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地狱式拉面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张二傻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因为工作没有完成,所以晚上被老板留下来加班,不幸的还有王麻子。

  “瞧我这背啊,累的都伸不直了!二傻,都是你害的!”王麻子埋怨道。

  “我不就是借你写的文件参考参考嘛,谁想到会不小心打翻了杯子,把咖啡洒到了上面呢!”张二傻无奈的解释道,“不过俗话说,做兄弟的,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午夜的凉风吹得王麻子一阵凉意,“去你的!既然难,哥们帮你扛了,那福呢,也该让兄弟我享享吧!”

  张二傻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拍了拍自己肚子,的确是饿了,可是瞅了瞅四周,几乎没有哪家店还是亮着灯的了,无奈道,“哥们,可不是我小气啊,你看都凌晨一点了,现在还有什么店没关门啊!我看,还是回去泡面解决吧!”

  王麻子依依不挠,“哼!我就不信,整条街都没一家店是开的!”王麻子跑去寻找。

  “真是个吃货!”张二傻无奈的叹着气。

  “呼呼!”一阵冷风刮来,张二傻顿时眼睛都睁不开了,扑的一下,不知什么东西砸到了脸上。

  “什么东西啊!”张二傻愤怒的用手拿下了盖在脸上的东西,竟然是一张传单。

  地狱式拉面馆!张二傻一看传单上的内容,原来是一个美食店的传单,听这名字完全是有些噱头的意思,望着前方还在无助寻找的王麻子,“好,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地狱式拉面有什么名堂!”

  “哥们!哥们!”张二傻远远地朝着王麻子喊道。

  王麻子似乎是还不想放弃,铁定了是要宰张二傻这一顿了,“再等会,我再找找!”

  “哥们!有地方了,有地方了,不用找了!”望着王麻子这吃货的样子,张二傻有些无奈,便挥舞着手中的传单喊道。

  听到好消息后,王麻子赶忙跑了过来,还喘着粗气,“啥玩意儿啊?”

  “你看看!”张二傻将传单递给了王麻子。

  “地狱式拉面馆!”王麻子念叨着传单,顿时兴奋起来,“哇!这家店营业到凌晨三点啊!名字还叫地狱式拉面馆,大晚上的,真是刺激啊!好像就在前面一拐就到了,走,咱们快去尝尝吧!”王麻子吃货的本色顿时显露无疑。

  于是张二傻和王麻子两人冒着冷风继续奔跑着,“地狱式拉面馆!”来到了拉面馆前,两人果然被这奇特面馆的门面特色给惊呆了。

  店门的招牌上写了地狱式拉面馆,竟然还模仿着滴血的样子,里面的灯光也是有些微弱的,“怎么,害怕了?你不是吃货行家吗?不敢进去了?”张二傻嘲笑着王麻子。

  “哼!谁怕了!”王麻子不服气道,大步朝里面走去了。

  里面是比较简单的装修风格,摆着二十几张桌子,还有一些和张二傻他们一样来这里吃宵夜的客人,见张二傻他们进来,瞧了一眼,便继续吃面了。

  “哇!里面的原料可真不错啊!”王麻子这个吃货,老早就瞧见了那些客人吃的拉面碗里,除了劲道十足的拉面,还有许多类海鲜原材,尤其是那拉面的汤汁十分的浓密。

  “哥们,快叫东西吧!我都饿死了!”王麻子坐在椅子上,不安的催促道。

  “好了,服务员!服务员!”张二傻喊道。

  片刻,便过来了一个服务员打扮模样的人,“请问两位要吃点什么?这是菜单!”

  “香滑鱼翅拉面,海鲜全料拉面,麻辣劲爆拉面...服务员,我就来一个小鸡蘑菇拉面吧!哥们,你看看,吃什么,自己点吧!”张二傻选好了拉面,把菜单递给了王麻子。

  “鱼翅的,鸡汁的.....”王麻子念叨着菜单,表情显然不是十分的满意,无奈的朝服务员问道,“服务员,这些都很普通吗?”

  服务员看起来也是见过世面的样子,并没有为王麻子的话所惊颤,笑着问道,“那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哥们,别挑剔半天了,赶快点吧,刚才还说饿得要死!现在又磨磨唧唧的!”张二傻不耐烦了。

  “哥们,别急啊,咱们就是冲这地狱式拉面名号来的,对了,服务员啊,我想你们拉面馆应该是有什么镇馆子的美味吧!”王麻子期待的问道。

  “先生,一看您是吃的行家,我们馆子的确是有镇馆拉面,也正是像我们拉面馆的招牌上写的一样,叫地狱式拉面,很遗憾的是,我们拉面馆从开张至今,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们,我们拉面馆包括这些菜单上的所有拉面,虽然都是美味十足的拉面,但都算不上是地狱式拉面,既然先生开口问道,便是本店的知己,还请这边来!”服务员招呼着王麻子起身和她一起走。

