭脉,也不开药方,只用眼睛看看病人的气色,就开始抓药。石屋里虽然也有一排药柜子,可老人很少去抓,而是跑到外面院子里,东抓一把,西抓一把,再用石捣在小石臼里把采来的鲜草捣成汁,让病人或喝或敷,再让带回几把,交代几句,病人竟然满意而归。

  陈圣华暗暗称奇,这世上还有这么治病的?卫生局干部低声告诉他:这位老人就是孙子培,九十高龄了。等院子里的病人看得差不多了,卫生局的干部才把陈圣华介绍给孙子培,说他是台湾来的交流医生,叫陈圣华,是个医学博士,要在他家里住个把月,希望老人接纳他,为他提供方便。老人很爽快,立即点头答应。也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是谁呀,来客了?”

  进门的是个山里妹子,个子高挑,剪着清爽的短头发,一张脸像映山红,红扑扑的。她背着小药箱,头发上还沾着野花草屑……这个山妹子野气、秀丽而又清纯,陈圣华在混浊的世俗间,从没有看到过如此脱俗的女孩,惊愕得他眼神儿直愣!

  这位山妹子就是孙子培的孙女孙山霞,爷爷年纪大了,不再出诊,出诊的任务就落在她的身上。当卫生局干部把陈圣华介绍给孙山霞后,孙山霞高兴得蹦了起来喊:“欢迎台湾来的哥哥!”

  一声“台湾哥哥”,叫得陈圣华热血沸腾。没想到这大山深处,既藏着稀世秘笈,还有眼前清纯如泉的山妹子,看来他不会白来一趟!

  二、一路神奇探秘笈

  第二天吃罢早饭,陈圣华提出同孙山霞一起出诊。孙山霞背起小药箱,又是双脚一蹦,朝陈圣华喊:“好啊,台湾哥哥,我出诊有个伴了!”

  陈圣华心头大喜,直觉告诉他,孙山霞年轻、直爽,心底一定藏不住什么秘密,要看到他们祖上传下的奇方秘笈,就得从她身上入手。

  一路爬山涉水,同美丽的山妹子同行,陈圣华一点也不觉得累。不一会,他们爬上一个小山头,山下稀稀落落散落着五六个小山村。孙山霞站住脚,向山下的小山村看去,看得很仔细,接着举起手指,嘴里轻轻发出声音:“东家村……李家岙……”

  陈圣华奇怪地问:“你在数什么?”

  孙山霞说,这金牛乡一百多个山村,如果她一个村子接着一个村子跑,浪费时间不说,还要耽误病人的病情。因此她的祖辈就立下个规矩,凡不能到他们家治病的病人,只要在屋顶或树干上竖面旗子做标识。旗分三种,病轻一点的,竖蓝旗;重一点的,竖黄旗;最严重的,竖红旗。出诊时,只要站在山头,一看就明白。应该先到哪个村子哪家去。

  陈圣华朝下看去,发现山下的七八个小山村,有的竖着蓝旗,有的竖着黄旗,个别的竖着红旗。有了旗子引路,他们很快下山,直往竖着一面红旗的那个小山村跑去。

  果然,那户山民家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胸口痛得要死要活,脸色憋得乌紫,淌着冷汗,连床都起不来。作为医生的本能,陈圣华大声喊:“病人可能是冠心病,赶快进CT室扫描!”

  病人家属根本不知道什么叫CT扫描,都睁大眼睛看着他。孙山霞扭头对他说:“这里不是医院,没有那种设备。”

  陈圣华这才“哦”了一声,脸一热,又说:“病情紧急,快含硝酸甘油,扩张病人冠状动脉。”

  孙山霞咬咬嘴唇,这山里头哪里有什么硝酸甘油?陈圣华看着大家发愣的样子,脑子才反应过来,他这个医学博士本领再高,此刻也插不上手。他把眼光转向孙山霞,倒要看看她如何救治这位老大爷。

  孙山霞迅速到山坡上采了四五种草,又快步回屋,从背来的小药箱里拿出小石钵和石捣,把青草捣烂,灌进病人的喉咙。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病人长长地吁出口气,说不痛了,气畅顺了。

  孙山霞又出去采了几把草,交代病人家属怎么煎,怎么服,说她一两天再来看看,不会有什么大事的。病人家属对孙山霞千谢万谢,孙山霞笑笑,说隔村还有个重病人,得马上去看看,就背起小药箱出了门。

