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殡仪馆里的惊魂一幕

时间:2018-11-23 17: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我和慧慧是初中同学,慧慧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初中时候记得她学习成绩很不错,一直保持着班级的前三名,高中的时候她考上了我们市里的一中,对于全市来说,一中就是很好的高中了。而我勉强考上了一个不上不下的市七中,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高中那会我们还没有手机,只能采取通信的方式联络,随着时光流转,各自都有了自己的环境和朋友圈,我们的联系开始慢慢的变得淡化了。

  大学三年,我们一直没有联系上,直到有天高中同学在大学城一家饭店聚餐,她也到场相聚,我们才得以相互留下联系方式。

  席间我和慧慧聊得很开心,我问她你大学在哪里就读?她瘪瘪嘴说,就在长沙的一所大专啊,我的专业可以吓死你。我笑笑说,什么学院啊,这么牛,还能吓死扬大爷?慧慧对我翻个白眼,对我说出了这所学院的名字,我这才恍然大悟。

  慧慧所说的这所学院算是我们所在长沙市乃至湖南省都相对有名的大专院校,当然,她所在的院系专业也是整个省都比较特殊但却也冷门的专业---防腐整容专业。

  在长沙生长、读书、工作比较久的人一般都知道,长沙最好的大专院校是叫什么名字的,同时传闻也是长沙大专院校里面最“邪”的学校,去过的人就懂得这学院的空中平面整体外观外型酷似中国古代风水学中的”五行八卦阵”。校园里的湖,石雕怪兽镇压中间,校门设计得像灵堂的门口,学院传闻的历史和建校前的地皮所在地乃至一草一木,一切都是有风水和八卦的说法的。

  慧慧当初选择这所学院的这个专业的初衷我已经忘记了,三年学习毕业后,慧慧没有选择深造,而是通过在学院的努力学习后,由学院安排在了所在城市的一家殡仪馆内实习,如果实习期间表现好,专业技术过关便可以转正成为正式职工。

  这期间,我们偶尔也联系着,听着她说她的工作和生活,我有时候也为她感到胆寒,像是这种地方,我情愿去养猪也不愿意去这样的地儿工作的。

  一个夏天的某个周六下午六点,我正准备下班走出广告公司的大门,突然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我拿出手机一瞅,原来是慧慧的来电,我按下接听键,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便听见了慧慧的声音,电话里中慧慧的声音显得有些恐惧,仿佛还带着一点颤音和一点抽泣的对我说:“斯扬,你今天有没有时间,我有个事情想和你说说,你方便到步行街来不?”

  我一听,佳人有约,这肯定得去,于是说好,正好好久没有联系了,问清楚了具体地址,我走到街边拦下一辆的士直奔目的地。

  到了慧慧说给我的目的地街口,我下车走进步行街的一家饮品店,慧慧坐在靠窗的位置,走近慧慧的位置,我突然发现慧慧双手紧握着柠檬茶杯颤颤发抖,她惊恐的看向我,眼睛一红,眼泪就哗啦啦的流。

  我吓了一跳,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安慰许久后,慧慧才开始稳定了情绪,对我说,我遇见鬼了,你相信不?

  我笑笑说,你不就是在有鬼的地方上班嘛,有鬼是正常的撒!我说完后,慧慧的脸变得苍白,好像经历了什么恐怖或让她异常害怕的事情,慧慧严肃的对我说,我没和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于是接下来慧慧便和我讲了这一个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深感诡异和恐怖的惊魂的事件。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因为慧慧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说谎便脸红,结结巴巴编不出假话。我也点了一杯加冰的柠檬茶,双手交叉倚靠在椅背上,静静的听着慧慧的讲述。

  “你知道,我毕业后学校分配我到了我所在的工作单位,我进去的时候,胆子还可以,我人也长得不差,我也能和同事友好相处,更也不偷懒,我也只想努力的更加学习好这个专业,毕竟现在赚钱不好赚,这行业虽然不怎么吉利,但是做好了工资是很高的,我家里人其实一直不要我从事这个行业的,怕我嫁不出去,但是我还是觉得做什么都一样。带我实习的师傅挺喜欢我的,也教会了我许多东西。我也曾问过我师父,殡仪馆里有没有闹过鬼,师父对我说,你信就有,不信肯定没得鬼。我一直很赞同师父的这句话,也一直没有遇见过什么太多让我害怕的事情,何况单位一直都是不允许公开场合宣扬鬼神言论的。昨天下午,我和师傅一起在化妆室忙活到下班,下班准备出去吃饭,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皮一直不停的跳。斯扬你不知道,做我们这行的也不容易,就说吃吧,看到牛奶和粥吧,想到脑浆,油多的菜,想到尸油,肉呢,更加不想吃,所以只能吃吃青菜一类的。”

