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故事 > 

藏在馄饨里的深情

来源: 作者:

  去年秋天,母亲查出胃癌晚期。每天早晨,父亲还会像往常一样,和母亲一起去晨练。

  我站在窗前,看着父母并肩而行,有说有笑,忍不住想哭

  以往,母亲每周都会包上一顿馄饨,给父亲解馋。父亲说,外面哪家餐馆的馄饨和母亲包的都不是一个级别的,母亲包的馄饨皮薄馅嫩,吃起来香而不腻。

  每当父亲说起母亲包的馄饨,脸上满是神采;而母亲听到父亲夸奖的话时,总是笑个不停,有时候在厨房一边洗碗还一边高兴地哼唱小曲。自从母亲患病后,她就改变了习惯,每周要包上三次馄饨。父亲也变得越来越能吃,吃起馄饨来是狼吞虎咽。

  母亲在一旁埋怨说:你看你,好像是八百年没吃过馄饨似的,慢点吃不行呀,没谁跟你抢。

  我心里是明白的,母亲之所以每周多包两次馄饨,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时光不多了,能多给父亲包一次馄饨就多包一次。而父亲也明白母亲的心意,每次吃馄饨都吃到发撑。一向注重身体健康的父亲不是不知道,吃太饱对身体有害,他是在珍惜每一次吃馄饨的机会,珍惜母亲包的每一个馄饨。

  对于母亲的病,父亲和母亲都显得很坦然,我从来没有听他们谈论过。即使在母亲吃药时,她也是脸上带着笑。而父亲也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母亲只是患了感冒这样很平常的小病。生活并没有因为母亲的病而有什么大的改变,家里的气氛还那样温馨。

  我没听到他们发出过一声叹息,没见过他们脸上有一丝哀伤。每天他们还是照常去公园晨练,去剧场看变脸,回家后兴高采烈地谈论。母亲喜欢养花,父亲一盆一盆地往家买,整个阳台上满是花,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花的芳香四处飘溢。

  母亲越来越瘦,只是精神还是那么好。那天是周六,我和姐姐陪母亲一起坐在客厅包馄饨,父亲在楼下和别人下棋。

  母亲说:妈的病妈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担心,就担心你爸。你别看他现在整天乐呵呵的,其实,他是怕我伤心,可是,等我真的走了,他一定会很难过、很伤心。

  我和姐姐都不说话,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少年夫妻老来伴,你爸老了,却没有伴了,等妈不在了,你们要照顾好他。

藏在馄饨里的深情

  妈,你别说了我哭出声来。那顿馄饨,父亲和母亲依然吃得很香,只是我和姐姐却觉得难以下咽。

  也许人对于死亡真的有预感,在母亲去世的前一天晚上,她把我叫到她的床前,从枕头下摸出一张纸,对我说:你看看吧,最好保存好,这样才能照顾好你爸。

  我展开纸看见上面一二三四地写着许多注意事项:你爸讨厌花椒,做菜时千万别放。你爸每天早晨起来喜欢喝杯凉开水,晚上要提前给他倒好。我的泪水一滴一滴地落下。

  母亲走的那天,父亲没有哭,他蹲在母亲床头,就说了一句话:老婆子,我还想吃你给我包的馄饨母亲的脸上浮现出微笑,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办完母亲的后事,父亲回到家里,一句话也没说,就钻进了他的书房。不一会儿,我们就听见了父亲的哭声。我和姐姐赶忙跑进去安慰。

  父亲摆摆手说:你们让我哭一会儿吧。我和姐姐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退出了父亲的书房。

  我终于明白了,父亲和母亲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坚强,以前他们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不过是用表面上的笑容来掩饰内心的悲伤,因为他们都怕对方难过。

  母亲走后的第一个周日,我们姐妹俩按照母亲生前嘱咐的办法给父亲包了一顿馄饨。开饭的时候,父亲夹起一个馄饨,吃了一口,便放下筷子,叹了口气。

  我问:爸,是不是我们包的馄饨没有妈包的好吃?

  父亲摇摇头说:馄饨有什么稀罕的,我稀罕的是包馄饨的人,那个坐在家里给我包馄饨的人再也没有了

  我和姐姐的眼里都噙满泪水。原来父亲并不是多么喜欢吃馄饨,而是在乎那个给他包馄饨的人哪!

Tags: 爱情

本文网址:/aiqing/15767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