  孙山霞带着陈圣华来到另一户山民家,也是个急症,是个中年妇女,吃啥吐啥,由于滴水不进,人快脱水了,病情十分危急。这下,陈圣华立刻想到病人是不是患有急性胃炎,该做个胃镜才能确诊。行医的条件反射,他正想喊快进胃镜室检查,心头一个激灵,赶紧止住了。陈圣华正想着这些,孙山霞对着病人瞧了几眼,转身来到外面的山坡,很快寻到几把草,捣烂后发出浓浓的让人闻后恶心的腥臭味。难道她要病人把这团烂草吞下去?可是这病人本来吃啥吐啥,怎么吃得下?

  陈圣华感到机会来了,故意说:“山霞,快把你祖上传下的秘方拿出来对照一下,可不要用错了。”

  孙山霞转头回答:“我没带在身边,再说早已用熟了,不用看。”陈圣华一阵狂喜,奇方果然有,只是没带在身边。他不动声色地站在一旁,只见孙山霞让病人躺下,露出腹部!把那黑乎乎的烂草药敷到肚脐眼上。才过几分钟,病人的腹部突然一起一伏,脸色也渐渐缓和了,说想喝米汤。

  孙山霞这手神奇疗法,又让陈圣华看得目瞪口呆。只听孙山霞向病人家属交代:“别急,过半个时辰后才能喝些米汤……”说完,又背起小药箱赶去下一家。路上,陈圣华忍不住问:“山霞妹妹,你同你爷爷仅抓几把草,就把病人治好了,那方子真是灵验,回家后能不能拿出来让我看看啊?这也是我从台湾来大陆交流的内容。”

  孙山霞头一偏,笑着回答:“可以啊,不过别急,我一定会让你看到的!”

  三、英雄救美求秘笈

  时间一晃而过,陈圣华来金牛乡已经二十来天了,再过五六天就要出山,可那本记着奇方的秘笈,孙山霞迟迟不肯拿出来让他看到。他着急起来,这样下去,到猴年马月也看不到呀!

  情急中,他心中油然升起一个念头:向孙山霞求婚!如果她答应,那本秘笈自然也能随身带去台湾了。到时候,他就从医院辞职,回家里的中医诊所,凭着那本秘笈的奇方治病,干出一番事业来。

  说实在的,这二十多天时间里,他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孙山霞这个活泼、清秀、纯净的山里妹子,同她在一块,他总是感到十分愉快,莫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这天,红红的太阳快要傍上西山头,孙山霞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在山路上。突然,她感到脚下的石头松动,身子一个趔趄,下面便是十来米深的山沟。陈圣华从后面一个箭步跳到一块落脚的岩石上,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失足滚下去的孙山霞。

  有惊无险,孙山霞感激地朝陈圣华说:“台湾哥哥,谢谢你!”陈圣华抱住她不放,激动地问:“山霞妹妹,你怎么谢我?”孙山霞红着脸反问:“你说呢?”“嫁给我吧,随我一起去台湾……”说完,陈圣华眼巴巴望着孙山霞。如此唐突的求婚,他并不敢奢望孙山霞能马上答应。哪知道,孙山霞竟然掠掠头上的短发,爽快地回答:“好,我答应!”

  原来,刚才的英雄救美是他几天来苦思冥想的“杰作”,在他们来去必经的山路上,他做了手脚,让一块石头松动……可他想不到的是,向这个山妹子求婚如此容易!

  “不过……”正当陈圣华心里高兴得狂跳不已的时候,孙山霞摆脱陈圣华的双臂,拍拍身上的草屑和黄泥,爬上山路后又说,“婚姻是件大事,明天出诊回来的路上,你若能回答我的提问,让我满意,我马上跟你出山!”陈圣华想:她会提出什么问题呢?心头涌上了疑团。

  第二天,孙山霞带着陈圣华的出诊路线与以往不同,是条陌生的山路。孙山霞向他解释:今天要去的地方前些日子没有走过,那里只有一个小山村,叫吴家岙,七八户人家,今天得去看看了。

  他们爬了半天山路,面前出现了一道悬崖,山路窄得只有一脚宽。孙山霞指着说:“这条路山里人叫一脚岩,是吴家岙的必经之地,台湾哥哥,你敢过去吗?”

  陈圣华一看,双腿就发软发抖了。但转念一想,这是孙山霞在考验他,以后他同她成夫妻了,生活中有的是像面前一样的艰险,总得闯过去。他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身子一挺,大声回答:“能过去!”