  慧慧说到这里,喝了一口饮料,深吸一口气,闭眼又睁眼,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得我一瞬间的全身寒颤,我连忙低下头,吸了一口冰饮。

  我抬起头,慧慧又接着说道:“我走出办公室,关灯锁好门走出单位到大街上,吃完饭正准备坐公交车回住处,突然师傅打电话叫我回去帮忙加班,临时来了一单,需要比较紧急处理,师傅一时半会回不来,要我先准备整理遗容的工具以及和冷冻库的人沟通好。我于是只能又返回到单位,走进大厅的门和门卫室的大爷打过招呼,走进去才发现已经没有什么人在单位了。走到办公室的走廊上,我总感觉不像平时一般,总感觉身后有眼睛在看着我走路,夏天里都感觉走廊像是单位的冷冻库(停尸间)一般,越是这样想,我就越感觉害怕,毕竟我很少单独一个人走的,然后又想起了平时同事们的鬼故事,虽说平时大大咧咧说不怕,其实真正一个人走起来还是害怕的。当我走到办公间的时候,突然看见办公间里的灯是亮的,而且还一闪一闪的。你不知道,我当时心都快跳出来了,因为我清楚的记得我是关灯锁门了的。”

  慧慧说完,身体又颤抖起来,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嘴唇轻抖,我想站起身拍拍她的后背缓解下她的情绪,但是慧慧摆摆手,示意我坐下继续听她说完。

  几秒钟后,慧慧继续说道:“我站了一会还是推开门,一走进门,吓了我一跳,原来里面是有人,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老奶奶窝在办公室的角落,我走近去瞧,老奶奶身上有点潮湿,脏兮兮的到处都是泥水印子在身上,双手交叉放在袖管里,她低着头,我也看不清她的样子。当我看到她这样的时候也不觉得奇怪,因为昨天是阴雨天。于是我就问,您老人家在这里有事吗?这里的人都下班了!您是来领取遗物的还是吊唁的?老奶奶没有抬头,而是用一种沧桑的嘶哑的声音缓缓对我说,细妹子,我冷啊,你们办公室暖和点,到这里避避寒,细妹子你别赶我出去。我听完也没多想,就说没事,您老人家就在这里坐下吧,没事,坐到椅子上来!

  说完我就在办公桌前准备一些化妆工具,老奶奶仍然蹲在办公室的角落没有动身,我偷偷的瞄她,她一直没有抬头,我看到她的裤管有水珠滑落在地板瓷砖上连成一片水印。这时候,我突然想起,这老人家怎么坐进办公室了,我出门不是关门了么,工作人员不会随便放人进办公室的。于是我就问,您老人家怎么进来的?老人说,我就直接进去的啊!我没有在意这句话,而是接着问,哦,老人家你走大门进来的?在门卫室登记没有?老人家似乎想说什么又没说,埋在腿间的头点了点。

  过了一会,我要准备的工具收拾好了,于是等待师傅到来。我坐在办公桌的椅子上,准备拿手机玩玩,我低头拿手机的一刻,我看到了瓷砖上水印的倒影,这个老奶奶的脸上已经裂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眼珠爆出眼眶。看到这里我惊叫了一声差点摔倒,可再一看,地上的倒影又没有了。我有点害怕,于是赶快走出了办公室。

  我走出办公室,来到大厅的门外,值班的门卫师傅看着我笑着说:“你的脸色苍白,是不是一个人害怕了?”

  我没有回答门卫师傅的话,而是问师傅说:“在我进门之前,你有没有看见一个老奶奶从你这里经过?”