  “怎么回事啊?”张二傻不解的问道。

  “这还用说嘛!我走运了呗,哥们,我就说吃不能太将就了吧!你看,俺去吃镇店拉面,而且还有特别的包厢安排呢!”王麻子神情得意道。

  “那,服务员,这,你看我是和他一起来的,我能不能一起去?”张二傻渴求道。

  “不好意思,先生,这也是我们拉面馆的规矩,请您谅解!”服务员拒绝了张二傻。

  一旁的王麻子更是得意,“哥们,吃美食也是需要缘分的,不过你放心,看在你买单的份上,吃完以后,我会跟你说说的!”王麻子屁颠屁颠的跟着服务员走了。

  张二傻便无奈的吃着自己的小鸡蘑菇拉面,虽然没有幸和王麻子一样尝尝地狱式拉面,不过这碗里的拉面倒是的确不错。

  不知不觉间一碗拉面便吃完了,张二傻拍了拍肚子,感觉十分的满足,去吃地狱拉面的张二傻还没来,张二傻有些不耐烦了,准备去问服务员。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跑向张二傻这边,张二傻抬头一看,原来是哥们王麻子,见到这般模样,张二傻好奇的问道,“怎么回事啊?吃个地狱拉面就把你搞得这样!”

  “走,走,走!赶快走!”只见王麻子急忙拿着张二傻就要走,张二傻还一脸茫然,“怎,怎么回事啊?还没付钱呢!”

  “走,快走!”可是王麻子依旧紧紧的拉着张二傻的手要往外走,张二傻也被王麻子傻傻的拉着往外跑。

  不知跑了多久,王麻子终于停下了,张二傻喘着粗气问道,“到,到底怎么回事啊?”

  “太,太,太恐怖了!”王麻子惊颤的回答道。

  张二傻一边转头望了望拉面馆方向,生怕那边有人追过来了,自己会被当成吃霸王餐一顿恶打。

  “说,说吧!哥们!”当张二傻再转头问王麻子的时候,却惊恐的发现王麻子不知去哪儿了?“哥们!哥们!王麻子,王麻子!”瞬间,王麻子就从张二傻身旁消失了。

  张二傻惊诧万分,心想该不会是王麻子的恶作剧吧!而且自己的公司就在附近,这次吃拉面逃跑,以后可是很丢人的啊!于是张二傻又往回走向拉面馆,想把钱给付了,就在回去的路上,张二傻还在思考着该怎么和拉面馆里的人解释呢!

  片刻功夫,张二傻又回到了拉面馆,便壮着胆子走了进去,“服务员!我买单!”张二傻大声喊道,好让不要被服务员误会自己真的是逃跑。

  “先生,你好,一共是一百三十元!”服务员亲切的走来。

  付完钱后,张二傻好奇的问道,“服务员,刚才我那哥们,吃了你们这里的地狱式拉面,就发疯似的拉我跑,到底怎么回事啊?”

  “因为是本拉面馆的镇店拉面,所以不方便说!”服务员显然不愿透露。

  “你看,你刚才也说了,那我现在再点一份地狱式拉面,这也符合你们的规矩对不对!”

  “这,这!”这话没毛病,服务员也无奈了,“那好吧!这边请!”

  张二傻准备瞧瞧这个地狱式拉面到底什么样的,心想王麻子这小子肯定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呢!

  “您稍等吧!”张二傻被带到了一个包厢里,服务员出去了。

  “哇!这么浪漫啊!”房间里不知何时被换上了暗红的闪光灯,张二傻惊叹道。

  片刻,服务员端上了一碗拉面,“先生,这就是我们地狱式拉面!”说完,服务员便出去了。

  很普通啊!张二傻有些疑惑了,这拉面和自己吃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啊。

  不知何时,前面的屏风那边闪着灯光,一个壮实的身影出现了,只见他在桌子上奋力的揉着面团,再到拉直拉细,做成拉面,“咚咚咚咚!”又是一阵切菜的声音,声音浑然有力,张二傻没想到不仅可以吃拉面,还可以看表演,果然待遇不一样,不禁埋怨哥们王麻子开玩笑。

  终于所有的表演看完了,张二傻不仅看的好,而且吃的津津有味,只见对面的屏风慢慢的撤掉了。

  当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张二傻几乎魂都没了,只见一个青面獠牙的庞然大物,拿着一把菜刀,桌子上一片血迹,哪还是什么拉面和原料啊,就是人的肠子和脏器啊!

  “啊!麻子!”桌子上的那个人头竟然是自己哥们王麻子的,“你!你们!”张二傻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服务员不知何时出现了,“你不是很想尝尝地狱式拉面吗?刚才也看过表演了,快吃完吧!快吃吧!”

  望着碗里的拉面,和对面桌子上的那些血腥的东西,张二傻几乎快疯了,只见青面獠牙的家伙走了过来,“吃啊!吃啊!”它拿着大刀似乎是在威胁张二傻。

  张二傻惊恐的夹起了拉面,跃跃欲试,就是到不了嘴边,“哈哈!吃啊!你不是要尝尝地狱式拉面吗?这就是我们拉面馆的镇馆之宝啊!”

  张二傻也终于明白了,王麻子没有和他开玩笑,之前拉住他跑的,恐怕也是他的魂了吧,任谁见了这场景,都会被吓得魂飞魄散吧!

  午夜的寒风中,昏暗的街道上,出现了两个带着诡异笑容的人,他们手上拿着厚厚的传单,等待着午夜下班的人,让他们尝尝地狱式拉面。

Tags: 地狱 拉面

本文网址:/guigushi/15155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