  孙山霞满意地点点头,交代陈圣华脊背贴紧岩石,眼睛不要往下瞧。她走在前面,伸过一只手,紧紧拉住陈圣华,领着他横着步子向前挪动,五六分钟后,终于让他胆战心惊地过了一脚岩。陈圣华背心冷汗淋漓,不知孙山霞还有什么要考验他的。

  他们爬了一段山路,迎面又遇上一座三十多米高的岩壁,光溜溜的,中间有条笔直的小道。孙山霞的脸色凝重了,抬起头说:“这道岩壁像一张悬在半空的天梯,山里人叫它一梯壁,翻过这道岩壁,就离吴家岙不远了。台湾哥哥,你敢不敢翻过去啊?”

  陈圣华心里喊声:“妈呀!”知道是孙山霞继续在考验他,又硬着头皮拍拍胸脯回答:“敢!”

  这条天梯小道是山民凿出来的一个个浅浅的脚窝窝,而脚窝窝里又积着风化的石屑,脚踩上去,稍不留神就要滑下去。这回,又是孙山霞爬在前面,她往上爬一步,就伸下手把陈圣华拉上一步。陈圣华一颗紧张的心吊到嗓子眼,每一步都让他心惊胆战……爬到岩顶,陈圣华快瘫了,孙山霞笑嘻嘻地对他说:“台湾哥哥,以前也有山外来的医生,可一个也没有像你这样勇敢,来到刚才的一脚岩前就吓住了……”

  陈圣华想,果然孙山霞是在考验他呀。他话中有话地回答:“是呀,山霞妹妹,接连两道艰险闯过去了,以后的路我们一定能走得更好!”

  一路下山,路好走了,正当陈圣华松了口气的时候,眼前水声哗哗,原来面前横着一道峡谷,峡谷很深,水汽蒸腾。孙山霞站在峡谷前说:“这条峡谷像一条线,一丈多宽,山民都叫它一线谷,过了一线谷就到了吴家岙。如果绕过这条一线谷,得走小半天时间。我们给人看病,时间就是生命,只能从这里过去。”

  陈圣华抬头望去,峡谷那边山坡上坐落着一个小山村,七八户人家,一户屋顶上插着红旗,一户插着黄旗,说明有急病重症需要孙山霞过去医治。可没有桥怎么过去呢?他对着一线谷茫然了。他也明白,凡事不过三,这是孙山霞最后一关考验他了。只见孙山霞来到峡谷边一株高高的老松树下,老松树垂着一根粗粗的藤条,她指着藤条说:“台湾哥哥,抓住藤条,用力荡过去,你敢吗?”

  “我……我……”陈圣华往后退了几步。

  “别怕,我带你过去。”孙山霞笑笑安慰陈圣华,接着娴熟地把藤条打成个结实的坐垫,让陈圣华战战兢兢坐上去,又交代:“坐稳,抱住我。”她两手紧紧抓住藤条,双腿用力一蹬,带着陈圣华腾空跃起。此刻的陈圣华抱紧孙山霞的腰,耳边呼呼生风,吓得眼睛都不敢睁开……

  四、心生邪念得秘笈

  刹那间工夫,孙山霞抓住藤条,带着陈圣华跃过了一线谷。陈圣华心有余悸地站住脚,脸色都发白了。可孙山霞面不改色更不气喘,看来她出诊翻山越岭、跃涧飞谷算是寻常事。此刻,她高兴地对陈圣华说:“台湾哥哥,你真勇敢,一连过了三关。”

  陈圣华受到孙山霞的表扬,看她的脸色也满意,心里不用说有多么兴奋了。他们去吴家岙看完病人,在回茅家坳的路上,孙山霞突然问陈圣华:“台湾哥哥,今天一天过去了,你有什么感想?”陈圣华老实回答:“出诊难,难于上青天。”“是呀!”孙山霞的神情黯淡起来,抬头看看快要下山的夕阳,口气带着悲伤告诉陈圣华:她的爸爸就是在一次急诊中,大雾迷了天地,一脚不慎踩空摔下百米悬崖。

  陈圣华心头一紧,沉默了一会,突然朝孙山霞喊:“山霞,我跟着你走了一天,让我看到了山里行医的艰险。你在这里太危险了,赶快带着治病的秘笈,跟着我一同出山去台湾吧!”