  门卫师傅说:“哪里什么老奶奶哦?下班后到现在,除了你,除了冷冻室的两个值班师傅吃饭进来,还有一个加班的文员走出去,就没人经过门口,也更加没得你说得那样的老奶奶。”

  我刚想叫门卫和我一起进办公室看看我遇到的老奶奶的时候,师傅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师傅问我说化妆工具准备好了没有,我说准备好了,然后我边走边和师傅说办公室一个老奶奶蹲在角落,师傅说谁啊,你认识吗?我摇摇头说不认识,我都很奇怪她老人家怎么进门的。

  我和师傅走进办公室,我往墙角一看,蹲在墙角的老奶奶部突然消失了。我突然颤抖了一下,不由得害怕起来,我和师傅一路走来是没有人经过我们的,走廊也只有一条道,但是我坚信老奶奶是呆过办公室的,因为地上的水印还没有消失掉。”

  慧慧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脸色像是失去了血色一般的惨白惨白的,眼神里透出的都是深深的恐惧,就像她还身处在恐惧的状态中。

  我没有插话,我们同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早已失去冰冷的饮料,慧慧也没有问我什么,我也感觉到了她的恐惧来源。

  慧慧继续说道:“我师父很奇怪,问我说哪里来的老奶奶,你不是说有老奶奶在办公室么?我听到这里,有点着急的说,师父,我不骗你,真的有个老奶奶在这里过啊,老奶奶还说这里暖和点。看到地上的水印,我于是指着地板说,师父你看,地上有水的印啊,真的呢!师傅一看地面,没说话,吩咐我不要再想了,地面有水可能是下雨潮湿引起的。然后师傅检查我准备的工具箱,突然师父对我说我不认真准备,今天是不是有什么让我分神的事情,怎么最基本的粉底都没有放进去?我很奇怪,我明明准备好了工具并且也仔细检查了几遍的,实习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对这些工具已经很熟悉了,不可能出错的,我也仔细的看了看工具箱,确实缺少了最基本的粉底。我哑口无言,师傅摇摇头说对我说我是失恋了失去了状态,然后重新又拿出了一个粉底放进工具箱和我一起去了化妆间和冷冻室的方向。走去向化妆间和冷冻室方向的走廊里,我真正的害怕起来,我看到了几十米的走廊靠墙边竟然有一排水印到冷冻室。恐慌忐忑的跟在师傅身后,走进化妆室,穿好消毒后的防护服带上口罩手套,打开工具箱,准备就绪。这时候值班的冷冻室值班员送来了尸体,放置在工作台上。冷冻室值班员笑着对我师父说,姜师傅啊,这个尸体是车祸,脸部受损得吓人啊,要化妆修补好啊。一股寒气散开,我打开尸袋,看到这尸体,我吓得一屁股差点摔倒坐在地上,就连我师父都被我吓了一跳,师父有点生气,问我大声叫什么?斯扬,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慧慧说到这里,我仿佛知道了什么,我却也不敢说出口,我看到慧慧的眼泪刹那间又流出来出来了,哆嗦的嘴唇缓缓的说出了口:“我看到了尸袋里的尸体就是我在办公室看到的老奶奶,我在办公室地面上看到的倒影和她的脸一模一样,裂开的一道大口子和突出眼眶的白色眼珠,还有,还有她手里拿着一盒粉底……”

  慧慧说完后再也说不出话来了,眼眶红红的一抽一泣让我感觉心疼。我能感觉到她所遇到的那种恐惧,因为我也感觉到了一种听闻的恐惧,所以更加能身同感受,那种她自己亲身经历无人认同在怀疑中变成真实的恐惧。

  从慧慧的讲述中缓过神,我左右看了一眼,周围喝饮料的人不时的看着我们两个奇怪的表情议论纷纷指指点点,我站起身,拉着慧慧快步离开。走的时候我还在想,如果是他们听到这个经历,他们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走出饮品店,我和慧慧并肩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或许因为人如潮水,慧慧的表情和情绪慢慢的变得正常,我对慧慧说,你还是不要做这行了吧,做哪行都行,要不我给你联系下我一兄弟帮你在联通公司找份客服的工作先做着吧?

  慧慧听了我的话,周末便辞去了这一份让她学了三年害怕了二天时间的工作,无论师父怎么挽留都还是坚决的请辞。

  慧慧回家后还大病一场,她后来对我说,这是她唯一一次自我打破无神论的一次经历,这个世界未知的东西太多了,可以不去相信,但不能否定。

Tags: 化妆 殡仪馆

本文网址:/guigushi/15155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