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故事 > 

爱的方向

来源: 作者:

  电话里,他一如多年前,在那青涩的年华里,柔声问她:要不要接你过来,我买给你吃?

  捂着电话,她的泪就下来了。有多少年没有吃她喜欢的花生了?是反季的花生,在不属于收获的季节里,散发着泥土的芳香,却贵得惊人。

  她来自江汉平原,每到学生们秋季开学的时候,地里便是铺天盖地的新花生,一年又一年,她在那样的芳香里,长成一只展翅的凤凰,飞离了土地,飞到了都市。再也看不到刚从地里出来的带着泥沙的花生,也没有再看到过他,是她不肯。农家的孩子,为了把生命写进城市,可以舍弃很多,比如最爱的花生,比如最爱的他。

  把一切埋在心里,嫁给现在的老公阿芒。

  阿芒从不说爱她。一开始就像某些老夫老妻一样,婚姻生活平淡如谷底的湖水,波澜不惊。阿芒可以给她的,除了在这个城市里的房子,再无其他。她聪慧细腻,他憨厚老实;她时尚浪漫,他传统保守,他同她,不是一路人,却做了一家人。

  她常常鄙视自己,为了某些东西,嫁给不爱的男人,也有些不明白阿芒,明知道自己不爱他,却倔着,一定要娶。

爱的方向

  恋人在电话里说: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每天买反季的花生给你,还有,你想要的房子。一切今非昔比,他亦不再是农村那个穷而迂的大男孩,只是,他还在等她,求求你,求求你,离开那个不爱的人!

  即便他不求,她也是想离开阿芒的。多年后,她才明白,她真正想要的,不是房子,更不是可以给她房子的男人,她要的,是爱情,还有反季的花生。这些,阿芒,那个笨笨的阿芒,哪里能给她?

  从此,她看他不顺眼。

  他做事不够利索,他气度不够轩昂,他吃饭吧唧作响,他说话瓮声瓮气,她不停地指责他的不是,他从不反驳,任由她说。

  刚进夏天,热的厉害,她更觉烦躁。下班回家,锅里煮着炒米粥,他斜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将手提包扔在沙发的另一头。

  哪家不是男人当顶梁柱,就你,回家就看电视。

  那么轻闲的工作,你就不能想想做点别的什么,就靠你那点薪水,养自己都难,还养家?

  阿芒不理,听到炒米粥煮沸的声音,他起身,端起锅子,走向客厅小茶几,那里有他早就备好的一个大瓷碗。她一边唠叨着,一边跟着他,隔着茶几,站在他的对面。

  他依旧不吭声,手里的锅子向怀中方向倒进瓷碗里,是沸腾的水,溅在他赤膊的臂膀上,烫得他直打哆嗦。

  她又急又恼,跑进厨房端了凉水来一遍遍的淋着烫伤处,说你傻,你还真傻,哪里有你那样倒锅子的?人家都是朝外倒,你偏偏朝怀里到,不烫伤才怪呢!

  他疼得龇牙咧嘴,憨憨地笑:你站在对面么,朝外到,烫到的就是你啊!

  听了他的话,她惊呆了,是啊,如果朝外倒,烫伤的就是她,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只是一味的责怪他的傻,却不知道,那个人在心里将爱的方向分辨得那么清楚,而自己,分明是在诱惑中迷失了方向。

Tags: 爱情

本文网址:/aiqing/15806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