  孙山霞回答:“人活着,哪一个不想过上安定日子?对了,我昨天对你说过的,你跟我出诊回来的路上,我向你提个问题,你的回答若是让我满意,我就跟你去台湾,那本祖上传下的秘笈也一起带上……”说罢她望着暮色中的莽莽大山,问:“我若是跟你离开了金牛乡,山里的乡亲有了病,谁来替他们医治?”

  陈圣华想了想回答:“这好办,这是政府负责啊,在金牛乡建个医院不就行了,为什么偏偏要你们孙家世世代代在深山里行医?”

  孙山霞苦笑一下,说:“以前乡里有个诊所,先后来过几个山外医生,看了这么艰苦的行医条件,都吓得掉头就跑。台湾哥哥,我看你刚才很勇敢的,你说句心里话,你愿意留下来吗?”

  陈圣华暗暗一惊,原想要孙山霞带着秘笈回台湾,想不到她反而提出要自己留下。他无言以对,他怎么可能留在这深山里?

  孙山霞的眼睛红了:“我向你提出的问题,你没有回答,也回答不了。所以,对不起了,台湾哥哥,我不能跟你走!”

  陈圣华的情绪十分低落,既然孙山霞不肯出山,只得退而求其次了。他拉住孙山霞的手恳求:“山霞妹妹,我最后求你一件事,我同大陆的医学交流快结束了,能不能让我看看你们祖上传下的那本记着奇方的秘笈,如果愿意让我把它带到台湾,我出大价钱买下它!”

  孙山霞抬头看看西天的晚霞,说:“我真的想给你,可是,你没办法拿走啊。”“为什么?”陈圣华急了。“它装在我的心里,藏在深山的天地间。台湾哥哥,请原谅我,我不能满足你的最后要求……”孙山霞的回答让陈圣华十分沮丧,这分明是孙山霞不愿给他看秘笈的托词。想想也是,祖传的无价之宝,怎么肯轻易亮给外人?陈圣华对孙山霞的企盼彻底落空,不由心灰意冷。就在离开茅家坳的前一天,一早起来大雾弥漫,四下一片白茫茫。孙山霞对陈圣华说:“今天外面雾太大,翻山过水有危险,你不要再跟我出诊,就留在家同我爷爷一起看病吧。”陈圣华朝屋外一看,一团团雾气袭来,石屋外什么也看不清,便点头答应。

  孙山霞离开前,又转回身郑重交代他:“台湾哥哥,除了同我爷爷一起看病,你也不要出村去,这种天气,一出屋子就要迷路的。”

  这天由于雾气大,来看病的人不多。陈圣华心神不宁地替孙子培抓这个、拿那个,还不时拿错。孙子培不时用眼睛看看他,提醒他看病要专心。看完病,孙子培交代陈圣华,他要趁空去后山采些药,要陈圣华一个人留在家里。

  此时,陈圣华的心“怦怦”跳起来,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最后一个机会了,因为他坚信,孙思邈传下的秘笈一定藏在这三间石屋里。孙子培离开后,他立刻紧张地在石屋里翻箱倒柜。好在山里人纯朴,门不闭,柜不锁,他很快就翻到一只年代古老的沉香木盒,沉甸甸的。他大喜过望,双手发抖,打开木盒,里边果然装着厚厚的发黄了的一本线装书。他激动得心都要蹦出胸腔,说什么秘笈藏在心里、藏在天地间,分明都是孙山霞哄他的。时间不等人,他担心孙山霞的爷爷采药回来,不敢翻看秘笈,盖上沉香木盒,抱着跑出了石屋。

  五、迷途生死悟秘笈

  陈圣华一口气跑出茅家坳,想到自己就这么偷了沉香木盒不辞而别,心里十分难受,这毕竟是件不光彩的事。他朝隐藏在白茫茫雾气里的小山村深深鞠了三个躬,说:“对不起,孙爷爷!对不起,我心爱的山霞妹子!我可、可耻……我也是没有办法,我要得到它啊!”

