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树中灵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伐枝

  吃过晚饭,文洁和徐蕊在外面溜达。文洁发现一旁原本茂密的大树都被锯得光秃秃的,说:“哎,这些树怎么被被锯得光秃秃的?”

  徐蕊笑了一声,说:“那么你知道为什么树枝锯断的地方要刷上一层涂料吗?”

  文洁抬起头,果然看到在每个被锯断的地方都刷了一层鲜红的颜料。他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既然都已经把树枝给锯断了,还涂上这么鲜艳的颜色,确实奇怪。

  “万物皆有灵,这么做是为了遮盖树木被砍断枝干后流出的血。”

  树也会流血?文洁被吓了一跳。徐蕊继续说:“人断肢会留下一辈子的创伤,树同样如此。当你独自一人的时候,静静地听风吹树叶的声音,说不定能听到夹杂在其中的哭声。”

  一阵微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好似在回应徐蕊的话。文洁看着那层鲜红的颜料,不由地感到有些瘆人,连忙后退了几步。

  徐蕊看到文洁如此紧张,忍不住笑了起来:“我骗你的。树怎么会跟人一样呢,是不是被我吓到了?”

  发现是徐蕊使坏,文洁生气地打了她一下。两个人嬉闹了一会儿,徐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通后“嗯”了几声,便对文洁说:“我现在有事,要先去学生会一趟,你自己回去吧。”

  目送徐蕊远去,文洁将自己衣服拉紧,看着路边的一棵棵大树往寝室走。忽然,文洁发现有一棵树上面的颜料要比其它的地方更加鲜艳。

  文洁停下来仔细地看了一会儿,顿时脸色变得煞白——这棵树好像真的在流血。正是因为不断渗出的鲜血,才会显得如此鲜艳。

  文洁有些害怕,顿时后退两步。就在这时,一阵阴风吹过,夹杂着一阵低沉的抽泣,好似一个女人在哭。

  与此同时,大树流血的地方钻出一条新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生长。长到一定长度后,这根“枝条”居然开始左右晃动,“枝头”四散而开。文洁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那哪是什么树枝,分明是一条伸出来的胳膊,张开的“枝头”就是手。

  随后,一个球状的黑影慢慢地挤了出来,那是一颗女人的头颅。头颅慢慢地转过来,血淋淋的脸上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文洁,阴森地笑了起来。

  “啊——”文洁转身就跑。

  文洁跑了一段距离后回过头,发现那个黑影从树上落了下来,趴在地上,好像在看着自己。

  阻拦

  跑到了人多的地方,文洁连忙掏出手机给徐蕊打电话。

  文洁哭着将刚刚看到的那一幕讲述给徐蕊听,徐蕊却不相信:“文洁,不会是我吓了你一次,你就编出来一个‘树中灵’的故事反过来吓我吧?”

  “没有,我真的看到了:一个血淋淋的女人从树中钻了出来!”文洁大声说。

  “好吧。文洁,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去找你。”徐蕊语气一变,说道。

  “我现在在……”文洁环顾四周,就在确定位置刚要开口之时,突然一个黑影窜到了她的身边。

  黑影冷冷地说:“如果我是你,就绝不会把位置告诉她。”

  文洁一惊,冷冷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子。

  男子趁文洁愣神的工夫,一把抢过文洁的手机挂断,随后将手机电池拔出扔掉。在文洁反应过来,气冲冲地想要夺回手机时,男子开口说:“你不觉得这一切发生得太过于巧合了吗?就是她告诉你这些后发生的一切。”

  “你什么意思?”文洁警惕地问。

  “我的意思就是,你的这个朋友要害你。如果我没有猜错,只要你报出你的地址,那么你的朋友肯定会直接带着‘树中灵'过来找你。”

  “这不可能!”文洁大叫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是你的学长,我叫黄浩。我知道那里发生的一切。”男子继续说,“你应该庆幸打电话的时候恰巧被我听到,否则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文洁被黄浩三言两语说得慌了阵脚,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你现在告诉我,’树中灵‘究竟是怎么回事?”

  黄浩叹了一口气,说:“你觉得如果树中真有灵的话会是这个模样吗?其实准确地说,那是一个死去的人,简称为’鬼‘。”

  鬼?文洁想到那个鲜血淋淋的女人,决定听他说完。

  怨灵封树

  树是从土里面吸收养分成长的,当土中有尸体时,便会腐烂化为养分,和不愿离开的鬼魂一并被树吸收。因为一个个不愿离开的鬼魂藏在树中,当你走在这样的树林中时,就会感觉有眼睛在背后盯着你。

  鬼魂跟树形成一种共生的关系,当树木被砍伐受到威胁时,便会将里面的鬼魂放出来。而那些被放出来的鬼魂,便被称为“树中灵”。

  文洁眼圈又红了:“可、可是树不是我砍的。”

  黄浩接着说:“当人死后,尸体被埋在地下还没有腐烂、鬼魂没有离开时,树根便束缚住尸体,直接将其中的鬼魂吸入体内禁锢起来。这样的’树中灵‘因为不是按照自己心意做事,更是怨气十足,见人就杀。”

  黄浩的声音慢慢地低了下来,好像在想些什么。

  文洁忍不住问:“学长,你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多?”

  “因为,你看到的那个女鬼,很有可能就是我前几年被人杀害的女友贾静。”黄浩脸上露出一丝悲伤。

  几年前被人害死的女友?文洁的心跳了一下。

  “当我的女友消失后,我疯狂地寻找,却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我只看到她消失前给我发的断断续续的信息,而信息的最后一句话是:’你知道为什么把大树的树枝砍断后要刷上一层颜料吗?是因为要遮挡树木留下来的血。‘”黄浩的目光深邃起来,“我怀疑,你的那个朋友就是杀害我女友的凶手。现在,她又盯上了你。”

  黄浩的话如同一记炸雷,震得文洁一阵天旋地转——自己的好朋友居然想害自己。

  “我怀疑就是她在暗中用树炼怨鬼,然后在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利用这些怨鬼做事,同时不断寻找下一个人炼制。”

Tags: 鲜血 鬼魂

本文网址:/guigushi/15357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