  接着,他转回身,抱紧沉香木盒,开始小心翼翼地向出山的道路跑去。还好,雾气一阵大,一阵小,还能隐隐约约分辨得出弯弯曲曲的山路。也许心情紧张而又激动,他脚步踉踉跄跄,唯恐被人发现。就在他出村不久,在爬一道陡峭的山路时,一团雾气扑过来,连东南西北也认不清了。他跑了一阵,竟然又跑回原地,果然迷路了。他心头一急,一脚踩空,滚下二十多米深的山沟。这时他感到身上钻心般的疼痛,发现身上多处被尖利的石头划破,伤口在汩汨淌血。他想撕破衣服止血,可手脚也伤了,根本不能动弹。他感到自己的意识渐渐地模糊,悔不该不听孙山霞和她爷爷的劝告,终于迷了路,真是后悔莫及。求生的强烈欲望,让他在鲜血流尽前拼命呼喊:“救命啊,救命!”他的呼喊声越来越低,意识越来越模糊,终于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等陈圣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孙山霞的石头屋里。孙山霞脸色苍白,守在一旁。他知道是孙山霞救了他的命,但怎么救他的,他一无所知。他拉住孙山霞的手,问急了,孙山霞才告诉他。

  原来,孙山霞发现陈圣华这些日子心神不宁,知道他一定有件挥之不去的心事,一直在暗暗注视着他。今天大雾,她让陈圣华留在家里,又叫爷爷多留点心。果然,爷爷一出门,陈圣华便翻箱倒柜,翻到那只沉香木盒后,就抱上它趁着大雾跑了。孙山霞在出诊路上突然感到心神不安,连忙转身回家,发现家里被人翻过,陈圣华和那只沉香小木盒都不见了,于是同爷爷追出去。

  孙山霞同爷爷在山沟里找到陈圣华时,他已失血过多而处于昏迷状态。爷俩迅速替他止血,接着孙山霞伸出手臂,在爷爷的帮助下,用针筒一筒接一筒地抽血,采用直接输血法,输进陈圣华的体内……

  听到这里,陈圣华泪水涟涟。他拉住孙山霞的手,感到她的手冰凉,知道她为了救他,抽的血太多了。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紧张地问孙山霞:“山里没有验血型的设备,我俩的血型配不配啊?如果不配,那是要排异的!”

  “台湾哥哥,你不用担心,”孙山霞笑笑回答他,“我是O型血,万能输血者。”

  陈圣华是医生,当然知道在紧急情况下可以采用直接输血法,只要血型相配。他拉住孙山霞的手不放,感激万分地说:“谢谢你,山霞妹妹,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孙山霞把手轻轻抽出来,说:“谢什么呀,为了救命,对任何人我都会这么做的。”

  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陈圣华不再有顾忌,把自己这次进山的目的向孙山霞一股脑儿倒了出来,只有这样他心头才感到舒坦些。只是,他离开前,还想看看装在沉香木盒里的那本奇方秘笈。

  孙山霞听了,打开木盒,拿出那本纸页发黄的线装书,让陈圣华翻看。可他翻来翻去,里面一个字也没有。他惊奇地喊道:“怎么是本无字天书啊?”

  孙山霞神色凝重地回答:“这本书确实是老祖宗传下的,你们一个字也看不到,可我们看到了,老辈人告诫孙家后辈学医要用心。只有用心记,药方才会活起来。这山野里,遍地是药,心里装着活的药方,走到哪采到哪治到哪,哪还要什么奇方秘笈?”

  陈圣华似乎听懂了,脱口而出:“是呀,记在书上的药方是死的,死方治活人,怎么能百治百愈?”

  孙山霞听了他的话欣慰地笑了,说:“台湾哥哥,你也终于读懂了这本书,你如果需要,就带回台湾吧。至于我呢,真的对不起,我的祖祖辈辈都在这深山里,他们需要我们,我们为他们而活着,我不能离开山村……”孙山霞的爷爷孙子培在一旁捋着雪白的胡子,微笑点头。

  陈圣华望着孙子培和孙山霞爷孙俩,刹那间眼前一片明亮,大彻大悟。至此,他才真正明白了这本秘笈的含意,喃喃地说:“秘笈在心里,在天地间,在……”至于他们是不是孙思邈的后裔、有没有孙思邈传下的秘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才是真正继承了孙思邈治病救人真谛的医生,他们是人世间精神境界最高尚的人!

  一年后,金牛乡建起了一个中西医结合的诊所。诊所里有两个忙碌的身影,一个是孙山霞,一个是陈圣华。孙山霞问陈圣华:“台湾哥哥,你为什么一定要来金牛乡?”

  陈圣华回答她:“我的身子里,流淌着你的血,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心中装秘笈,人在天地中,我俩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Tags: 秘笈 中医

本文网址:/gushihui/15118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